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者说|寻找失落的远航者---海岛考古调查记

全文艺8421阅读

□朱雪菲

考古调查的心情,大概就是起落落落落落……起落落落落落……起落落落落落……上班就像开盲盒一样。本来计划着在要么碰不到、一来好几天的雨休里,保持阅读、武装自己,结果,事实上,只想躺平,以及规律地上厕所。

在去到舟山群岛针对地下文化遗产正式开展考古调查工作之前,我对于舟山史前史的印象,完全来自于舟山市博物馆与马岙博物馆里陈列展出的那些新石器时代文物。它们较集中地来自于定海白泉镇十字路遗址、定海马岙地区和岱山县衢山镇孙家山遗址,或是采集所得,或是从早年的小规模试掘中出土。

当时,我不理解的主要有两件事:其一,明明没有看见任何典型的河姆渡文化遗物,“海上河姆渡”之称从何而来?其二,明明出现了那么典型的良渚文化玉石器,为何这些海岛上的“良渚”据点,没能及时的被纳入良渚文明的表述体系中?当然,在这不理解的同时,我也确信河姆渡文化与良渚文化,将是舟山群岛地区追溯历史本源的两个重要支点。

WechatIMG632dd31ac948b43c992b40615dad72f2.jpeg

舟山市博物馆玉石器展柜

2019-2021年间,要说是我们正在逐步重启舟山群岛地区古文化遗址的田野考古工作,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前辈们的不适。但实事求是,舟山的田野考古,沉寂了不少年头了。如今,在浙江省文物局的支持下,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舟山市文物保护考古所,逐年、定期、有计划地开展考古调查,穿插着进行了文物保护区域评估以及配合基本建设的考古发掘。目前,在泗礁岛、衢山岛和本岛白泉镇等地区,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收获。

我们在泗礁岛东北面海的基湖沙滩边缘,发掘了浙江境内所知的第一处沙丘——黄家台遗址,层层堆垒的贝壳夹杂着先民们的日用残器,生动直观地再现了史前人类抱团食用着小海鲜的画面。黄家台遗址的主体年代属于良渚文化时期,但其人群却保有着一套良渚文化中基本绝迹的绳纹传统。这很容易使人联系起余姚地区的河姆渡文化,认为是河姆渡文化绳纹根深蒂固的影响所造成的。就在发掘期间,具有相同内涵的遗址在距离沙丘不远的老虎头山坡坡麓上又出现了,而后,在衢山岛上若干个岙口中连着片地被地方干部们又又又勘探到。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打着绳纹烙印的“海上良渚人”,绝不是一小队一小队进行着鬼鬼祟祟的登岛活动,他们相互关联着、相互扶持着、有计划、成规模地迈向海岛,将荒芜营建成心中的乐土。

WechatIMGd0b8c7f02061d8081b5bea7b6ed6a6ca.jpeg

黄家台遗址贝壳堆积

WechatIMG8fcbd2224aa91393ee74cfb7219a8c7c.jpeg

黄家台遗址出土陶片的室内整理

本岛白泉镇上的十字路遗址,可能是很多考古人的心结。在有资料的一众遗址点里,十字路遗址的出土标本具有晚期河姆渡兼马家浜文化的风格。它有望成为舟山群岛年代最早的古文化遗址。但如今,该遗址在档案中记载的四至早已硬化。只能心怀着遗址本体在水泥路面下沉睡而没有遭受更大破坏的希望,换个地方碰碰运气。经调查勘探发现,毗邻十字路的白泉镇中心,仅剩的两片空地中,竟然有一片保留着超过7000平方米的文化堆积,我们按照附近小区的名称将其命名为“王家园遗址”。通过小心翼翼地清理了一处农田中的剖面,发现了宋代扰乱层下两个阶段的史前文化堆积。较早阶段的堆积中,出现了典型的河姆渡文化夹炭黑陶釜,而叠压其上的较晚阶段堆积中,就是一番与十字路简报中类似的、可以直接对标河姆渡遗址第二层的文化面貌。如此,心结可解,舟山群岛的河姆渡文化因素总算有了明确的出处。

WechatIMGee064264e2267c4315efb2e34ddc2064.jpeg

1991年立白泉十字路遗址文保单位标识

WechatIMG86ca4ab58f4f0ece45d587cdae0f5471.jpeg

十字路遗址的发表资料

WechatIMG2b44359824839aba9bf0a33903e48dbc.jpeg

毗邻十字路的王家园遗址较晚阶段堆积出土陶片

WechatIMGbe301d4a543277688a2f749f03d9b5e4.jpeg

 清理王家园遗址较早阶段堆积中的陶器

相较之下,马岙地区的古文化遗址群,其现状是令人遗憾的。除了凉帽蓬墩、洋坦墩和长墩遗址这三处文物保护单位像是有了“免死金牌”一般,那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物干部们记录下来的遗址点,哪怕是在“三普”中还能保留下来的遗址点,大都已经消失地杳无踪迹了。这些遗址点多被称为“某某墩”,顾名思义就是肉眼可见的土包包,可想而知,在山海之间的土地上,它们是一众村办砖瓦厂的多么明显的目标!从大概能看出原貌的遗址分布图上,可见马岙地区的这些土墩型遗址分布于“U”形岙口的山麓前缘,得以留存的三处文物保护单位,则基本处于前缘中的前缘,离围垦的土地更近。而后排靠近山地的遗址密集区,如今也已是密集的人口居住区了。其实,选择海岛上的宜居之地,抛开围海造陆的能力不说,古今思维也都差不多。

根据这两年走着攒着的一点浅薄的经验来说,大概距今7000年以后海陆位置相对稳定,而史前先民向海岛迁徙是毫无疑问的文化及社会现象。至于更早时期的人类活动,会不会在舟山群岛地区造就像井头山遗址那样深埋在海相淤积以下的遗迹,不能说没有可能。只是,是否能被发现,就需要赌一些机遇和运气了,因此,不需要对此过分执着。在不同的海岛上,有限的生存空间与淡水的分布会导至早期人类在选择居址上出现一定的共性,大多不会离海太近,或者至少与海水之间有所阻挡。并且,遗址往往不是单一出现,一旦发现一处,附近还有其他。比如,白泉十字路与王家园的关系、泗礁黄家台与老虎头的关系、小沙街道樟树墩与沙峧村的关系,马岙凉帽蓬墩与洋坦墩的关系,衢山岛上的连片多处更是如此。时代进入东周,能确定具体位置且有明显文化层的新发现,有里钓岛的钓山村遗址、六横岛的棕榈湾遗址、潮面村梅荣路遗址,而更多的东周遗址可能仅仅在地表留下了一些印纹硬陶残片,算是曾经存在的证据了。但实地调查后的感受是,东周时期的遗址数量陡增是绝对的,像马岙的大量土墩型遗址,就很有可能以东周为主。它们沿着淡水向下游更平坦的位置漫开,有些区域能被海水倒灌。更为普遍的发现,大概就要数宋代遗址了,通过砖瓦碎块和瓷片粗粗地判断,除了一些港口码头,这些宋代遗址往往在岙口间地势更高的位置,有时接近如今在淡水上游修建的水库,并且,其所处岙口也在向海边推进。

如果能按照时代的顺序,在舟山地区做上一系列典型遗址的考古发掘,建立海岛的历史文化轴线,将是多么有意义的事。不过,眼下,我的兴趣点在于史前、我更愿意琢磨也更有能力操心的这个方面。窃以为,“海上河姆渡”不足以涵盖舟山群岛史前文化面貌的总体特征,也容易给人造成舟山群岛史前文化序列单一、附庸性强的刻板印象。

在打造具有辨识度的浙江文化标识体系的责任敦促下,如何客观定位舟山群岛地区史前遗存的海洋文化属性,是一个需要不断思考、不断自省的课题。从河姆渡时代开始,人类的跨海远航显然已不是一次偶然的成功,而是相当的成熟。这样才有可能支撑着至少几百年间,不断往返于海陆之间的人们,通过相对稳定的航线,相对固定的中转,比如金塘或者册子岛上的某个地点,到达相对长期的,比如白泉十字路附近这样的目的地。试想一下,六千多年前,第一批登上舟山群岛的先民,经历了怎样的艰苦卓绝。如果是生存压力和自然环境所迫,大陆上完全有足够的地盘供他们苟活,何至于冒着生死不知的风险漂洋过海。我宁可相信,那是一批河姆渡时期最优秀的人,聪明绝顶且勇猛精进,他们掌握着当时诸如天文、水文、航行、造船等最前沿的科技,又具备着开疆拓土、上下求索的决心。良渚对河姆渡文化的继承,尽管在时空关系上有些微妙,但也是显而易见的史实。良渚时期的跨海远航,在王国文明的背景下大张旗鼓,而海上良渚人中的绳纹传统,却并不那么简单。对比了台州、仙居等地一些考古资料后,反而令人觉得其中的绳纹陶与河姆渡分布区中日渐式微的绳纹陶,不是那么亲近。毕竟是海纳百川,我们手头的这点资料,距离揭示舟山群岛的史前文化面貌、阐释海岛文化根脉,还只是冰山一角。

一旦开始展望,思绪就容易走远。我们始终都该认识到,所有的愿景,必须落实在调查工作的核心,也就是人的作用上。如果没有舟山市所邓所长顶着各项事务压力为我抽调人手,海岛工作的阻力是可以想见的。副所长任记国是怀揣着浓厚乡土情感的向导、“特别能搜罗”的遗址情报员以及群众工作的一把好手。在我手头“三普”档案以外的资料,基本都是由记国同志提供的。花飞是我中大的小师弟,靠谱有担当,可能真的是运气随人品,小花每次的“偶有发现”,都恰中目标。和我一起上岛的还有陕西的邓家两兄弟,若是没有他们用丰富的经验跋山涉水,冒着烈日或劲风的人工钻探,那些深埋地下的文化堆积就更加无从谈起。这是我们精简得不能再精简的小团队,记在篇尾,要说是感谢,理所当然但仍尚早,我们的工作才仅仅是个开始,合作还要继续。更重要的是,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到,考古发现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田野调查对于稳定的人手、稳定的工期以及持续的后勤保障的要求,并不低于正式铺开的考古发掘,而地方业务骨干在田野中的坚守,才是当地考古工作能够真正起步的必要条件。

WechatIMG902878fca6fdc16eaae661c01bb8757e.jpeg

 考古调查工作照

WechatIMGa4dd608e367770a0273bae2fe6b4a467.jpeg

 考古调查工作照

WechatIMGd3f7f844eba23fd994bab95f066c3cbb.jpeg

 考古调查工作照

WechatIMG71bd9f41c8c05bc27411270bd585ed42.jpeg

 考古调查工作照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