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被俘的美国大兵

170俱乐部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被俘的美国大兵      

文/俞增福                  

  战争是残酷的,有胜败,更有伤亡。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谁都不愿意为寇,更何况是战俘。

  1953年5月中旬,当时我在二十三军医疗一所任护士。因为战事需要,我们医疗一所到七十三师收容所配合工作。每一次战斗结束,我们就立刻忙碌起来。

  伤员很快从前线运送下来,有的需要转运到后方医院,有的要在我们收容所治疗护理……这次我们收治的伤员有七十多人,其中有五名战俘伤员。领导让我负责战俘病房,接到这个任务,我心里老大不高兴:我是抗美援朝来的,我是要来救治医护我们光荣的志愿军伤病员的!医护战俘,还真是……但是,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心里虽然不乐意,可还是得面对工作任务,努力干好。

  我负责护理五名战俘伤员。虽然语言不通,但我们有丰富的肢体语言,交流基本不成问题。加上求生的本能,让这些外籍伤员都能配合服从我们的治疗护理。可唯有一个美囯伤员,从一进入病房就与众不同:不和我们说话、抗拒治疗护理、不吃药、不打针,还不吃饭,一直躲着我,让我伤透了脑筋。

  有一天,附近的朝鲜老乡听说我们收治了一个美国伤员,他们就约了一些人拿着棍棒和生产工具进入病房,要教训这个美国兵。眼看着气势汹汹的朝鲜老乡就要一棍子打过去,危急时刻,我和几个护士冲上去护住美国兵,左劝右阻才让朝鲜老乡离开。这次经历后,美国伤员的态度开始慢慢转变,愿意打针吃药了,但是还不肯吃饭。

  有一天我又捧着饭盒到他病床边,劝他吃点。他看了看饭菜,指指我,又比划了一下吃饭的样子,意思让我先吃一下再给他吃。原來他是怕我们给他吃的东西里下毒。我端起饭盒,当着他的面吃了两大口饭菜。他看我咽下去了,这才将信将疑拿过饭盒吃起来。我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禁不住笑出声来。他先是一愣,看我友好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几天后,美国兵消除了对我们的敌意,大概被我们的所做所为感动了,还主动和我说起话来。他告诉我,他叫恩吉尔,是美国加州人,并将随身带着的一张照片给我看。照片上有他的父母亲,还有结婚不久的妻子,再一个就是穿便装的高高大大的他。当他指点照片上的人时,神情有点伤感,他想念自己的亲人,想念自己的家乡。因为他并不愿来朝鲜参战,现在负伤当了俘虏,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回到自己的祖国。

  时间过得很快,恩吉尔的伤势逐渐好转,对志愿军也从最初的恐惧、敌对到逐渐信任、友好。半个多月后,伤愈的恩吉尔要转到战俘营去。临行时,他对我们志愿军医护人员依依不舍,并拿出随身携带的所剩无几的巧克力分给我们,在门口转身时和我们拥抱、挥手告别……

  转眼六十八年过去了,我和美国战俘的过往仍历历在目,那是超越国界、超越战争、超越时间的记忆,平和而温暖。我想,在他的回忆里,一定也是相同的色彩……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