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身边的好党员|这段时间嗓子都哑了,水上“交警”陈志明:鸦雀漾码头是他第二个家

读城记2.7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燕 通讯员 徐靓 范杨

7月4日凌晨1点多,58岁的陈志明坐着海事艇在运河鸦雀漾水域,来来回回了无数趟,嗓子都哑了。

他是杭州交通港航执法队内河执法大队二中队班长,诸暨人,1993年进入杭州港航部门,2018年入党。工作28年,鸦雀漾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也成了他的第二个家。

微信图片_20210706170041.jpg

▲7月6日,陈志明在鸦雀漾码头维护秩序。

这段时间,高高瘦瘦肤色黝黑的陈志明几乎没有休息过。

今天(7月6日),小时新闻记者见到陈志明时,他的眼里略显疲惫。

7月4日凌晨,重达900吨的巨型钢结构,在运河上精准浮托,顶推到既定点位,跨京杭运河特大桥正式合龙。

为了保障这座大桥顺利合龙,在京杭运河杭州宁杭高铁桥上下游200米水域,杭州交通部门实施了封航的临时交通管制。

然而,原定的封航计划却遇到了意料之外的困难。

7月2日6点36分,富春江大坝泄洪流量高达10500立方米/秒,钱塘江流域全面封航,导致鸦雀漾锚地滞留的待闸船舶达到了600多艘,内河辖区锚地泊位全线饱和。

既要保障施工顺利进行,又要保障航道畅通,避免发生大规模堵航,怎么办?

杭州交通港航的执法队员们面临很大的挑战。

“我们已经提前发布了临时封航通告,但还是有船员没注意看,需要我们在现场维护秩序。”陈志明说。

凌晨1点多,他坐上海事艇在封航区域南侧来来回回巡逻。不明情况的船只想要过去,他需要耐心解释,指挥它们靠边停船。

到了后半夜,三堡船闸可以放行船只通行。

总共有28条船,等了许久,大家心都挺急,想快点开。

“不要急,不要抢,按序出行。”这样的话,陈志明已经记不得说了多少遍,“如果船只发生碰擦,就会堵航,影响更大。”

北侧区域,有两艘船舶趁大家不注意想冲卡,最后被及时制止。“上面的钢结构重达900吨,要撞上钢结构掉下来的话,船只就危险了。”陈志明说。

天放晴后,滞留鸦雀漾码头的600多艘船舶陆续开始放行。这又是一个需要维持秩序的过程。

“我们就是水上的‘交警’,一直要在现场指挥的。船只滞留了几天,船老大们心里很急,我们也理解,所以这时候就更该提醒他们仔细行船,不然出点事,更加不值得了。”陈志明说。

同事们对陈志明都很佩服,说他“不仅敬业,还很照顾人”。

护送大件物资时,大家原本是轮着去的,因为人手不够,轮不过来,陈志明就先上了。“护送一批需要4个多小时,陈志明连续护送了三次,中间没停下来休息过。”

再跟大家说一个小秘密,陈志明曾是浙江万马篮球队队长,虽然现在退役了,但他对篮球是真爱,一有空就和年轻人打篮球,他说“多运动运动,才能有更好的体力和精力,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能做得更好吧。”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