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徐嘉余妈妈:决赛游得很好,更担心儿子身体,强忍着没联系他

全体育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渐 温州日报记者 苏巧将/摄

7月27日,东京奥运会男子100米仰泳决赛中,浙江选手徐嘉余游出52秒51的成绩,排名第五遗憾未能获得奖牌。

在徐嘉余的老家温州,他的父母和亲友正聚在一起观看比赛直播,“从他预赛第一枪开始,我们全家人就一起给他加油。”对于儿子决赛的表现,母亲余珍珍有些惋惜:“对手的水平都很高,竞争也很激烈,他今年游的成绩还可以,可惜最后还是差了一点。”

从2016年里约运动会开始,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看徐嘉余比赛,已经成为了传统。这么多年下来,余珍珍和徐嘉余的爸爸徐进荣,只去过一次现场看儿子比赛。“2018年,杭州短池游泳世锦赛,正好在家门口,我和他爸爸就去现场看了,结果他100米仰泳没能拿到金牌。”巧合的是,此前2017年的布达佩斯世锦赛和之后2019年的韩国光州世锦赛,余珍珍和徐进荣没有去现场看,儿子反而都拿了冠军。

“他爸爸觉得去现场会给他压力,那次之后就再也不去现场看他比赛了。”虽然人不在现场,但每次看儿子比赛,夫妻俩还是会很紧张。“心都揪在一起,幸好比赛也就五十多秒就结束了,不然真得怕撑不下来。”

不过,相比成绩,余珍珍更关心徐嘉余的身体,“我看到新闻,他预赛游完在现场就吐了,之后更是坐着轮椅被推走,当时心里特别着急,也为他担心。”怕打扰到儿子备战,余珍珍强忍着没有联系儿子,“主要还是怕打扰到他,这段时间还是希望他能专心备战比赛,有什么话等比赛结束再说也不算迟。”

余珍珍说,这段时间里,她只是在儿子出发前和他聊过几句,“日本的疫情还挺严重的,就叮嘱他口罩戴好,注意保持一米的社交距离,平时手也不要到处乱摸,记得勤洗手。”不过,等到徐嘉余抵达东京,余珍珍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儿子。

熟悉徐嘉余的人都知道,他最初学习游泳是受到了母亲余珍珍的影响。余珍珍年轻时曾经是温州市游泳队的队员,主攻蝶泳,但游泳最终未能成为她的职业,好在这份未尽的梦想在徐嘉余身上得到了延续。“他4岁的时候,我带他去游泳,他游了两次就喜欢上了。之后经常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再带我去游泳啊’。”

在余珍珍的记忆里,徐嘉余刚学游泳时,因为年龄小、发育也比较晚,所以特别依赖她。“胆子特别小,走到哪里都要我陪着。”2008年,13岁的徐嘉余入选浙江省队,师从徐国义开始学习仰泳,他也开始尝试一个人独自生活。

“有时候给他打电话,可能说着说着就哭了。”于是,每到周末,余珍珍就会带着好吃的去看儿子,这样一看就是两年。那时候还没有高铁,每周五晚上,她都会坐19点40分的绿皮火车,第二天早上4点40分到杭州,“经常到的太早了,寝室7点才开门,只能在门口等。”而到了周日,她又坐晚上9点多的火车,大约早上7点才到温州。

VCG111122404208.jpg

等徐嘉余入选国家队以后,余珍珍见到儿子的机会变得更少了,通常一整年最多见个一次面。“上次见他,还是在去年,也就在家待了一两天吧。”虽然,见面次数变少了,但每一次重聚,余珍珍都能发现儿子变得更加成熟了。“他特别懂事和孝顺,每次去外面比赛,回来了都会给我和他爸爸买礼物。他在家的时候,我只要出去逛街或者买东西,他也会主动提出要陪我去,还让我们出去旅游。”

100米仰泳比赛结束后,徐嘉余还将出战男子200米仰泳和男女4×100米混合泳接力的比赛,余珍珍也希望儿子能在接下来的比赛里,能够有更加出色的表现。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5****2361
135****2361

节爱加油

139****1567
139****1567

不错的小伙子

一米阳光
一米阳光

中国健儿是最棒的

135****8983
135****8983

健儿加油

咩咩咩
咩咩咩

清风徐来兴泳池 渐入嘉境展翅飞 心有余力争上游 俯仰之间出蛟龙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