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墨尔本到杭州,这间戒坛寺巷尾的澳式咖啡馆,有咖啡迷专程从上海跑来喝一杯

杭州吃货3.2万阅读

一转眼,UNTAMED已经在戒坛寺巷经营了一年多,这家小小的澳洲风格咖啡馆让年代感十足的街区飘出了惬意的咖啡香气。

走进店里,你会发现角角落落里都带着澳洲的痕迹,黑白的装修色调、外露的砖块纹路、超大幅的“十二门徒”壁挂、画着土澳吉祥物袋鼠的麻布挂旗(划个重点这可不仅仅是个装饰品)、摆满一面墙的澳洲单品咖啡豆……最重要的还是那种闲适随意的氛围,真的有些恍惚自己走进了墨尔本的街头小馆。微信图片_20210609144125.jpg

菜单上有1/3都留给了澳洲咖啡,我最爱一杯magic,有几分像浓郁版本的dity,一口闷下去,电量瞬间充满,是别处难寻的精神食粮。夏天了,澳洲阿芙佳朵可以给自己安排一个。

喝的开心归开心,只是千万记得要留一杯的量给手冲,店里数十种单品豆子几乎都是来自土澳,包括但不仅限于世界冠军品牌ONA,,墨尔本的SEVENSEEDSPROUND MARY,凯恩斯的TATTOOED SAILOR,以及UNTAMED门店出品的所有单品豆,“咖啡成瘾患者”来到这里就像老鼠掉进了米缸。

微信图片_20210609144122.jpg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澳洲本土有机咖啡豆种植农场SKYBURY的小产量精品豆,只不过因为本身产量少,加上最近国际形势严峻,每次到货都会被识货的老饕一抢而光,如果去的时候有库存,一定不要错过。

像国内绝大多数咖啡师一样,nik也是半路出道。因为厌倦了日渐内卷的电商工作,nik决定换个环境,飞去南半球体验完全不一样的工作。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他落地墨尔本,误打误撞学习成为了一名咖啡师,先后在当地颇为有名的standing room和 in a rush 完整工作了一年。一开始,nik也只是把做咖啡当成一份比较有兴趣的工作,直到他喝到了世界冠军沙夏塞斯提的豆子,“我第一次认知到咖啡其实是一种水果的概念,它可以如此多变,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我坚定了咖啡这个事情,我可以一直做下去。”于是,在结束了墨尔本的工作后,nik飞去澳洲唯一有咖啡种植园的城市凯恩斯 ,在Tattooed sailor coffee roasters 边工作,边深入了解学习整个咖啡产业。

微信图片_20210609144118.jpg

回国后,他希望可以把澳洲的咖啡文化和生活方式传递给更多的人,也先后打理过几个咖啡品牌。直到去年,他决定开一间自己的咖啡馆,把这间咖啡馆打磨成自己理想中的样子。

2020年5月5日,UNTAMED在戒坛寺巷开门纳客,最开始的一个月,慕名前来打卡的人蜂拥而至,凳子不够了站着喝也不在意,一度逼近小店的接待上限。现在生意趋于稳定,来的基本上都是回头客。有个小姐姐每天开车20分钟,带着儿子来店里喝咖啡,不仅如此,老公和妈妈也都被安利成了UNTAMED的忠实粉丝,她说untamed见证了自家儿子从躺在婴儿车里到现在熟练地去吧台“造反”。还有几个上海的客人,隔两三周会来杭州出差,每次来基本上都会到店里喝一杯。

微信图片_20210609144114.jpg

翻翻社交网络,很多来过的人都对店名里略显生僻的单词“UNTAMED”做出了自己的诠释,但是他们大概想不到,老板nik最初选择这个名字竟然是因为谐音,“untamed谷歌里的翻译是‘桀骜’,我觉得这个‘骜’和‘澳’发音比较像。”虽然他说的一本正经,但总觉得这个解释是nik的冷幽默……

玩梗归玩梗,untamed也包含了nik对咖啡厅的期许,他说澳洲咖啡其实是传统意式咖啡风格和北欧咖啡风格融合的产物,一大突出特质是在风味上追求强烈的平衡感,但是平衡不意味着平庸,还要有几分桀骜不训,碰撞出自己的独特之处。在城西开出二店之后,nik打算把脚步放慢,先把现有门店深耕做好,再去考虑更多的计划。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9****5566
159****5566

喝一杯。

跑步前进
跑步前进

已阅本文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