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路踏歌 | 董利荣与范仲淹,在潇洒桐庐,相隔千年的携手

新旅讯3.1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文

11月17日,由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宣传推广信息中心、钱江晚报承办的“诗路踏歌”2021诗画浙江四条诗路宣传推广活动正式开启。在诗路之旅中,我们沿途选取10位有个性、有故事、有技艺的人,当地文史专家、非遗传承人、民宿主、乡村创业者……他们讲述自己从诗路中汲取的文化养分,以及对诗路旅行线路的解读。

如果要在江南寻找一座最具穿越感的小城,非桐庐莫属。

桐庐城市规划展示中心的二楼,恰恰有一条“时光隧道”。长长的廊道两侧是特制的电子大屏,一侧是北宋政治家范仲淹先生的《潇洒桐庐郡十绝》,另一侧是画家叶浅予先生的《富春山居新图》。

而廊道的两端——隔江北望为桐君山,那是被元代画家黄公望描摹于《富春山居图》中的一处秀美所在;南望则是这座城市的中心广场,它见证着桐庐在这个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

11月18日,“诗路踏歌·泛舟钱塘,行尽青山之旅”采风团,来到桐庐见到了董利荣老师——他是桐庐生长出来的知名文史专家。在董利荣的叙述里,一个不一样的桐庐,进驻“诗路天团”的心间。

和很多来桐庐的人一样,我以往的桐庐之行也大抵是下了高速,沿着江边的小道,直抵“白云深处”的乡间,找一间民宿,夜宿,放空,再返回忙碌的城市日常。

这一次,我们一行人认识了不一样的桐庐,更认识了那些曾身居桐庐的先生们,正是因为董老师的书写,他们得以进驻越来越多人的心间。

范仲淹与桐庐

桐庐的秀美山水,无时无刻不催发着诗人的诗兴。

韦庄说:“钱塘江尽到桐庐,水碧山青画不如”(《桐庐县作》);苏轼说:“三吴行尽千山水,犹道桐庐更清美”(《送江公著知吉州》);陆游说:“桐庐处处是新诗”(《渔浦》)……

对于范仲淹,一首两首诗显然已不足以表达他对这片山水的热爱,于是一气呵成《潇洒桐庐郡十绝》,而且,每一首诗的首句都是“潇洒桐庐郡”。

就这样,“潇洒桐庐”穿越千年,成为桐庐的一张金名片。

可是,人们知道“潇洒桐庐”出自范仲淹,但不能说出他为何会写这一组诗,他与桐庐那些名士,有着怎样的“交游”?

十多年前,这些问题,包括董利荣在内的“老桐庐”也不能回答得特别透彻。

2008年底,编写出版“潇洒桐庐人文丛书”作为重要工作列入桐庐县文联的2009年计划。转眼到了2009年初,董老师抱着为这一丛书开个头的想法,投身到了《范仲淹与潇洒桐庐》的写作中。

十多年过去,其间艰辛,依然历历在目。

董老师说,他没有想到在三大卷《范仲淹全集》中,竟有那么多处提到桐庐郡或桐庐:“每每看到‘桐庐’两字,我的眼睛就会一亮,心跳也会加速。”

在苦读和走读之间,范仲淹与桐庐的关系,在他的心目中渐渐明晰。

董利荣

2009年11月,《范仲淹与潇洒桐庐》由西泠印社出版。如今,这部作品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推出了全新的版本,234页的篇幅,将一位位名士与一片山河的过往与当下,娓娓道来。

范仲淹为何来到桐庐?理由说来有些可笑。

1034年(景佑元年),时任右司谏的范仲淹因极言“郭后无辜不可废”而触怒仁宗黄帝被贬至睦州(桐庐郡),这是他第二次被贬。

废后起因,不过是皇帝后宫争风吃醋的家事,但是它被置于朝堂,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1034年正月,范仲淹被催促着踏上这趟江南行旅,大概用了三个多月才到目的地。

南行路上,正是春意盎然的时节,但也并非一帆风顺。

舟行淮河,风雨大作,范仲淹乘坐的船几乎倾覆,他在五律《赴桐庐郡淮上遇风三首》中记录了这次遇险。他所经历的政治责难、旅途险境,埋怨的妻儿、同船的商客,皆在笔下栩栩如生,他自己呢,则持有乐观的心态——“斜阳幸无事,沽酒听渔歌”;“商人岂有罪,同我在风波”;“他时在平地,无忽险中人”。

范仲淹在桐庐为官的时间算起来只有半年,但董老师说,据不完全统计,范仲淹诗文中用到“桐庐”或“桐庐郡”的有22处,可见他对桐庐的喜爱。

其间,他给恩师晏殊写信,大赞桐庐的人文底蕴与自然风光:“……渔钓相望,凫鹜交下,有严子陵之钓石,方干之隐茅。又群峰四来,翠盈轩窗,东北曰乌龙,崔嵬如岱;西南曰马目,秀状如嵩。白云徘徊,终日不去。岩泉一支,潺湲斋中,春之昼,秋之夕,既清且幽,大得隐者之乐……”(《与晏尚书书》)

这样的山水气韵,千年未变。今天,站在富春江畔,眼前依然是画意诗情。

也正是桐庐富有韵味的山水,让范仲淹写出《潇洒桐庐郡十绝》。这十首诗,也是董老师的最爱。当我们由桐庐城市规划展示中心,徜徉于如画的江畔,又走进范仲淹纪念馆之后,董老师在分享范仲淹的故事之时,也背诵了这十首诗。

 

当然,董老师也做了特别说明,范仲淹笔下的桐庐是一个大桐庐的概念,包含了桐庐、建德等地,诗中某些意境来源于当时的州府所在地三江口:“但一川山水,神韵相似,更何况多处写的就是如今桐庐境内的风物,尤其是修建严先生祠及写记和二访方干故里两件最有影响的事都发生在桐庐境内。”

范仲淹、严子陵与方干

到桐庐,自然要访严子陵钓台。

而范仲淹与严子陵,又是一个相隔千年,但能承继先生之风的故事。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对无数先生的赞美,大概没有第二句话可以比这一句更为恰切和常用。但遇到董老师之前,我不知道这句话出自范仲淹,出自我们身边的桐庐。

这句话是范仲淹的《桐庐郡严先生祠堂记》(收入《古文观止》名《严先生祠堂记》)的文末诗句,严先生是我们所熟知东汉隐士严子陵,他是光武帝刘秀的同窗。虽然刘秀识才,但严子陵不慕仕途,最终选择了归隐山水。

今天的严先生祠堂在富春江边的严子陵钓台之下,为1983年桐庐县人民政府选址修建。这座祠堂的渊源,可追溯到千年之远,诸多资料标明,祠堂建于范仲淹来到桐庐之前,但具体年代尚未确定。

那么,范仲淹为什么要重修这座祠堂?

董老师说,诸多原因中最为重要的是范仲淹仰慕严先生之高风亮节,想要建造一座像样的祠堂来祭奠先生。

也就是从范仲淹开始,严先生祠的修缮均是由州或是县来承担,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由政府建造。而由宋至清,严先生祠堂被修建26次之多,范仲淹的善举,被不同的时代秉承。

上世纪60年代,富春江水电站建成之后,古严先生祠堂被江水淹没。1983年的重建,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修建。今天,我们站在粉墙黛瓦、古朴的石牌坊、林立的碑刻之间,观摩着那些古人留下的旧迹,今人留下的赞许,依然能感受到先生的风范扑面而至。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董老师说,这句话是对严子陵的描摹,同样也是我们今天形容范仲淹最好的句式。虽然,具体而言,他们的人生有着出世与入世的区别,但其高尚的品格,并无区别。

而一千年又一千年的文化,就因这些先生们,不断承接而来。

桐庐多才子。

这一趟桐庐之行,在董老师带领下,我们认识了很多古代诗人,也解决了许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疑惑。

而且,这些才子的过往,已经浸润到了今天桐庐人的日常生活。他们的雕像、人生作为已经作为艺术品,立在江畔、展览馆,或者喧闹的市井当中。你只要去寻,他们就在身边。

一千年前,来到桐庐的范仲淹,也是一位探寻者,短短半年,他曾两次探访晚唐诗人方干的故里,追寻诗人遗风。

在严子陵钓台,隔江眺望,不远处的群山中,有方干的故里。方干故里在白云源(今芦茨村),他是与贾岛齐名的诗人,后世称他:“官无一寸禄,名传千万里。”

范仲淹探访白云源时,方干的故居仍在,所以他写下了《留题方干处士旧居》——

风雅先生旧隐存,子陵台下白云村。

唐朝三百年冠盖,谁聚诗书到远孙。

范仲淹的初次探访,正好遇到方干的八世孙方楷荣登进士回到乡里,于是有了这首七绝。显然,这次探访是非常有收获的,因为这首诗还附注:“仲淹访方干处士旧居,见其家子孙多儒服,因留二十八字存之。”

范仲淹第二次探访方干故里,是在他即将由睦州移守苏州之际。

“重入白云寻钓濑,更随明月宿诗家。”这一次,他在方家借宿一晚,只是,诗是到达苏州之后才写就。

这样的寻访,对于方家意义非凡。

董老师说,后来,方干的九世孙方蒙在荣归故里之时,曾在村中临溪建造了一座“清芬亭”,纪念这段跨越时空交集。

应该如何看待严子陵、方干、范仲淹的关系?董老师在《范仲淹与潇洒桐庐》中用了南宋诗人项世安的一首七绝诗——

山高水长子陵节,桐庐潇洒范公诗。

又吟处士清新句,蝉曳残声过别枝。

子陵、范公、处士由此相聚,这就是诗歌的力量。

而董老师,用一本《范仲淹与潇洒桐庐》又让这些先生,与今天的我们相聚。

【他的私家诗路】

循着董老师的脚步,可以先桐庐城市规划展示中心一游。这里使用现代的展陈技术,将桐庐的过去以及桐庐的现在,以非常动态化的方式,得以呈现。除了常规展陈,在一方巨大的屏幕前,桐庐的“生长”过程被推至我们面前。只需要半个多小时,一个关于桐庐的概念就了然于胸了。

如何走入桐庐的细节?董老师有他的顺序。出了桐庐城市规划展示中心,先在富春江畔远眺,对面是一幅天然的画屏,画屏之上,桐君山是桐庐的起源,叶浅予先生的故居,在绿意之间,跃动这洁白的表情。一座高高挑起的步行桥,跨越汇入富春江的分水江。

沿江岸东行片刻,再乘车去对岸的桐君山,一览自黄帝时期传说至今的古意。不过,最近桐君山正在装修,可暂缓前往。

范仲淹纪念馆是不可错过的,范仲淹在桐庐的生活、创作、交游,在此一览无余。馆中一卷长36米高0.4米的御题《高义园世宝》值得一看,此卷前面为范仲淹手书韩愈的《伯夷颂》,由清朝乾隆皇帝御题“圣之清”额和跋;其后为1051-1908年间,历代名臣、名家的书法作品,多数为对范仲淹人品以及书法的点赞,包括欧阳修、赵孟頫等人。

接下来就要去严子陵钓台了。由桐庐市区开出15公里左右,抵达钓台码头,乘船至钓台,一路欣赏碧波荡漾,秋山夹岸。

钓台之下,是严先生祠堂,祠堂内外,牌坊与碑石皆有看点。沿山路上行,碑石林立,山泉叮咚,名人雕像静默远望。钓台分东西,立在古朴的石亭中,眼前水静山绵,可荡涤心胸。

以上行程,可用一天结束。黄昏时分,可抵达白云源,或者石舍、长丘田等地的民宿,夜宿一晚,开启第二天与自然的亲密接触。

董利荣

人物名片

祖籍山东沂南,生长于浙江桐庐。曾长期在教育、文化部门工作,现供职于浙江省桐庐县人大。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范仲淹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浙江理工大学史量才新闻与传播学院兼职教授,杭州钱塘江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创作出版散文集《杏坛笔墨缘》,长篇散文《父母的无悔人生》,传记文学《知己-瞿秋白与鲁迅》,文史专著《范仲淹与潇洒桐庐》《严光与严子陵钓台》,诗话随笔集《诗说桐庐》等多种,地方文化散文集《一瓢细酌》。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天下良知
天下良知

谢谢董老师,谢谢美女记者,文笔实在好,获益匪浅!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