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老柿树的述说

170俱乐部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老柿树的述说

文/汪道明

   汪家村只是小小的一个村庄,但它却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其“五脏六腑”与全国所有的农村一样,可窥汪家村之一“斑”、而见全国农村之“豹”。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用汪家村这棵老柿树的角度,谈谈中国农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之变化。

                                                                                          ——题记

  汪家村是我的出生地,是我成长的地方。在我的记忆里,汪家村柿子树有很多棵,分别生长在村庄的不同地方,有比我大的,也有比我小的;有火柿子,也有方顶柿子。但到文化大革命后期,其他的柿子树砍的砍掉,死的死掉,都没有了,唯有我一直在汪姓家大房子边生存至今。

  据说我是这家的爷爷手里种的,已有近100多年的历史。随着树龄的增长,大自然风刀霜剑、虫害蛀咬的侵蚀,如今我的形象大不相同。不但矮了,小了,皱了,而且一抱多大的纵向树干只剩下了三分之二,另外三分之一已空空如也,经常有枯枝干杈会掉下来。我伴随着这个村几代人的生活,见证了新旧两个社会、不同历史时期的变化,特别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家乡的沧桑巨变。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汪家村是一个以汪姓为主的小村庄。据说汪氏家族祖籍安徽,到汪家村定居后,逐渐形成有族长、副族长的汪氏家族,有田、有地、有房屋、有祠堂,以种田地为生,也有少许毛竹山、淡竹山、茶叶地经营。还有家族成员在县政府任职。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在离汪家村10里地的石濑村有一个据点,有一次日本鬼子到汪家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汪氏家族中有人被日本鬼子追逐抢杀,暴死荒野;汪氏家族的房子大部分被烧,副族长刚造好的新房子也夷为平地。这次扫荡中,汪家村唯有我树下的房屋,日本鬼子没能烧着,幸免火灾,保留了下来。

  这房屋是这家的爷爷传下来的,砖木结构五间四厢二层楼房,古老的徽式建筑,有很高的封火墙,人字墙上有高高的马头型建筑,台柱、栋梁很粗大,挑檐的牛腿有雕刻、花格门窗很高。当时村上的人传说我是风水树,会带来好运,能于佑其家,果真它房焚烧,此家没烧毁可能真在保佑。大房子留下来,当时接纳了许多因房子被日本鬼子烧毁后没处住的本村乡亲。在这房子里住过很多的人,有全家来住的,也有单身汉。从这里走出去有的当了工人,有的去参军,有的搬迁到他乡异地。健在的人回到汪家村都要到这老房子及宅基地看看,也欣赏一下我的容颜,评说我的经历,有时有人还为我插烛供香,视我为神灵。

  1949年5月3日余杭解放,家乡的人民欢天喜地庆祝翻身当家作主人。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逐步走上农业互助组,合作化、高级社、人民公社,集体生产时期到今天的改革开放,我见证了解放后70年来,这个村人们衣、食、住、行上的变化。

  从解放初到改革开放前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以温暖为主,不讲究服装的款式和衣服的布料质量,衣能遮体和保暖就行,很少更换。那时的衣服常常是大人穿了小孩穿,弟弟妹妹轮着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补丁加补丁的衣物比比皆是。那时的穿着,季节的差别不大,很多人的衣服热天、冷天都在穿,夏天一件,到天气变凉、变冷就加一件,再加一件。到了寒冷的冬天,天寒地冻,衣服不够御寒,就躲在家里手捧火铳晒太阳,烧起火堆烤火不出门。那时候人们平常基本不添置衣服,只在过年的时候做新衣服,记得人们(特别是小孩子)到过年的时候,能穿上一件新衣服去亲戚家做客是一件很光彩,很高兴的事情。

  现在就大不一样,人们穿讲漂亮,衣物讲款式,讲质量,一年四季分明,更换频繁。买衣服讲时髦,赶时尚。现在已看不到打补丁的衣服,即使打补丁,也是把新衣服故意弄破,是一种时尚,而且每个人每一时期都有多套衣服、多种款式衣服放在箱柜里,随时准备替换。人们穿着的衣服得体合身,整洁亮丽。人来人往的地方,五彩缤纷,姹紫嫣红,总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老家解放后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组织下开展了土改运动,人们从地主那里分得了田地,粮食开始是各家各户自种自收,交完公粮后自吃。后来随着农业集体化,从互助组、低级社、高级社到人民公社,粮食逐步实行统购统销政策,农民口粮由集体定量供给。只能解决吃饱的问题。不少家庭每到年底都要透支粮食,向集体借粮食。在那个副食品都要凭票供应的年代,农民吃菜大都是家畜、家禽自己养,蔬菜自己种。平日里很少到街上买肉吃。只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到街上买家里没有的荤菜和素菜,以欢度节日,迎接客人。那时很少有大吃大喝、铺张浪费的现象。据说过春节餐桌上的红烧肉和鱼是只能看不能吃的,要等请完最后一拨客人才能吃。

  现在吃讲营养,天天是那时候过节过年,吃的荤素菜随时到街上买,一日三餐,顿顿有荤菜,很少吃隔夜菜。来了客人立即买新鲜菜,条件好一点的就叫外卖或上馆子请客。客厅的茶几上摆满饮料水果、坚果糕点等零食,随便食用。

  解放初期农村大部分是泥墙草房,后逐渐由草房翻盖成砂灰墙,毛竹椽子、桁料的土瓦房,楼房很少。那时的房子没水泥地坪,没天花板,防风隔音很差,老鼠、蟑螂很多。刮风的日子,晚上睡觉可以听到呼呼的风声。

  随着改革开放,农民逐渐富起来,农民的房子基本上20年左右就翻新一次,越造越好。现在造的全是形式各异的农家别墅,家电、煤气、供水、通讯设施配套齐全,天井小院绿树成荫,鲜花芳香。有的还有小桥流水,亭台楼榭。

  解放初期进城、走亲访友都是走路,晴天头戴草帽,脚穿草鞋,雨天蓑衣笠帽、箬壳草鞋。后来在农村逐渐有了手表、缝纫机、自行车三大件,自行车是农村主要的出行交通工具,几乎每家都有自行车。改革开放后,国家交通设施建设飞速发展,国道、省道、县道、乡道纵横交错,村村通公路,每个村内道路都进行了整理拓宽、硬化绿化。农民的收入增加,经济条件逐年改善,电瓶车、摩托车替代了自行车。到现在汪家村已有很多的人家买起了轿车,有的人家除小孩外人手一辆,作为上班、办事、走亲访友的代步工具。每当节假日每户人家的门口都停有轿车。

  七十年来,我见证的除了衣、食、住、行,其它变化还有很多,如医疗卫生、养老保险、教育旅游都得到极大的改善,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跨越了世纪,经历了大自然的创伤,我老了,但还坚强地活着。虽没有了高大的形象,茂盛的姿态,失去了美丽的容颜,但吐故残枝败叶,更加铁骨铮铮。每逢春天来临,照样老当益壮,发芽吐叶,开花结果。我见证了历史的沧桑巨变,必将还会看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的飞跃发展,看到祖国伟大复兴梦的实现。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