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下来的快递|回溯顺丰仁和中转场疫情,身处风暴中心的他们经历了什么

深度178号8.6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潘璐 文/摄

4月18日下午,陆续有人骑着电瓶车进入菜鸟网络杭州仁和园区,一辆辆大小各异的货车也相继进出。

从3月9日开始,位于这里的顺丰速运仁和中转场按下了暂停键,目前还未恢复运转。

这两天,顺丰仁和中转场分拣工晓晴期盼着复工的时刻。此前,晓晴意外成为新冠疫情无症状感染者,此后,她住院治疗23天,又进入酒店隔离7天,至今仍在家休息。

和晓晴面临相同处境的员工还有不少。3月17日,杭州发布通报,0309余杭疫情病例高度集中在余杭区仁和顺丰速运中转场。截至3月17日12时,全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51例,无症状感染者7例。

如今,这场风暴已渐平息,但回溯这波疫情,人们不禁疑惑,素来高效规范的顺丰,为何会成为此轮疫情风暴的中心?通常情况下,仁和中转场内的各个环节是如何运转的?从仁和中转场到顺丰创新大楼,那些被感染了的顺丰快递员又经历了什么?我们能从中吸取怎样的教训?

菜鸟网络杭州仁和园区

最新——

提前一天预约,车辆进出自动消杀

管得越来越严,每天都要核酸检测

4月18日下午2点多,一辆东风轻型货车停在菜鸟网络杭州仁和园区门口。身穿顺丰速运工作服,戴着口罩,王军敏捷地跳上车厢,手脚灵活地将一箱箱货物搬下,码放在手推车上。

“这些货从网点运来,但我没提前预约,车进不去园区,只能在门口卸货了。”王军说,“现在,货车要进去都得提前至少一天预约,我昨天忙到晚上11点,想预约已经来不及了。”

目前,整座园区正执行封闭式管理,出入口两侧各有两位值守的保安,分别核查车辆驾驶员和人员的健康码、行程码,以及48小时内核酸检测报告。“中转场管得越来越严了。”货车司机马毅说,现在,自己每天都要做核酸检测,“有备无患”。

马毅发现,园区门口还增添了“两道龙门架”。这是新增的车辆自动消杀设备——车辆进出园区时,铁架上方的8个喷口和两侧各有的4个喷口,会一齐向车身喷雾消毒。

另外,马毅也失去了在园区内四处活动的自由,“一到门口,车门就会被贴上防疫管控的封条,在园区内,司机不能下车。”

新增的车辆自动消杀设备。

4号仓一层,张凯和四五位同事正在接力处理仁和顺丰速运中转场因疫情而积压的快件。白色防护服几乎从头到脚覆盖了全身,还戴着口罩和防护手套,他们一人骑着一辆电动推车,将码放整齐的货物相继送上二层车库。

忙碌了约一小时后,张凯走向园区围栏,在远离仓库的一角蹲下,短暂休息一会,为了抽口烟,才把口罩摘了下来。“我刚来顺丰工作一个多月,就遇上了疫情,还被隔离了。现在,我们一共也就不到10个人在工作。”

张凯回头望向中转场,它显得空旷而寂寥。静默中,只有同事的电动推车发出一声声提示音,“倒车请注意”。

此前——

外环境污染严重,个人防护不到位

每个深夜,仁和顺丰速运中转场总是和白天一样明亮。

这是一座在去年10月投入使用的中转场,在菜鸟网络杭州仁和园区内有三个仓库(2号、3号和4号),每座仓库2.5万平方米,一层装车,二层卸货。每天,在齿轮高速运转和人工全天候接力的配合中,这三个仓库同时进行着快件的进出港。

往常,晚上8点左右,晓晴骑着电瓶车进入园区,“保安会查健康码,量体温,也会要求大家戴口罩。”晓晴说。

晓晴的工作地点在4号仓二楼,中型快件在这里卸货,随后进入传输带,根据地域分拣,流向不同终点。晓晴在更衣室换好工作服,戴上手套,再走到分拣流水线,从晚上8点半,一直忙到第二天清晨5点半。

通常,来件从中午已陆续抵达,更多的快件集中在深夜9点至11点——这个时段,2号仓和4号仓的15个卸货卡口上永远有货车。“高峰期,中转场一眼望去,有百八十辆车。”晓晴说。

园区内菜鸟网络的仓库。

园区内菜鸟网络的仓库。

流水线上争分夺秒:有人把货物从车上搬卸下来,有人将快件分流放置到各条传输带,有人负责拉包,将文件、软包等小件拉到对面3号仓二楼,进行全自动分拣,也有像晓晴一样的分拣工,专门处置机器无法识别归位的快件。

有时,晓晴在自己的工作点位上,也会从中看到一些标有英文字母的快件。“我们看不懂,只能把它们直接丢进一楼装车的一个卡位。”晓晴说,国际快件大多是小件,经由全自动分拣细分。

晓晴和同事们站在流水线上通宵劳作。工作中,不少同事很难全程戴口罩,“尤其是装卸工,都是外包的工人,干体力活要流汗的,有些戴得不规范。”晓晴说。

晓晴每月休6天,“3月7日、8日,我去会了在外地的老公,9日回杭州准备上班,当晚收到通知不用去了。”她这才得知疫情就在身边。

3月9日晚6点半,余杭区报告一例初筛阳性人员。当晚,晓晴做了核酸检测并进入酒店隔离。次日早上,她收到通知:阳性。

“那三天,我都没去过中转场,想不通,我怎么会感染。”晓晴说。

3月13日,杭州市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杭州市卫健委副主任王旭初表示,仁和顺丰速运中转场的环境物表采样显示,外环境污染严重,工作人员存在个人防护不到位、且彼此接触较频繁的问题。

较大可能是操作工被境外污染物品感染

经由晓晴们分拣的快件出港后会被送往顺丰各个网点,李扬所在的网点就是其中之一。

李扬一天要经手上千快件,这些快件大多来自余杭仁和中转场和下沙中转场。“3月9日之后卸车的时候,增加了消毒频次”,他说。

很不幸,后来李扬也中招了。他不知道是怎么被感染的,回忆那段日子,他参加过一次新员工培训。

3月7日、8日,他在拱墅区顺丰创新中心大楼参加新员工培训,两百多名来自顺丰速运在杭州各个网点的学员,在六楼和七楼的两个会议室学习。

1650442340(1).png

拱墅区顺丰创新中心

老师在台上讲解PPT,学员们挨着坐。“有的戴口罩,有的不戴,老师会提醒一下。”李扬说,从早上8点50分开始,到18点结束,除了午饭前往一楼食堂领盒饭,其余都在会议室里。

“9日晚听说有确诊病例,10日晚网点通知我们做核酸。”3月11日下午两点多,李扬获悉自己是阳性,要隔离治疗。目前,李扬已康复出院。

杭州发布公布的流调结果显示,0309余杭疫情中,除了李扬,还有其他确诊人员曾来过顺丰创新中心大楼。

在3月13日举行的杭州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杭州市卫健委副主任王旭初介绍,根据已经掌握的流行病学调查等资料来看,“0309”余杭疫情较大可能是物流企业内的操作工被境外污染物品感染以后,通过人传人模式造成后续传播。而一些被污染的快递物品因为被配送到其他快递网点后,又造成非顺丰物流快递人员的感染。

仁和顺丰速运中转场。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内人物均为化名)

新闻+

3月22日,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称,3月9日余杭区疫情发生后,有关部门在流调溯源工作中发现浙江顺路物流有限公司涉嫌违法犯罪。经公安机关调查,该公司违反疫情防控管理规定,造成严重后果,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相关责任人员陈某某、杨某某、汪某某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天眼查资料显示,浙江顺路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是顺丰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安全第一哦

非常好
非常好

疫情期间要格外小心

153****1038
153****1038

畅通无阻

圆圆
圆圆

安全第一

浪迹天涯
浪迹天涯

疫情期间的生活更加艰辛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