柴草人语|我与省运会的两次“亲密接触”

全文艺129万阅读

□柴伟梁

今年又是省运会年。7月25日,第十七届浙江省运动会首个项目“街舞”开赛,举重、象棋、拳击等项目也已于7月底8月初举行。接下来,体操、武术、乒乓球等比赛项目将依次展开。虽然“义乌疫情”让部分省运会赛事有所延迟,但相信省运会的精彩不会改变。

省运会赛事陆续举行,适逢8月8日“全民健身日”,让我想起自己的健身经历及与省运会的两次“亲密接触”。

我一个文弱书生,读的是“文博”,怎么会跟浙江省规模最大、层次最高、影响最广的综合性体育盛会有两次“亲密接触”呢?

是因为自己的爱好——武术。

代表省高校队参加1990年7月在湖州举办的浙江省第九届运动会武术比赛(与教练、队友合影)。

1981年,我在杭州市瑞金中学上初中二年级。我的文化课成绩不错,但体育成绩欠佳,这也是我拿不到“三好学生”的主要原因。记得当时去西湖电影院看了《少林寺》,心中的武术梦由此升起。于是去小营巷公园拜一位王姓教练为师,学习少林基本功和传统武术套路。练习一段时间后,身体强壮了,体育成绩也达到良好以上,不仅被评为学校的“三好学生”,还被评为杭州市“三好学生”。

尝到了甜头,就一直坚持着。1987年,我考上杭州大学历史系。进校就报名参加了校武术队,开始了武术自选套路的练习。同时,我还利用清晨时间到西湖边的六公园向陈宝德、丁水德两位知名拳师学习陈式和杨式太极拳竞赛套路。

当时,杭州大学武术队在上海体院毕业的张华达老师精心指导和大家的刻苦训练下,成绩斐然,经常在省高校及杭州市的武术比赛中获奖。1990年7月,我和杭大武术队队友王啸、赵玲晓以及来自金华的选手徐红共4人代表“省高校队”赴湖州参加浙江省第九届运动会“大众部”的武术比赛。这是我和省运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获得陈式太极拳第六名,其他几位选手也各有斩获。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户籍所在地海宁,拜当地著名拳师周云中为师。周老师是名满天下的武术家刘百川的关门弟子,我随周老师学习了罗汉变式拳、罗汉幻变十八绝等“罗汉灵玲门”的套路,同时继续加强陈式、杨式太极拳的演练。

2010年5月,我参加了浙江省体育局在上虞举办的第十四届省运会武术套路项目裁判员上岗暨晋升一级裁判员培训班,以较好成绩通过考试。没想到的是好事接踵而至,数月后就接到省体育局的通知,要我作为嘉兴的裁判执裁10月在桐乡举办的浙江省第十四届运动会(青少年部)武术套路比赛。虽然一直以来喜爱武术并勤于训练,也多次参加市、县两级的武术比赛裁判工作,但自认为还是业余水平。省运会武术比赛要求高、执法严,采用新型的电子打分,且参加比赛的运动员都是专业教练培养出来的,心里便忐忑不安。这期间我加强了裁判法的学习。

10月很快就到了。我去桐乡报到,参加赛前裁判员集中学习,然后上场打分。几场下来,感觉自己打的有效分比较多,也得到省体育局相关处室负责人和总裁判长林小美的肯定,至此,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该届省运会武术比赛结束后,我还获得“体育道德风尚奖”。这是我和省运会的第二次“亲密接触”。

作为一个从事文职工作的普通人,能作为运动员和裁判员两次参与到省运会中,让我倍感荣幸,也让我体会到省运会是全体浙江人的舞台,它有极强的包容性和开放性,只要你拥有梦想,热爱体育,勇于拼搏,便能在“金色年华”时绽放光芒,点亮未来。间隔20年两次参与省运会也让我见证了浙江省武术运动的蓬勃发展,看到了武术运动员“强身健体,更高更强”的体育精神,同时也在我的武术生涯中划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