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上城·宋韵上乘②|​皋亭山上铮铮抗辩声,700年不绝

在浙里4.4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朱丽珍

【一】

一阵秋雨,杭州微凉,皋亭山色暮霭苍苍。身为外地人,对于杭州的名山,或许停留在吴山、宝石山上,但粗略翻查就会惊讶地发现,赞美皋亭山的诗词竟有200多首,在杭州一百多座名山中,也数得上号。

山,不仅重名,更重气韵。皋亭山的气质又何如?不同人心中,大概也有不同答案。

比如郁达夫,曾在初春踏青皋亭山。在他笔下,皋亭不出梅子,却野人篱落,一树半枝的古梅,倒比梅林更为有趣。登高望远,萧疏的野景里,他看到了满含牧歌式的情趣。

然而,在铁马金戈的年代,层峦叠嶂的皋亭山,更重要的标签是一道守护城池的天然屏障和防守要隘。

作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无数忠贞爱国、英雄抗敌的热血故事,曾在这里上演。巍巍皋亭山,也见证了一幕幕彪炳日月的丹心壮举。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二】

对于杭州而言,皋亭山确是特殊的存在。

论时间,它当得上“古老”这个头衔。地壳裂变,沧海桑田,当杭州城区还是一片汪 洋之时,皋亭山已兀立海上。延绵起伏的山脉,是人类停留下来繁衍生息的一块高地。

论高度,东西9公里,南北2.5公里,最高峰海拔361.1米,以坐北朝南的巍峨之势,堪称杭州城的“靠山”。

绵延不绝的山峦,曾默默守护过一个个王朝。

唐末钱镠任杭州刺史,设城堡于皋亭山,山上石城,周围十里;宋高宗在此避难,重整旗鼓迁都杭州,开启南宋国运……历史也给无声的山脉,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绘声绘色的民间传说。

李清照与皋亭山也颇有渊源。号“易安居士”的李清照,逃难时曾寄住在杭州东北郊的一处庵院,此庵就位于皋亭山南的朝阳坡。在这里,她曾目睹金兵火烧抢掠,听到许多关于康王南逃的传说。

决西湖之水,满城皆鱼鳖;断皋亭之山,天下无援兵。不管是南逃的君主,抑或是避难的旅人,隐秘深邃的皋亭山,都曾给了他们乱世中的短暂安宁。

 

【三】

作为一道守城屏障,皋亭山上,自然有过许许多多的悲壮往事。

登高望远,在皋亭山顶,能见杭州城里的烟树人家,钱塘南岸的连绵青山。鸟鸣山涧之中,一个饱读儒家经典的声音,似乎仍在据理力争。

在皋亭山,舌战二十万元军的文天祥光芒四射,力图挽乾坤于既倒,却也很快跌入人生的至暗时刻。

时光回拨——南宋德祐二年(1276年),冷兵器时代。

出身游牧民族的元军,依靠烈马、弓箭,一路强渡长江南下。面对擅长骑射野战的蒙古人,南宋分散的步兵方阵和消极守城防御,让军队变得不堪一击。

城池接连失守,元军直逼南宋都城临安(杭州城)而来。元月十八日,元军统帅伯颜在皋亭驻扎,大军压城,南宋岌岌可危。

彼时,皋亭山南麓已建班荆馆,作为南宋“国宾馆”,原用以接待北方使臣。此刻的皋亭山,成了南宋国门的最后一道防线。

大战一触即发。是迎战,或是谈和,朝堂之上,两股势力暗潮汹涌。

亡国边缘,识时务者为俊杰,官员或疲于逃命,或临阵遁迹,或俯首称臣。连偏安江南一隅的皇室,内心也甘于称臣纳贡,只求早日与元和议。

危难之际,只有文天祥与张世杰出班奏事。当时张世杰驻兵六和塔下,文天祥勤王军在富阳,加上各路军队,城内外有兵力二十多万。

可惜,背水一战的奏议,并没有得到皇室采纳,为避免生灵涂炭,文天祥只能挺身而出。德祐二年(1276年)正月二十日,他以资政殿学士身份赴皋亭山,与元丞相伯颜抗论。

二十岁时,文天祥已中进士,对策集英殿,被皇帝选拔为第一。书生意气,往往对现实抱有幻想。南宋兵败如山倒,文天祥在皋亭山面对野心勃勃的元军,临危不惧,抗辞慷慨。

“宋承帝王正统,非辽金比。”“若欲毁其宗教社,则两淮、两浙、闽粤,尚多未下,穷兵取之,利钝未可知。”这是一场关乎国家命运的论战,文天祥视死如归,严词怒斥,但南宋的颓败,已无法挽救。

 

【四】

历史是残酷的。700多年前,文天祥的据理力争,最终也只换来了“零丁洋里叹零丁”。在他被元军所拘后不久,南宋谢太后与幼帝率群臣献城投降。

都说良禽择木而栖,文天祥显得“不合时宜”,他以孱弱之躯,试图独挡强劲的元军铁骑。哪怕兵临城下、山河破碎,依旧不畏生死,以一句“欠一死报国耳,刀锯鼎镬之逼,又有何惧”震慑敌军。

皋亭抗论之后,宋人只能无力地看着国家一步步走向灭亡,此后的崖山一战,南宋十万军民殉国,最后的抗元力量彻底葬送。在元军船上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文天祥,一心求死。

活着,还有何意义?国已亡,家已破,心中理想再也无法实现。文天祥被押解到了大都,等待他的是长达三年的牢狱生涯。其间,劝降之人不绝。有敬佩他的元将张弘范,有中过状元的宋朝降臣留梦炎,还有被元朝封为瀛国公的宋恭帝赵㬎……但文天祥不为所动,孤独地坚守着自己心中的道义和所信仰的人间正道。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铭记史册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终成了气壮山河的千古绝唱。

至此,南宋作为一段历史,属于它的王朝已经结束,但宋人的气节和风骨,仍在闪烁着不灭的光芒。皋亭山上,历朝历代英勇无畏的战士们,曾在这里操练呐喊,只为守卫自己的家国;如文天祥这样的士大夫,凝聚民族浩然正气,激励一代代中国人奋勇抗战御敌。

虽土地沦亡,然精神不灭,这才是支撑起一个民族的真正脊梁,引领着后人不断战胜艰难险阻,走向文明民主。在国家与民族面临覆亡之际,看似螳臂当车的皋亭抗论,迸发出高于个人生命的璀璨精神光芒,更是史书中不能抹去的一笔绚烂。

 

●在上城

皋亭山景区位于杭州主城区东北部,总面积约5.1平方公里,距市中心约18公里。

2015年,皋亭山景区成功创建国家4A级旅游景区,此后每年投入1000多万元用于景区综合管理,逐渐形成以文化绿道、盘山骑行道、紫金风情街为主的景区游览交通闭环,串联游客中心、千桃园、风情小镇等景点,慢行系统日趋完善。

近年来,景区在特色资源开发、场馆基础设施建设、完善配套设施、提升信息化水平等方面不断推进,天鹤路、清风小径等陆续建成。

2021年,景区完成智慧绿道建设,游客不仅可以和系统进行互动,还可自动获取运动数据,上半年游客已突破30万人次。

汉有丁兰刻木事母,晋有桐扣石鼓传奇,宋有苏轼赋诗、文天祥“皋亭抗论”,元有王蒙隐居,众多历史名家在皋亭山留下故事、著作,构成皋亭山独特文化底蕴。

结合上城区宋韵文化传承和南宋文化品牌塑造三年行动计划,皋亭山积极探索打造宋韵文化。今年秋季,皋亭山景区把宋韵文化元素与景区文化深度融合,计划开建宋“潮”旅游园区,还原宋代瓦肆场景和农耕生活。

瓦肆是随着宋代市民阶层的形成而兴起的一种游乐商业集散场所,聚集了众多百戏杂技艺人文娱活动。重建瓦肆,旨在打造宋韵文化旅游体验目的地。别具特色的蹴鞠场、斗蟋蟀小品、投石壶等,有望成为新晋网红打卡点。

 


(感谢上城区委宣传部提供图片)

【之前,我们写了什么】

杭州宋韵,最是“上乘”!在上城,追摹千年风雅宋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9****2664
139****2664

已阅读。

133****8219
133****8219

已经阅完

135****5008
135****5008

已经阅读

139****3412
139****3412

打卡打卡

123木头人
123木头人

涨知识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