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口寻根1】红色鲁村:一中堂里来了红军

帮帮团23.2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莺/文 俞跃/摄

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三月,已是初春,40岁的詹理永远断送了仕途的春天。因不被权臣严嵩一党所喜,詹理被免职,还乡,回到与京城隔着重重山峦的浙江遂安鲁村。

此时的他,不知是否想起了先祖詹安、詹仪之——詹安在遂安建瀛山书院,而詹仪之更是在辞官后,几度邀请朱熹前来讲学,遂安后世的诸多进士身上都有瀛山书院的影子。

詹理选了同样的路。办学塾,教书,育人,鲁村勤学之风日盛。

后人为詹理修建了一座行祠“一中堂”,村民俗称为“九房厅”。这座距今400多年的家厅,正门高挂石匾“澄清万里”四字,仿佛诉说着詹理海晏河清的政治理想。

詹理去世340多年后的1934年中秋前夜,一支同样怀抱着“澄清万里”理想的铁血军团路过鲁村,夜宿一中堂。

鲁村这个浙西山村,从此留下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红色履痕,留下了军团长寻淮洲、参谋长粟裕的名字。

至今,村民们还津津乐道于红军在鲁村过中秋的故事,指着一中堂的前厅告诉外乡人:当年红军指挥部就在这里,还在院子里放了一个收电报的天线,用来和根据地联系。


鲁村位于杭州淳安县汾口镇,古时属遂安,是遂安最大的村,有千灶村之称。历史可追溯到宋元年间,村内历史文化积淀厚重,曾有“一塔三坊五第八十厅堂”。

一中堂的主体建筑高12米,气派的牌楼有三层,由砖雕、石雕、木雕组成,如今还能看到栩栩如生的狮子、麒麟等雕像,保留着带祥云和蝙蝠的木制斗拱。原来牌楼南侧有“柏台坊”,北侧有“薇省坊”相连,现在仅“柏台坊”还留有部分。

在多以“睦”“敬”“爱”“德”褒义词命名的家厅里,一中堂的名字有点另类。

一中,典出何处?

“一中,是说我们的老祖宗,一次考试就中了进士!”村里的老先生,说起一中堂的由来格外骄傲,老祖宗詹理不仅会读书,还是个刚直不阿的人。

他考中进士后,从中书舍人做到御史,按视甘肃兼督学使者,在甘肃任职时曾留下一首《西宁道中》,收尾有这样两句“自愧菲樗空倚剑,升平何以答明王”,担心自己这个不怎么样的“臭椿”,在太平之世如何做出功业。

詹理最有名的故事,是说有一次返里祭祖,路过杭州,正遇乡试,当年的主考官受贿,闹得满城风雨,朝廷为平息风波,改派在家祭祖的詹理为正主考。詹理重新批阅所有卷子,挑选出那些被“埋没”的卷子,点了严州府考生傅吉黎为解元。而原先那个受贿的正主考,被詹理参了一本,革职回乡。詹理从此有了“铁面御史”的名声。

以前,詹理后裔在此祭祖时,不仅会挂祖宗像、晒圣旨,还会展示尚方宝剑和詹理的砚台。

鲁村的得名,也和詹理有关。鲁村最早定居的为卢氏,由此称为卢村,詹理改卢村为鲁村,因“鲁”字“上鱼下日”,含鱼米之乡日益繁荣之意。

曾经,鲁村的繁华,也是有名气的,不仅村内都铺着青石板的路,而且一直铺到村外,连接茅坪、云林、巧塘,往北经鲍村畈村走大连岭通往安徽的路也都是青石板铺成。

鲁村是从遂安北上大连岭、去往安徽的必经之地,适合打尖休整,平时通商、传递财富,战时更成为一条重要的战略要道。

1934年9月22日晚(农历八月十四日),这条要道迎来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即红七军团。

1934年7月,为减轻国民党军队对中央苏区的压力,红七军团临危受命,从瑞金出发,转战闽西、闽北、浙西、皖南、赣东北,深入敌军后方腹地,调动牵制敌人,策应中央红军主力。这次出征,后来被称作两万五千里长征前夕的第一声号角。

面对十倍精锐之敌,孤军作战,何其艰难,北上抗日先遣队用奉献和牺牲书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

红七军团走到鲁村时是9月22日晚,正好是中秋前夜,大部分鲁村人都在詹氏宗祠看“三脚戏”,庆祝中秋佳节。

此前,先头部队化身和尚、磨剪刀的、买头花的,入村收集情报,在富户的大门上留下了记号。

红军入村后,根据先前收集的情报,在村民的帮助下抓住了村里的地主土豪,23日天刚亮,红军打开地主土豪的粮仓货仓,把布匹和粮食发给贫苦百姓。

鲁村至今还流传着很多关于红军的故事:

红军把“花边”(银元)背在背上,遇到百姓就给他们一些,说:“天气冷了,拿着做衣服吧。”

余禾云等几位村里的妇女帮着红军做衣服,不仅拿到了工钱,还和红军一起吃了饭。

卢文生的家里住满了红军,堂前的柱子上挂着4支手枪,他妈妈帮红军洗衣服还拿到了一串铜钱。

红军向百姓借锅、借菜盆,都是洗干净再还回来,用了柴火也是按市场价付钱,红军离开鲁村时,还把借宿的房子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不仅一些听了谣言“逃红军”的人,主动回来了;红军离开时,不少村民主动加入了红军,还有村民主动为红军挑担……

一中堂,成了红七军团司令部的临时驻扎地,厅中拴了十余匹战马,前厅架了天线。

根据史料显示,23日红七军团曾把敌军追击情况和准备向皖南进军一并电告朱德。第二天,红七军团收到一封来自中革军委的电报:“……兹命令如下:A、红七军团应即转回至遂安西的地域,并消灭敌左纵队一团至二团的兵力。B、在遂安地域广泛地发展游击战争,并根据我们最后的训令逐步向浙皖边境开展游击战争……”落款是“朱”。

中革军委要求红七军团攻打遂安县城,但国民党5个团的兵力分路追击红七军团不到6000人的队伍。

23日下午,飞机轰炸了鲁村和周边地区,鲁村东头有20多间房屋被炸毁,还有炸弹的尾翼架在两幢民房之间的滴水弄上,侥幸没有爆炸。

这场空袭,炸死一名学生、一名红军、一名百姓、一名土豪,多人受伤。

为跳出包围圈,24日凌晨,红七军团决定继续往北走,翻过大连岭,进入安徽。

撤退途中,经过汾口镇与浪川乡交界的送驾岭上,红七军团与追击的两支国民党部队陆军四十九师和补充第一旅展开战斗,在煤油箱里放鞭炮模拟枪声,两边开火、巧妙引导,引起两股国民党军自相残杀,最后红七军团得以顺利撤退。这场漂亮的阻击战,被称为“送驾岭阻击战”。

虽只停留了两天,红七军团就匆匆离去,但从此在鲁村留下了红色传说。

望着一中堂里残破的石阶,对着悬挂“澄清万里”石匾的牌楼,翻开抗日先遣队的众多资料,会惊奇地发现,这里曾经住过大将粟裕,还住过一位英年牺牲、红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军团长寻淮洲。

13岁时,寻淮洲曾写下这样的文字:“我在这个学期内……对于办事方面,更应该随时练习,养成很好的才干,预备将来于国家做些大事业……”

胸怀天下的少年,仅22岁就牺牲了。1934年12月中旬,寻淮洲临终时要求把自己的衣服留给活着的战友,遗言只有两句话:北上抗日,北上抗日!消灭敌人,消灭敌人!

这是英雄的呐喊,亦是中国人抵御外辱的共同心声。

多年之后,犹能听出其中的铮铮铁骨、铿锵之声。

寻淮洲在鲁村过的中秋,是他人生的最后一个中秋节。那个月圆的晚上,他是否也曾在一中堂里对着“澄清万里”的匾额追问过,这是谁的家厅,何时又能驱逐日寇“澄清”天下。

古人詹理,当年的红军战士,以及许许多多的后来者,他们曾经梦想的那个世界,如今已变成现实。

不妨选一个春日午后,推开一忠堂的门,看一看“澄清万里”,品一品他们的初心。

——钱江晚报与淳安县汾口镇联合出品◆——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芬长一辈子
芬长一辈子

虽然充满了苍桑,但是依旧显示的昔日的端庄与繁华

最新评论
133****9350
133****9350

已经关注

159****3966
159****3966

纪念革命先烈

130****1838
130****1838

👍👍👍

135****5263
135****5263

革命的故事

yy
yy

红色鲁村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