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作文丨临平一中811班莫茗:你好,旧时光

新教育

你好,旧时光

——爷爷的八音盒

临平一中 811班 莫茗

夏日的午后,阳光化作千百只白蝶,穿过静寂的窗户,充满了整个书房。柔和的风裹挟着淡淡的香,轻轻拨动着那略带着岁月痕迹的八音盒齿轮,作出“叮叮咚、叮叮咚……”的悦耳歌声。这漫天飘动的音符缓缓地将我的思绪又带回了那个暖洋洋的幼年午后。

记得那天,如碧波般的蓝天下有一只小鸟领着光卷着微风与花香从我的头顶略过,我雀跃地跑进屋里,和往常一样来爷爷的秘密基地“捣乱”。个子小小的我用双手紧扒着爷爷泛黄却因长年使用而光滑质感的工作台,扑楞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爷爷的手,那宽大黝黑的手上有着细密的裂纹,在光的照射下,渲出一层薄薄金黄。然而就是这样一双略有些粗糙的普通劳作的手,此时正细细地慢慢地修复着一个八音盒。

这个八音盒是我顽皮时无意中发现的,觉着有意思便捧着要求爷爷让他帮我修的。当时爷爷看着我,饱经风霜的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一边用他那宽厚的手掌摸着我的额头,一边细细地翻看盒子,豪爽地说:“哈哈,小家伙,这可是老古董了呢,是你爸爸的玩具,不过还好里面的配件还算好,爷爷应该能修好的!”

和所有容易被新鲜事物吸引的小毛孩一样,我早已将这个破旧的八音盒抛之脑后,直到看见爷爷挺着背在温和的阳光下细心摆弄时才又想起这个被我翻箱倒柜而来的“战利品”。爷爷的脸微侧着,能看清深浅不一的皱纹,如田地般朴实的脸上,眉头紧锁着,明亮的老花镜中倒映出八音盒的轮廓,精壮小麦色的手臂上溢出的颗颗汗珠映射出他专注的目光。螺丝的拧动声和齿轮的运作声,在那静谧的旧时光里显得异样的清脆动听。

小小的我扒拉着高高的工作台,抬起头懵懂地望向爷爷,他略显干裂的嘴微勾着,露出别样的温馨来。爷爷左手扶着八音盒的架子,右手拿着镊子,轻轻地将齿轮卡进去,然后用一根极细小的木棍子抵住齿轮,轻拨,反复调弄着。汗水顺着爷爷专注的脸上划落下来,浸湿了他的衣襟,老花的眼睛用力地眯着,身子离桌子时而近时而远,仿佛要把手里的八音盒看穿了。

正当我专注爷爷略显滑稽的表情时,突然,“叮叮……”屋内响起了一阵音符。我以为修好了,兴奋的伸出手想去拿,却被爷爷突如其来的粗糙的手掌拍了一下,不知所措的我赶紧收回了肉肉的小手,抬起头看向他。爷爷板着脸,说:“不能拿,还没有好,有个位置还没对,螺丝也还有点松。”幼小的我并不知道那严肃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以为爷爷生气了,于是便用稚嫩的眼睛以仇恨委屈的目光看着他,理直气壮地反问道:“为什么呀,不是有声音了吗?这样随便装起来就好了呀,我要玩了!”爷爷听完,脸上却又多了几分严肃,干涩的嘴裂出几道破痕,黝黑如大地的脸上显出几分的威严,他用缓慢而有力的声音说道,“你还小,不懂,很多事哪能将就了事,需得一件件做明白了才算好。”那时的我委屈地撅起嘴却不再说什么……

就这样,爷爷一直忙碌到太阳从西方坠落,天空由鹅黄转为浅绛,火烧云在天上翻滚时,才将修复好的八音盒递给我。他和蔼地摸了摸我的头,说道:“你呀,要学得还很多,做人就得像修八音盒一样才成。”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音乐声戛然而止,将我带出了那温馨的旧时光,也惭惭地收回了我的思绪。望着窗外那如同烧着了半面天空的云彩,我又轻拨了一下音乐盒,提笔,在流淌的音乐声中写下珍重的一字一句……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