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再差也不会忘记“为人民服务”,片警阿目的“金鱼人生”

在浙里5.3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栋 通讯员 邬立波 何可人

“要是我的记忆力能再好一些就好了!”每当阿目这般自责,那一定是他又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阿目全名金增目,是浙江省台州玉环市大麦屿派出所鲜迭警务室的片警。十多年前,在一次工作中阿目遭遇严重车祸,伤到了脑子,致使他的记忆能力急转直下,刚说过的事情往往一转身可能就想不起来了。

WechatIMG861.jpeg

但这丝毫不阻碍阿目做好自己的这份工作,他依靠随身记笔记的习惯,用笔头帮助自己记住要做的每一件事情。多年来,阿目为管辖的片区村民做了许多分内事和分外事,正如他所说的:“可能我的记忆力会越来越差,但我始终不会忘记自己的党员身份,不会忘记要为百姓做好服务。”

青年民警在车祸中丢失记忆力

阿目从小就有警察梦。

2002年,通过自己的努力,阿目如愿以偿地考入玉环公安局,在玉城派出所实习以后,他被分配到刑大直属中队,成为一名刑事民警。

“那时候的我年轻有干劲,啥事情都冲在最前线,算是主力军。”谈起自己的峥嵘往事,阿目脸上还会流露自豪的神色。

然而命运却和阿目开起玩笑。2004年冬天,在一次任务的执行过程中,阿目不小心被一辆疾驰的小货车重重撞上,当即失去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阿目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身体插满了各种管子,脸上缝了150多针,头部包着厚厚的纱布,阵阵剧痛时刻在啃食着阿目的意志。“我也是那会儿知道自己出车祸的时候,呼吸都没了,后来是我当医生的老婆和她的同事把我从死亡线拉回来的。”

在妻子苏国英的悉心照料下,阿目慢慢好转起来,但很快阿目也感受到了车祸后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我发现自己记不住事情了。以前发生的很多事情模糊掉了,现在每天的事情我过眼就忘。”不仅如此,只要阴雨天气,阿目的头就会胀痛得厉害。

那一年,阿目刚满29岁,正值最好的年华。“可惜了这么一个好苗子!”同事们都在背后替阿目惋惜。从2005年返回工作岗位到2016年期间,阿目主要参与局里的一些调研工作或者合成作战,基本上都是局里领导给他安排的比较轻松的活儿。

但是阿目对领导的“特殊关照”并不领情。“年纪轻轻就让我去过这种养老的生活,我越过越窝囊。”阿目多次和局领导要求,要下到基层当片警。“干不了刑侦大案,我去服务服务老百姓总可以吧!”

WechatIMG1015.jpeg

拗不过阿目的“软磨硬泡”,2017年,局领导同意阿目去鲜迭警务室工作。“量力而行,不要硬撑,吃不消随时回来。”阿目临行前,局领导叮嘱道。

记忆不行就用记事本帮自己备忘

阿目派驻的警务室位于大麦屿街道,管辖的范围是一片山村,几经合并,目前尚有8个村落,登记在册的人口数量12500多人,但年轻人基本都在外头打工,还在山上居住的人口有4000左右,基本都以留守老人为主。

WechatIMG1019.jpeg

因为都是老年人,自我防范意识薄弱,阿目刚到那会儿,辖区盗窃案频发,阿目但凡接到报案,就会在自己的记事本里记下来:张三家被盗现金800元,李四家失窃金戒指一枚,王五家的古董石盆被人整个端走……

阿目走访分析后发现,辖区里的监控设施非常少,有用的证据很难收集,给破案带来很大阻力。为了提高破案率,帮辖区村民减少财产损失,阿目就张罗着要给大家多装一些监控设备。怕自己忘记了,阿目就会每天在笔记本上写上诸如“摄像头的事情不要忘记”、“再催一催摄像头的事”、“记得再申请10个摄像头”等类似字样……第二天工作时翻一下笔记本,这个“重要”事情便不会漏掉。

靠着这样反复“提醒”自己,在阿目的对接和努力下,摄像头陆续到村,各个村堂里的要道位置都安装上了摄像头,辖区前后共装了180多个。有了这么多双“眼睛”24小时盯着,阿目管辖的片区终于实现了“天下无贼”。
辖区老王家有3个孩子,最小的孩子王浩(化名)当年生在了江西,因为一些原因,户口一直没能落实,当初都是靠着虚假的身份信息生活,然而早几年,王浩身份造假的事情被发现,身份被注销,当时已经十几岁的王浩变成了黑户,生活处处不便。

在江西无法立足的王浩回到了老家,一转眼,成长为20多岁的小伙子,但是没有身份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王浩,让他求职和谋生都无法进行。

得知这个情况,阿目主动上门帮忙解决。

“我现在主要的困难是我的身份情况很难证实,我的亲生父亲因为经济原因在监狱里服刑,我的母亲已经改嫁远方……”在王浩的叹息声中,阿目认真地把每个信息记录在了自己的本子里。“放心吧,我会帮你解决好这个事情的。”

答应下来后,阿目开始为王浩奔波,需要的证据去采集,需要的证明去联系,每做完一件事,阿目就在记事本上打个勾,没有做完的,就写进第二天的日程里。靠着记事本里的“接力赛”,阿目花了大半年的时间,终于帮王浩把身份证申请到手。

他的记事本里永远记着别人的需求

每天上班时间,阿目从来不让自己闲着,到处转悠,实时掌握各个村里的最新情况,了解村民的诉求和想法,但凡他觉得需要介入处理的,他就会掏出记事本,然后用微微颤抖的手握紧笔杆,一笔一划记录下来。

WechatIMG1023.jpeg

自从脑部受损影响到小脑功能,阿目身体的协调性也变差了,而且不少字也记不清写法,所以在他的记事本里,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不少错别字,加上潦草的字迹,别人辨识起来会非常吃力。“就算是‘白字先生’又能怎样呢,我自己能看懂能记住就行了。”

在日常工作中,阿目关注到村里有一群鳏寡孤独的老人群体,他们或是失独家庭,或是无子无女的未婚老人,加上本身经济条件不好,这些老人的晚年生活有些寒酸。

“村头的老张,没有子嗣,现在84岁了,孤身一人,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他在吃的米饭里都长了虫子。”说起第一次见到老张的场景,善良的阿目仍感到心酸。“我意识到,我的工作只能保他们平安,却很难实实在在给他们带来生活质量上的提高。”

WechatIMG1016.jpeg

WechatIMG1017.jpeg

于是阿目回到家里,和妻子苏国英讲了自己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为阿目辖区里的这类孤寡老人提供“实质性”的帮扶。

经过一番摸底,辖区里共有22户这样的困难家庭,于是他们又都被记录进了阿目的记事本里。不仅如此,在日常的接触中,这些老人的喜好和特殊情况也被细心的阿目记录在册。

WechatIMG1021.jpeg

“黄母喜欢吃鱼,但是只能吃黄鱼,吃其他鱼会闹肚子”;“王伯吃的粽子不能用糯米,不然会过敏,要改用大米”;“孙婆的被子太薄了,下次上山给她带条厚的”……在阿目的记事本里,琐琐碎碎记满各种鸡毛小事,家长里短,粗粗一翻,全是他人的眼泪和欢笑,忧愁和哀伤。

WechatIMG1022.jpeg

一到周末,夫妻俩就会将做好的美食,还有根据阿目笔记记录买好的必需品,开车送到村子里,然后挨家挨户送过去。“这些事情我都坚持放在周末和不上班的时候去做,我不想因为这些‘份外事’影响到工作本身的效率。”

而且阿目还有个习惯,工作以外来拜访村里老人,他绝不穿警服过去。“那时候我的身份不是警察,而是这些老人们的子女。我不穿制服,老人们的压迫感和紧张感也会少一些。”阿目总会用自己不太能记事的脑子去充分考虑他人的感受和需求,至于自己的难处,他总是绝口不提:“反正只要我不写进记事本,昨天的不愉快和负面情绪就会忘得一干二净,我每天都是快乐的。”

在阿目看来,自己随着年纪的增长,记忆力可能会越来越差,但有些事情他坚信自己不会忘记。“哪怕我以后变成一条金鱼,只有7秒的记忆,但只要我还有我的笔记本,以及一颗为民服务的心,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忧和遗憾的了。”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没时没刻
没时没刻

为人民服务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