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妈妈” ,亲生母女却疏远如陌路人,父亲意外去世后孩子咋办

在浙里1.4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唐旭锋 通讯员 路余 张小玲

一对亲生母女却疏远如陌路人,见面不相识,这背后的故事令人唏嘘感叹。

日前,浙江慈溪法院办理了这起案件。

“亲生母亲自女儿出生后鲜有照顾,甚至在女儿住院手术期间不闻不问,还一度不支付抚养费,女孩的祖父母向法院申请撤销母亲监护资格。”办案法官告诉小时新闻记者。

留守儿童遭遇父母离婚

丹玲(化名)和阿亮(化名)都是江西人,10年前,他们经人介绍相识,一个多月后登记结婚,一年后,女儿小乐(化名)出生。

婚后不久,丹玲和阿亮二人就离开江西老家到外地打工,女儿出生后托付给阿亮的父母照顾。聚少离多的生活让夫妻二人的感情渐淡,二人常常见面就发生争吵,甚至动手。

2016年8月,又一次争吵过后,丹玲离开了家,从此再未回去。2年后,阿亮向当地法院起诉要求离婚。经过审理,法院判决准予二人离婚,小乐由阿亮抚养,丹玲每月支付抚养费500元。

离婚之后,丹玲来到慈溪打工,从此几乎再未见过小乐,仅是每年向阿亮的银行账户汇入相应的抚养费。

不幸家庭苦难接踵而至

又是2年过去了,小乐渐渐长大入学,但她的身体也逐渐出现问题。爷爷奶奶带着她来到浙江杭州求医。经诊断,小乐患上的是先天性髋关节脱位。

医院很快安排小乐住院进行手术治疗。陌生的环境,未知的前景,虽然有爷爷奶奶和姑姑等人陪在身边照顾,但小乐还是感到害怕,常常哭闹。

姑姑不忍心,联系了丹玲,希望她能在手术期间以母亲的身份给小乐些许关怀。可几次联系,均被丹玲以小乐与自己不亲、自己有事等理由拒绝了。2020年1至2月,小乐接连接受了两次大手术,直至出院,丹玲从未表示过任何的关爱。

手术后,爷爷奶奶带着小乐回老家休养。可不幸再次降临到了这个家庭。几个月后,阿亮在工地发生意外,坠楼身亡。阿亮离世后,丹玲的抚养费也中断了。

同年10月,小乐回到杭州进行内固定装置取出手术。手术需要监护人到场签字,可丹玲又以双方对阿亮的死亡赔偿有分歧,担心探望时会被胁迫等理由拒绝了。

生母不尽责,祖父母申请变更监护权

今年4月,爷爷奶奶向慈溪法院提交变更监护权申请书。二老认为,丹玲作为母亲却对小乐不管不顾,小乐从出生后就由二人照料抚养,目前二老年纪尚可,经济基础也算扎实,小乐又愿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希望法院可以判决撤销丹玲的监护人资格,改由二人担任监护人。

接到案件后,法官组织双方进行了一次诉前调解。当时的丹玲再三承诺会承担起母亲的角色和责任,今后会将小乐接到慈溪照拂。然而,丹玲却食言了。

2个月后,爷爷奶奶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开庭前,出现了文中开头一幕,丹玲和小乐擦身而过却互不相认。庭前法官询问小乐时,小乐更是直言不认识妈妈,不愿意和妈妈一起生活。

小乐说,自己从没有和妈妈共同生活过,妈妈也从未对自己有过关心照顾,相反,爷爷奶奶一直都对自己很好,希望今后还能和爷爷奶奶共同生活。庭审过程中,丹玲也表示,对小乐目前的情况并不清楚,不知道小乐现在读几年级,抚养费从2020年开始也未再支付。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首先是未成年人的父母。本案中,阿亮死后,丹玲是第一顺位的监护人,但她从未履行法定的监护职责,既没有在日常生活上照顾小乐,也没有按时支付抚养费,与小乐之间感情淡漠,甚至在小乐住院手术期间也拒绝到场陪护,这些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被监护人的身心健康。丹玲种种关于不履行监护职责的辩称,均不能成为其不履行监护职责的正当理由,且部分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或者与查明事实不符。爷爷奶奶作为第二顺位的监护人实际承担了小乐的监护责任,现二人明确愿意承担监护职责,且具备监护能力,小乐已年满八周岁,明确表示愿意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不愿意和妈妈共同生活。

综上,根据《民法典》相关规定,法院依照对被监护人有利原则,判决:撤销丹玲的监护资格,指定爷爷奶奶为小乐的监护人。

【法官说法】

撤销父母监护权是国家保护未成人合法权益的一项重要制度。依据《民法典》相关规定,父母作为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若不能称职履行监护职责,甚至对子女有虐待、伤害等严重危害子女身心健康的行为时,有关个人或者组织可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父母的监护人资格。法院可以依申请撤销父母的监护权,并按照最有利于子女成长发展原则,依法指定适合的监护人。同时,监护权被撤销不意味着抚养义务消灭,被撤销监护权的父母仍旧要依法支付子女的抚养费。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悠闲时光
悠闲时光

苦了孩子

心平气和
心平气和

可怜的娃

熊熊嘛
熊熊嘛

监护资格

三羊开泰
三羊开泰

可怜的孩子

138****8178
138****8178

不配做母亲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