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上城·宋韵上乘⑤|御街梦寻

在浙里3.7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王磊

【一】

南宋和我,隔着800年的时光。

杭州中山路和南宋,只隔着2米的距离。

当我的双脚踏上中山路,同时也走在了四条路上面:民国时的太平坊巷,明清大街,马可·波罗游历过的元大街,和宋高宗时的南宋御街。

南宋行在临安府最繁华的街道,就在如今中山路路面之下约2米深的地方。

我们,就这么日日亲近着御街而不自知,车流不息,热闹如昔。一回首,仿佛看见千年前衣裾飘飘,嗅见满街花香。

华美天城,十里天街。

不只是活色生香烟火之地,这条贯穿当年临安城南北的御街,见证了南宋一朝150余年的兴衰与悲欢。香糕砖和青石板,无声地把拂过的一缕风、落下的一丝雨,一一收录在砖与砖的缝隙间。等待后人扣之击之,生发荡漾,化作宋风雅韵。

南宋御街@来自视觉中国.jpg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二】

绍兴十二年(1142年)八月的这一天,宋高宗盼了许久。

母亲韦太后自1127年靖康之变被掳去金国,母子二人一北一南,一受尽屈辱一贵为帝王。绍兴十一年,南宋与金议和达成,向金国纳贡称臣,这年除夕高宗又以“莫须有”罪赐死岳飞,扫清议和障碍,最终换回了宋徽宗的灵柩和生母韦氏。

绍兴十二年四月,韦太后携宋徽宗、徽宗郑皇后、高宗邢皇后的灵柩,从被囚禁的五国城出发南下,八月二十一日抵达临安。

15年的分离,一朝迎回,这显然是举国欢庆的日子。

宋高宗给出了最盛大的迎接仪式——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到位于临安东北25公里的临平镇奉迎。

那是一支无比庞大的队伍。宰执大臣、六部首脑、三衙管军、宗室贵胄,普安郡王赵瑗、宰相秦桧、枢密使张俊、太傅韩世忠,临安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场了,还有,从御前诸军中挑选出来、由2483人组成的仪仗队。

母子劫后重逢,喜极而泣。之后,太后回銮大内慈宁宫。

迎和回,御街都是必经之路。銮驾入城后,万人空巷,观者如潮。御街一定记得那天的盛事,记得母子间的轻声倾诉,记得那经过的纷沓的脚步。

多年后,御街又记录下与母慈子孝截然不同的父子间的最大遗憾。那是宋孝宗与儿子宋光宗,光宗患有精神疾病,由于光宗皇后李凤娘的从中作梗,父子不睦。

宋孝宗退居太上皇后,居住在重华宫(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德寿宫)。从皇宫大内前往重华宫,定要经过御街。从孝宗1189年禅位到1194年去世的五年间,皇帝銮驾车轮压过御街的次数一次比一次少,到绍熙四年(1193年)九月,光宗已有半年未向父亲请安。绍熙五年(1194年)孝宗病重,光宗仍执意不去探望,孝宗至死都没能见到儿子。甚至在父亲驾崩后,无论臣下如何苦劝泣谏、磕头流血,光宗就是不肯出面主持丧礼。

御街两旁,每天都挤满了望眼欲穿的民众,等待着光宗前往重华宫主持丧礼,然而,始终未见皇帝的车驾从皇城北门和宁门驶出。

皇帝不至,太上皇的丧礼何以成服?以孝治天下的大宋王朝,皇帝竟是最大的不孝之子!一时间,人情汹然,道路流言。这种不安和激愤,在御街上蔓延,迅速弥漫了整个临安城,继而传播到远方的更多城廓。

帝国的这场政治危机持续了近一个月,最终以光宗被逼退位、宁宗即位而得以化解。

南宋御街@来自视觉中国2.jpg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三】

这条经历皇家悲喜的御街,南起皇城北门的和宁门(今万松岭和凤凰山路交叉口),经过朝天门(今鼓楼),两侧有太庙、三省六部、五府等朝廷重要机构;穿越朝天门,一路向北,商肆林立,一派繁华;过了观桥(今贯桥),折向西行,最后到达供奉历代帝后塑像的景灵宫,现在的武林路与凤起路交叉口附近。

作为南宋临安城的中轴线,御街见识过太多个历史时刻。

皇帝每次出宫前往太庙、景灵宫,都要经过御街。出行之前,先由都水监所属街道司会同东西八作司派兵卒两三百人修整路面,排除积水。及至皇帝乘坐的玉辂辇车驶出皇城,伴随着浩荡的仪仗队伍,赫赫威仪。那是皇家气派、天朝气象的最好展现,御街两旁民众夹道鹄立,即使多年后的元代,这样的盛事仍是城中百姓回忆往昔的谈资。

如此神圣而庄严的仪式感,在皇帝视察太学时,同样流动于御街之上。

绍兴十四年(1144年)三月,临安城举行了盛大的皇帝视学典礼。前一年,被籍没的岳飞府第动工改造为太学并国子监。

高宗车驾幸学当日,车辚辚,穿行御街。庞大的车驾卤簿营造出的至尊氛围,高宗服靴袍、止辇于国子监大成门外的举动,彰显的至敬之心,又一次让民众在庄重的仪式里感受到了帝国以儒立国、崇儒隆学、偃武修文的政治意图。

中国古代的王朝,通过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仪式感,教化万民,统御宇内。

严官巷南宋遗址陈列馆1@来自吴汝华.jpg

△吴汝华/摄

【四】

南宋临安城里,没有哪条街道,能如御街一般,把皇家的典雅庄重与民间的市井鼎沸融合得恰到好处。一面赞叹于赵宋的大气体面,另一面又更惊诧于日常琐细里的喧腾红尘。

隆兴二年(1164年)秋日的那一晚,住在御街旁的诗人杨万里失眠了。

杨万里这次来临安,住在友人徐元达的小楼里。彼时,年已85岁的恩师王庭珪受孝宗召对,重新入朝为官。当晚,师生二人同宿徐楼。

一夜未曾安睡,是与恩师重逢过于激动?或是因秋夜风寒?诗人径直把原因归给了御街——“楼迥眠曾著,秋寒夜更加。市声先晓动,窗月傍人斜。役役名和利,憧憧马又车。如何泉石耳,禁得许喧哗?”王庭珪的和诗里,也写到“楼角犹吹笛,天街又走车。客眠终未稳,人语已争哗”。

秋夜霜清,天光未明,御街上的市声还在喧闹,竟是彻夜车马不息。

南宋吴自牧在《梦粱录》里这样描述御街的早市与夜市:“买卖昼夜不绝,夜交三四鼓,游人始稀,五鼓钟鸣,卖早市者又开店矣。”

很难想象,在800多年前,南宋临安城的御街竟繁华至此,但一切又如此合情合理。人烟生聚,民物阜繁,市井坊陌,铺席骈盛。苏州的丝绸,温州的漆器,从福建和广东经海路运来的沉香、龙脑、胡椒、茉莉花盆景,南昌的折扇,万物汇聚,应有尽有。

御街可以说是当时全国甚至全世界最繁华的一条街。据多种史料记载,至今还能查到的御街两旁的著名铺席店名及地址,约有150多家。只消看看这一串的店铺名称,烟火之气就已从纸上跃然而出:傅官人刷牙铺、张古老胭脂铺、归家花朵铺、杨三郎头巾铺、陈解元书笈铺、陈家画团扇铺、仁爱堂熟药铺、邓家金银铺……

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现场发掘出的“湖州真子念二叔”铜镜.png

△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现场发掘出的“湖州真子念二叔”铜镜。

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现场挖掘出来的瓷器.png

△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现场挖掘出来的瓷器。

宋理宗时一场祭天大礼的彩排,几乎成了全临安人的狂欢,也足以让后人一窥御街商业。祭天大礼前夕,正好安南进贡的三头大象抵达临安,自然被编入卤簿队伍,并且要走在仪仗队前开道。在随后一个多月的彩排里,从嘉会门到丽正门,从和宁门到太庙,由大象开道的卤簿队伍来回晃悠,招摇过市,多年没见大象的临安人沸腾了,连临近郊县的百姓也闻风赶来围观。

从和宁门到太庙的这段御街,并非祭天时要经过的路段,只作彩排之用,但精明的泥塑老板敏锐地意识到了商机,加班加点,赶制了一批“旅游纪念品”——迷你版卤簿小象,不经营泥塑的商家重金聘请画家绘制大象,至于御街上的其他酒家民宿,则抢做食宿生意。就这样,皇家典礼成就了御街商业。

其实,不只是御街,繁盛早已遍及周边诸多街巷。十里御街就像鱼的脊骨,而四通八达的街坊巷陌,便是衍生出的条条细骨,彼此骨骼相连,血脉相通。

严官巷南宋遗址陈列馆.jpg

【五】

800年前的热闹喧嚣,静静收于地下,终有重见的一天。

1988年、2004年、2008年,数次考古发掘,南宋御街又一次震撼了世人。中山中路112号,有一个开放式的御街陈列馆,站在那儿,透过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块块排列整齐的香糕砖、南宋后期的石板路、元明清及民国时期的石板、粉沙土路面等叠层,历史的真实感在一瞬间扑面而来。

南宋御街1(晚报资料照片).jpg

△钱江晚报资料照片

20047月,因为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的发现,已投资3000多万元的万松岭隧道建设停工。当时,万松岭隧道建设已近完工,无法改变隧道出口,面对遗址保护和道路建设的两难境地,杭州市委市政府决定——要不惜代价保护遗址!两个月后,最终确定了方案。

这样的魄力和睿智,造就了国内文物保护的一个典范,开启了后来的中山路综合保护与有机更新,有了南宋御街·中山路的惊艳开街。

而杭州也有幸存留了一个让后人知悉南宋风貌、向世界展示宋代文明的最佳样本。

站在南宋御街历史街区,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它自然不复南宋风貌,但骨子里显然仍继承了千年前的风致。

南宋御街,对杭州、对上城区而言,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在南宋之后的时代变迁中,御街逐渐没落,不再是最重要的主干道。但作为杭州文化底蕴最深厚的道路,它的重要性,就如同唐代长安的朱雀大街和洛阳的天街、明代南京的御道街、清代北京的前门大街,深刻烙印着一个城市的基因和气质。

御街见过繁华,见过落寞,见过权谋、刺杀、政变,见过岳飞韩世忠的气壮山河,见过陆游辛弃疾的文采飞扬,也见过秦桧贾似道的权相误国。这些面容早已隐没历史深处,但只要踏上御街的青石板,沉睡的记忆都会被唤醒,又似时空穿越般,嵌入当下杭州人的日常。

御街梦寻,寻回的不只是一个华美天城和一条十里天街,还有历千年而生生不息的生活。

南宋御街.jpg

●在上城

近年来,清河坊街区一直围绕宋韵文化主轴,积极推进街区品质提升工作。为进一步展现清河坊丰富的历史文脉,让千年御街重现繁华景象,清河坊积极挖掘、梳理御街文化脉络,组织社会专家学者开展文化基因解码工程,最大程度还原宋韵品质生活。

出台“1+4”(总规划+业态、智慧、交通、景观)规划方案,进一步明晰南宋御街区域业态,同时在大井巷、御街区域增设休闲外摆,增强旅游休闲氛围。

通过高品质步行街打造,对南宋御街灯光系统进行提升,改变原御街灯光照明不统一、夜间体验不佳的短板。为进一步对御街区域夜景灯光进行提升,目前清河坊亮灯二期项目正积极推进中,将进一步对街区夜景照明、灯光造景进行提档升级。

另外,积极开展业态提升,引进查小文茶客厅、大益茶等业态,打造南宋书房、望仙阁、南宋记忆馆等文化空间,进一步丰富御街区域休闲品质氛围。(通讯员 方汇)

(感谢上城区委宣传部提供部分图片)

【之前,我们写了什么】

杭州宋韵,最是“上乘”!在上城,追摹千年风雅宋

千年上城·宋韵上乘②|皋亭山上铮铮抗辩声,700年不绝

千年上城·宋韵上乘③|与德寿宫重逢

千年上城·宋韵上乘④|荷花池头,府治临安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飞雪
飞雪

谢谢分享

139****8909
139****8909

已阅已阅

杨文晋
杨文晋

已阅已阅

青木
青木

谢谢分享

飞雪
飞雪

谢谢分享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