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城核酸采样点前的夜归人|半夜来不及卸掉的妆容下,是年轻“小网红”难掩的疲惫

钱塘区3.2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谢春晖 通讯员 王建平

5月8日晚上10点半,气温似乎回到了刚入春的样子,穿着短袖在户外感觉冷嗖嗖的。

杭州钱塘区9号大街周边,大学宿舍已接近熄灯时间,居民区的一些小店陆续打烊……不过,与逐渐安静的街道形成对比的是浙江省中医院钱塘院区的24小时核酸采样点。

夜渐深,但赶来这里做核酸的人排起了长队。

1O3A8131.JPG

浙江省中医院钱塘院区是钱塘区里为数不多的24小时核酸采样点之一,在杭州常态化核酸检测的大背景下,这里成了深夜有核酸检测需求市民的重要服务点。

5月8日晚上10点半至5月9日凌晨,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这里记录下了一些行色匆匆和忙忙碌碌的身影(此前报道戳这里:乒乓球教练、外卖员、美容师……行色匆匆,杭州24小时核酸采样点前的夜归人)。

1】穿着汉服的视频创作者:

刚结束一天的拍摄,做完核酸还要熬夜剪片

这里深夜排队做核酸的队伍中,多是年轻人。

1O3A8125.JPG

“我在读研究生,女朋友明天下午要回趟老家,需要核酸检测证明,我就陪她过来做。”长长的队伍外,陈亮穿着一短袖短裤来回踱着步。“今天晚上还真挺冷的。”陈亮说,平时学校里定期就能做核酸,但这次比较临时,他查询到了最近的24小时核酸检测点后,就直接过来了。

核酸检测点的出口,不断有做完核酸的人走出来。“我都躺床上了,突然想起核酸还没做。明早6点就要出门,赶紧就来了。”这是一位年轻上班族深夜来做核酸的原因,与他相同理由的人占了一多半。

王小宝穿着一身黑色汉服。旁边有人在小声议论:“他是网红还是剧本杀里的NPC啊。”“戴着口罩只能看到眼睛,有点帅的嘛。”

1O3A8154.JPG

他告诉记者,他是一个短视频创作者,“今天一天都在钱塘江边、西湖边拍摄,刚刚才从市区回到下沙。”路灯下,王小宝的妆还来不及卸,眼睛满是疲惫。

1O3A8158.JPG

王小宝是云南人,来杭州两年多了,一直和几个朋友在进行短视频创作,差不多算是一个小小的“网红”。

“我们拍摄的基本都是传统元素的视频,粉丝也蛮多了。”王小宝说,为了运营短视频账号,他和他的团队几乎每天都有拍摄,每天都要更新。“早上9点多出门拍摄,要一直拍到晚上,晚上还要把拍摄的素材整理好,剪出几条短视频来。”

做完核酸的王小宝并没有休息,他要赶回住处熬夜剪片。“没想到这里晚上11点多还有这么多人做核酸,已经比我预想的多花了半小时了,要抓紧时间了。”

2】采样点引导的保安师傅:

同样的话重复几百遍,遭遇的不理解一笑而过

“先扫码完成检测预约,再扫场所码,队伍排排好,保持1米间距……”核酸采样队伍边,保安赵连兵手持着扩音喇叭,时不时喊上几句,扩音喇叭放大着他沙哑的声音。

“我负责的是引导,提醒大家做好相关操作,维持现场秩序。”夜里11点40多分,核酸队伍短了,赵连兵也稍微有空与记者说上几句话。

医院的核酸采样点需要支付8元的检测费用,因此,在做核酸的过程中,会比在社区、单位的常态化核酸采样点多出一道预约缴费的流程。(注:该流程符合相关疫情防控规定)

1O3A8166.JPG

“有的市民不理解,我就要跟他们解释。有的市民不会操作,我就要手把手教。”赵连兵说,从下午上班到深夜,他几乎一刻不停。

“一口水都没喝,嗓子都快冒烟了,但一定得坚持。”赵连兵过了50岁,他不用像采样人员穿上大白防护服,但穿着手术衣、戴着N95口罩和透明面罩,站一个晚上也不容易。他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这个年纪的人哪个不辛苦?”

但他说下了班脱下防护装备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水,要喝上满满一大杯。

到采样点上引导的工作,几乎每隔一天就要轮到一次。赵连兵已经习惯了。遇到不被理解的时候,赵连兵会自我安慰,“没关系的,特殊时期互相理解嘛,很快就过去了。”

3】采样窗口的护士长:

一晚上服务四五百人,忙到凌晨2点才休息

保安赵连兵最敬佩的是,不远处采样窗口的医务人员。“他们比我们辛苦,穿着大白防护服,可不容易了。”

临近深夜12点,采样窗口边还有三四个人在排队做核酸。

当晚正在采样的是省中医院钱塘院区心血管科和肾内科的护士长艾丽娟。

“傍晚5点上岗,到晚上12点结束。”和保安师傅赵连兵一样,这一晚艾丽娟采样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过。她大致估算了一下,完成了四五百人次的采样工作,“不算特别多,但也不算少”。

1O3A8174.JPG

当天晚上的高峰出现在夜里10点以后。

“一下子来了两三百人吧,幸亏同事及时帮忙,临时开了两个采样窗口。”艾丽娟说,一般晚上的采样工作开一个窗口就可以,因为突然排队的人多了,会临时增设,“大晚上的不能让大家等太久”。

1O3A8176.JPG

深夜12点以后的医院核酸采样工作转移到了急诊进行,忙碌了7个多小时的艾丽娟可以下班了。

不过,距离她真正结束工作还需要大半个小时。“要把采样窗口消毒清理一遍,电脑要关,物品要归置好,以便第二天同事能快速开展各项操作。”艾丽娟告诉记者,她已经参与了好几次核酸采样窗口的工作。“是蛮累的,但疫情之下,大家都在高强度的工作中,这是我职责所在。”

艾丽娟的家在杭州市区,这一夜她不打算回家。

“就在科室的值班室里将就一晚,明天科室里还要正常上班的。”等她忙完所有工作,简单洗漱回到科室值班室的休息区,已经临近5月9日凌晨2点了。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一凡
一凡

辛苦了!

圆圆
圆圆

大家都辛苦了

189****0686
189****0686

辛苦了!

orangutanlove
orangutanlove

大白辛苦了

135****8137
135****8137

已阅读。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