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前途汽车,真的有前途吗?

汽车通5092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蒋慎敏

当很多人都以为,那个以蜻蜓为品牌标识、曾造出极具辨识感的纯电跑车K50的前途汽车,只是汽车圈的那只“过路蜻蜓”,昙花一现便消失时,沉寂两年的前途汽车再度有了大动作。

5月3日,前途汽车召开了线上发布会,创始人陆群在发布会中公布了其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华冠”)与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Mountain Crest Acquisition Corp.签署正式合并协议,预计2022年底完成重组合并上市,届时前途汽车将作为长城华冠的重要资产组成部分赴境外IPO(即首次公开募股),投前估值为12.5亿美元。

与在资本市场的动向相比,更重要的是车子本身。陆群宣布了前途汽车新的发展方向之一:开启全新私享定制化商业模式。与此同时,K50RT定制版亮相,K20也将迎来预售。

但前途汽车,依旧前途未卜。

IPO只能缓口气,有没有“好货”最重要

自从2020年10月,媒体曝出前途汽车位于北京的全国首家直营店已经退出,旗下车型停产之后,前途汽车便专注于“抢救”而沉默多时了。彼时前途汽车需要“抢救”的“病症”,几乎是集创业公司之“大成”——产品无人问津、连带母公司连年亏损、融资渠道不畅、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供应商追债等等。

从目前透露的信息来看,陆群的“抢救”行为有了一定的进展。从2021年前途汽车便启动了T轮融资,定向向清华校友会(陆群拥有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学士学位)开放,投资人以清华校友为主,这也是这次发布会上定制车型K50RT的来历。而如果能够顺利IPO,自然能够暂时解决资金链短缺的部分问题,停滞的前途汽车也有可能重新“充电”上路。

然而,即便能够成功IPO上市,也只不过是缓了口气而已。固然,“蔚小理”等企业都在上市后迎来了爆发式增长,但也有同样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和私募股权投资交易上市后,依旧没有走出泥潭的法拉第未来。

而陆群的第一个创业项目、前途汽车的母公司长城华冠,也早在2015就登陆了新三板,但收到前途汽车的拖累,长城华冠在2019年从新三板退市。

上市也同样会退市。前途能否避免重蹈覆辙,关键,还是得看能够拿出经得起市场考验的“好货”。

K50的尴尬冷遇让前途汽车陷入僵局

前途汽车曾经有一手好牌。不仅是好,还来得早。

创始人陆群本身就是汽车工程方面的专家;母公司长城华冠主营汽车设计等政策开发业务;涉足新能源车又早,2008年华冠就推出了“天蝎”跑车,2012年就展出了第三代天蝎“红蝎”,这也是后来K50的前身。

2016年,前途汽车获得发改委颁发的新能源造车资质。到2018年4月,前途汽车获得工信部造车资质,成为继北汽、上汽后第六个获得双资质的车企。2018年,前途汽车的“先锋”:K50下线。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陆群诠释前途的品牌之道,便是先天下之行而行。

其实前途汽车的战略走向,与特斯拉、蔚来的方式大体一致——“高举低打”。K50的定位,与特斯拉的超跑Roadster、蔚来的超跑EP9一样,是用来建立高端认识的高架车型,真正用来进入市场博弈的,则是相对低价车型。

可问题在于,K50上市后遇冷。

其实这从K50的性能数据与售价的横向对比就多少可以预料。K50前后双电机,系统综合最大功率为320kW,峰值扭矩达680Nm,百公里加速时间为4.6秒,最高车速可达200km/h。在续航方面,前途K50的工信部综合续航里程为380km。相比之下,特斯拉的Modle S,入门款75D电动机最大功率为均为386kW,百公里加速4.4秒,售价不过高4万,续航里程652km,远超过了K50。

用网友的一句话总结K50面临的囧局就是:有钱人看不上,穷人买不起。至今,它的销量只有156台。

而开局不顺,造成了后续的K20姗姗来迟。跑量的K20无法上市,自然导致前途没有了造血能力。融资,让难产的K20降临,自然成了破局的不二选择。

前途在于,K20能否“出生”并被消费者接受

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IPO即便成功,也是今年年底的事情了。所以这回,前途押宝了定制化,计划用K50及后续产品实现一对一的定制化。“类似用户和专属的设计师以及工程师团队共同参与讨论设计,实现车型产品的个性化选择。同时,前途汽车小程序将上线,能够帮助消费者通过线上选择更多配置。”

本质上,还是为K50打开销量,让本身的资金流能够回血。

但定制化服务在汽车行业中早就不算少见,不少超豪华品牌及小众跑车品牌均提供定制化服务。这些服务的共同特点一是需要支付高昂的定制费用,二是产品本身有一定的品牌力,但前途汽车目前的品牌力明显无法支撑。

不过,前途汽车一直在为自己寻找存活的机会。在此前发布的发展规划中,前途汽车表示未来将在新材料、新能源、新智能三方面进行重点布局,并在2022年布局海外市场。据了解,前途汽车与合作伙伴已经围绕铝合金3D打印技术、流体金属车身骨骼结构、新型车身连接技术及轻合金车身制造等技术进行研发与生产。此外,前途汽车还通过与苏州阿特斯阳光电力科技公司合作,计划于2022年量产全球首款太阳能光伏汽车。

无论是定制化方案还是正在布局的其他产品,归根结底,如何尽快得到消费者认可和实现造血能力才是关键。K50的定位定价已成僵局,而让目标瞄准年轻群体、预计2022年上市的两门超跑K20能够爱顺利“出生”,并且被消费者接受,才是关系到前途汽车前途的真正关键。

而这一切,仍旧需要时间来证明。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