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血病儿子一起等待一个希望,一个杭州父亲的自白:深夜 ,我为何在上海当代驾

读城记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伟芬 通讯员 叶泰瑜 唐益芳

4月18日,小时新闻记者走进了杭州马市街的一家小旅馆。

这家夹杂在浙大一院和浙大二院之间车水马龙里的小店里,每一天都上演着一个真实的人世间。(详情请戳这里:小时小店|深夜哭泣让人心碎,医院旁边小旅馆:人间世的悲喜,如此真实

不光在这里,每一个不得不或短或长时间住进医院的家庭,面对疾病,都能感受到现实的残酷。

他们中有的选择住进马市街那样的小旅馆,有的索性在家之外的城市租下一间陋室,等待着一个未知的希望。

临安板桥如龙村的俞吉一家,过去的大半年里,就在上海浦东郊区的十平方里,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煎熬。

2020年7月份,俞吉7岁的儿子糯糯(化名)脖子和腋窝下长了一些疙瘩。虽然小朋友自己说不痛不痒,不放心的俞吉和妻子还是带着儿子前往医院检查。

8月中旬,糯糯在浙江大学医院附属儿童医院(滨江医院)做了颈部淋巴结穿刺手术,一个礼拜之后被确诊为T细胞母细胞性淋巴瘤(白血病)。

经历了最初的恐慌和接下来的兵荒马乱,听医生说这类白血病能有百分之七十的治愈率之后,俞吉一家开始了在上海的漫漫求医路。

今天(4月19日)的上海,在好几天阴阴沉沉之后,天气好了起来,俞吉放心了不少。

“前几天早晚天凉,温差大,担心儿子感冒,他的免疫力比一般的小朋友要弱,平时我们都很注意的。”俞吉说好久没有把小朋友带出门了,就怕接触到感冒患者,“前几次化疗的时候,遇上感染,每天的医药费要多花6、7百块。”

接下来的4月26日,已经8岁的小糯糯要接受第二阶段也是第十一个疗程的化疗。

每次化疗,对于糯糯来说都是一次煎熬,小小年纪就要忍受脊椎骨上做腰穿、骨穿的痛楚,好在糯糯很懂事也很坚强,“只是痛在孩子身上更是痛在我们父母的心里啊。”

去年到上海儿童区学中心接受治疗之后,糯糯再也没有回过临安的家,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住院一阵。所以那时候开始,俞吉和妻子在浦东的郊区租了个十平方的房子。选择郊区也是出于无奈,“离医院近的地方太贵了,远一点的地方也要三千块一个月。”

为了陪伴和照顾糯糯,俞吉和妻子辞掉了工作,大半年下来,家里已经花掉了近20万的医药费,而糯糯的整个治疗周期,需要两年半。

微信图片_20210419171855.jpg

“医生说剩下的一年半时间,化疗的间隔可能会长一些,我们打算等到今年下半年,要是情况好一些的话,平时就回临安住,这样开销会小一些。”

为了增加收入,俞吉晚上去当滴滴代驾。

代驾往往是晚上比白天忙碌,很多个夜晚,俞吉在等单子的间隙,在上海的街头静下来时会不由自主地想:“为什么我家孩子会得这个病?”

让他和家庭能够坚持下去的,糯糯懂事得让人心疼。

糯糯很乖,老师们把小学二年级的课本寄到了上海,他身体状况好一点,就让爸爸妈妈指导他学习,“说实话,我们文化程度也不是很高,只能让他练练字、做一下数学的口算题。”

微信图片_20210419171758.jpg

有时候天气好,爸爸妈妈会带着他出门走走,“他有时候说会想学校和同学,一个人太孤单了。”

俞吉一家的情况,村里也是知道的。

驻村工作人员和村两委商议之后,在年初的时候筹备过一次爱心捐款活动。三万块元尽管不是很多,也帮俞吉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眼燃眉之急。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8****0060
138****0060

家庭不易

188****4320
188****4320

可怜天下父母心。

jaslin
jaslin

希望糯糯早日康复!

生活的磨难

米老鼠1960
米老鼠1960

祝早日康复。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