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节课学会一支舞,朋友圈就是舞台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汪佳佳

“今天跳吗?”也许你已经察觉到了,报班学女团舞已然成为80后、90后女生的新潮流。

午休时间,下班以后,一公里的距离,拐进闹市里的小弄堂,推进写字楼里的玻璃门,里面就是尽情挥洒的一小时。

当《青春有你2》里的女孩们在舞台上肆意挥洒舞姿时,当《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的姐姐们努力成团出道时,城市女性也可以在舞房里,圆自己一个女团舞的梦想。

一个月学一支舞,几十秒的视频发出去,瞬间获赞无数,朋友圈就是她们的舞台。

以前学芭蕾、肚皮舞、古典舞、街舞很流行,如今,女团舞正成为都市女性的新潮流。从女团男团到浪姐成团,综艺节目对都市文娱生活也产生着重大的影响——女明星想成为女团的一员,普通的都市女性也一样。

在这次的小调查中,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借着这股女团舞的东风,杭州的舞房老板还将互联网思维融入经营,全方位地推动着行业发展。

花8分钟预约一堂舞课

一个月学满一支舞

在两个闺蜜的游说下,我终于趁午休时间,打开一个小程序,花了几分钟浏览,最终报名了一堂体验课,整个流程花了不到八分钟。

俩闺蜜是去年报名这家舞房的女团舞课的。从那以后,下班后想约她们吃饭看电影时,经常受挫:“不行,今天要去上女团舞课。”

渐渐的,在朋友圈里,能刷到她们发的短视频。我好奇地点开,本以为可以截几个好笑的表情包,可是她们虽然毫无舞蹈基础,但舞姿毫无破绽,再加上统一服装、精致的面饰,还有制造气氛的白烟。说实话,我觉得她们跳得并不比选秀节目中的女艺人逊色。

我也有点动心。去学舞的决定做得很快,因为打开小程序,这间位于凤起路附近的舞房离我的单位只有1.3公里的距离,公共自行车七八分钟可到,单位门口也有直达的公交,才两站路。再一看整体评价,小姐姐们的打份都还不错。

半个月前的一天,我去上了一节体验课。推开凤起路同方财富大厦7楼的一扇玻璃门,在挂着大大“喜舞”LOGO的前台一问,体验课果然只需9.9元,如果上完后当场报班,体验课就免费。

一小时的课程下来,我出了一身大汗,虽然我是初学,基本没有舞蹈基础,但也像模像样地学了几个动作。

但是,学女团舞的要义,却绝不仅仅是动作。节奏踩点,表情管理,以及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精气神,都直接影响着整支舞蹈的呈现。

回到家,我点开了追看的男团选秀节目,本来习惯于拉进度,只看公演舞台的我,这次耐心地把他们在舞房的练习过程看完了,感叹一声:“只有自己练过,才知道跳男团女团舞有多不容易。”

一周前,我第二次去舞房,这次跟两个闺蜜一起去。傍晚6点,3个舞房里分别进行着古典舞、形体芭蕾、女团舞训练,只有女团舞这间房人最多,除老师外有7人。前台小姐姐说,女团舞的教室最多能容纳15人同时训练,但上限也是15个,再多就不给约了。

20分钟的热身之后,老师开始教动作,拆解为上身动作和下身动作。“一二三四,五嗒六嗒,七嗒八嗒……”接下来的40分钟里,我们学了六个八拍,练起来是真不容易,除了动作要卡在点上,还要有力度,更重要的是,全身要有那股扭的劲儿。

学完这六个八拍,前台的小姐姐举大疆云台进来了,云台上是一只开着录像功能的手机。小姐姐分别给我们两组学员拍了这节课的学习动作,说接下来会发给我们,供我们参考。我看着自己整体不太熟练,但有几个拍子跳得还蛮像那回事的片段,有点期待每周一节课的进度下,一个月后学完整支舞的验收成果了。

健身、学舞、圆梦

镜子里的她们变得更自信

这家拥有七家门店的喜舞创始人苏翊是一个热爱跳舞的80后。平时忙得不可交,我们的约聊时间也是改了又改,终于定在上周一个工作日的晚8点后。

苏翊很健谈,思路清晰。喜舞是2018年创办的,刚开始经营时,需要反复强调“零基础也可以学”,但苏翊笑笑说,“现在完全不需要了。”

“首先,我们最大的客户群体是90后、95后的女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很多人小时候就上学舞蹈班,有基础。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不少高年龄段的女生,也通过很多选秀综艺,了解到女团舞并非高高在上。”一开始跳舞时“顺拐”的张雨绮都能练得像模像样,很多人再想想自己,应该也学得会。

每堂课结束,喜舞都会将成果视频发到群里。很多学员会剪辑后发在抖音、微博、朋友圈里,这些社交平台就是他们的舞台。“我不用去宣传,学员们自己就会宣传。”

对于当下的女团舞热,苏翊早有预料。除了锻炼之外,在舞房练女团舞,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圆一个梦想。

比如,有一位62岁的女士就已经在喜舞跳了几年了,女团舞、古典舞都常跳。她小时候跳舞就跳得很好,还曾被专业院团选中,但是父母不支持她走舞蹈这条路,所以留了缺憾,如今退休了去舞房里追怀昔日的梦想。“还有很多80后的学员,她们小的时候没条件上舞蹈培训班,现在也想弥补一下当年的遗憾。”

“现在的舞房都很人性化,比如我上课的舞房,它同样内容的一堂课一周会有两次,原因很简单,假如我的工作安排和上课冲突了,那我还有一次补上课的机会。”

95年的绎亦,也圆了自己的一个小梦想。“一年的舞蹈课学下来,我的身体协调性好了很多,居然跟着《青春有你第二季》,学会了主题曲《YES!OK!》,太开心了。”

喜舞最早的元老级舞蹈老师林冉是一个96年出生的女孩,到今年已经当了5年的舞蹈老师。

“舞蹈是很好的有氧运动,可以健身减肥,也可以优化学员的形体和体态,女孩子都喜欢。” 林冉说,还有些女孩子是为了追星来学舞蹈的——因为看到自己喜欢的明星跳了一支舞,所以自己也想学。

“和眼下这批学舞的女孩子相比,我们那时候学舞蹈的目的性更强,因为大多数人是想以后从事与舞蹈相关的行业。但是现在学舞的女孩子,就是纯粹享受学会这支舞带给她们的快乐。”林冉说。

而让林冉特别有成就感的,不是学员把哪支舞跳得特别好,而是很多人在跳舞的过程中,变得更自信了。“我发现,大多数学员刚来的时候,一开始课后的视频拍摄,她们是拒绝的,有的不愿意拍,有的干脆躲在后面。但几节课下来,她们都开始抢C位了,或者直接站在第一排。这就是变化,是她们对于镜子中的那个自己的肯定,是一种自我认同。”

四年开了七家店

互联网思维融入舞蹈行业

苏翊并不是专业学舞蹈的。她是温州人,大学是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读的通信工程。

在开设喜舞之前,苏翊曾在华为、阿里工作了近十年,是一名资深运营。所以,与大多数舞房老板不同的是,苏翊将自己多年来积攒的互联网思维,全部运用到舞房的经营上。

2018年,苏翊从阿里辞职,盘下了一家因为经营不善而转手的舞房。

“舞蹈这行里,人们传统的宣传思维,就是去发传单,做广告,但当时我就把目光投到了‘大众点评’、‘口碑’这些移动端平台上,开始做口碑,把品牌认可度做上去。”

口碑做上去了,舞房也有了知名度。每到年底,舞房总会迎来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不少单位的年会都会找他们帮忙排节目。“比如前阵子我们接了一个公司的年会节目,从排练到道具、服装等,都给他们安排好。”据苏翊透露,帮忙排这样一支舞蹈,根据舞蹈具体的难度、时长等,费用在几千元不等,基本不会超过一万元。

虽然舞房的学员以女孩子居多,但也不乏男生的身影。“我们每家店都有男学员,他们一般都是从事设计师、互联网行业之类的工作,行业比较前沿一点,思维也超前一点。” 苏翊说。

目前,喜舞已经在杭州开设了7家门店。当然,杭州的各家舞房也是悄悄地满地开花。打开大众点评,以杭州市体育馆为中心,方圆一公里内就有10家舞房。

苏翊并不觉得竞争激烈,与健身房相比,城市舞房的空间还有很大,她也有更多的想法继续开发。比如喜舞还开设了两家智能舞房,名叫“零舞”。“零基础的零。” 苏翊说。在这些智能舞房,学员刷脸即可近入内上课,门口没有前台,没有工作人员,没有休息区。“这样省下来的租金和人力成本,我们可以全部投入到师资上面,去聘请更多更优秀的舞蹈老师。”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9****6706
139****6706

美美滴有活力。

厉害了啊

悠闲时光
悠闲时光

0基础敢去吗

奇葩a天才
奇葩a天才

👍👍

草木芬芳
草木芬芳

朋友圈就是课堂👍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