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孤魂碑 ——瞻仰淳安县厦山村“红军坟”记

170俱乐部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孤魂碑

  ——瞻仰淳安县厦山村“红军坟”记

文/徐宏

  这是一座埋有七十七具遗骸的红军坟。

  这是一块两米多高的墓碑。

  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坟茔的面积不到十平方米;碑上用隶书镌刻的三个大字竟然是:孤魂碑!

  为啥是“孤魂”?与我同行的好些人也都有着这样凝重的疑问。同样疑问的是,碑的落款“民国二十七年”,也就是1938年。这时的红军已改称八路军,或新四军。这座坟为何不叫个“红军坟”?我们在碑(坟)前庄重默哀,开始聆听讲解员—— 一位小姑娘的讲解。

  她用低沉、缓慢、委婉的口吻,讲述了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故事: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八十高龄的老人来到当地民政部门,告诉民政的同志:二十多年前,他受一位老人的嘱托,为一座叫“红军坟”的墓冢守陵。那位老人守了一辈子,临终相托于他。他践诺如约,守陵至今。如今年迈多病的他也走到了人生的终点,眼看着无人可以继续相托,情急之下,就来找“组织”。根据眼前这位老人的讲述,大家才知道县域内有这么一座红军坟;有这么一段封存已久鲜为人知,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往事。

  1934年9月,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从淳安出发——这段军史、党史也是近些年才曝之于众。先遣队的领导是大名鼎鼎的方志敏,队伍中还有后来的开国大将粟裕和浙江省省委书记刘英。北上受阻,先遣队踅返到厦山村,在附近的一座山上开了个著名的会议“茶山会议”。会议决定:部队回撤到闽赣地区找大部队去。回撤的途中,方志敏被捕牺牲。这段历史,为党史和军史详细记载。没有被记载的是,先遣队回撤时,在当地与国民党军发生了一场遭遇战。战斗十分惨烈,打了一天一夜。固守阵地的红军几乎全部牺牲。尸体遍布整个山峦。然而国民党却下令:不许收尸,收尸者以“通共(匪)”论处!其用意就是让当地的村民知道:当红军没有好下场,曝尸荒野,死无葬身之地。

  战斗后的第二天,像是故事片中的一幕场景发生了:一位浑身血渍、遍体鳞伤的红军小战士苏醒了(时至今日,谁都不知晓他的名字和籍贯)。他的第一感觉是口渴,艰难地爬到一条小溪边掬饮了几口水后,勉强站立起来。看到到处都是横陈的战友尸体,他才重拾了记忆。之后,他几乎是爬行着来到山下附近的一个村子。村子里一位大胆且机智的村民收留了他。为他疗伤,对外则称是远道而来的一位远房亲戚。小红军在村民精心呵护下,恢复了健康。在国民党的通缉严查下,他少有出门,更无法上山。一直到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国共合作。国民党的通缉和严查终止,封山令也解除了。已是青壮年的小红军才带着村子里的几个年轻人上了山。山上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当年漫山遍野的血肉之躯,如今已变成累累白骨。触景生情,当年那场血与火交织的激战、悲与愤迸发的搏杀,那份情与谊相结的壮怀、生与死共勉的激昂,一时间全都浮现在了小红军的眼前。他泪流满面地高喊道:“战友们,我来了。”他小心翼翼地敛拾着一块块战友的白骨,像是在完成一件最虔诚、最神圣的祈祷;他走遍山峦的角角落落,尽收每一位战友的遗存,宛如在向这些并肩战斗的战友作最彻悟、最庄严的交谈。

  中国古代有“剔骨葬友”的做法。《墨子·节葬下》有此记载。1300多年前,李白就如此操作过:年轻的大诗人初出巴山蜀水,与之同行的好友吴指南不幸病逝。数年后,李白含泪将吴指南的遗骨剔净下葬。这是一种大义之举。也称“剔骨葬”。

  小红军肯定不稔熟这种古代传统的义举,但他却实实在在,悲天悯人地干了这件大义之事。敛拾了战友的遗骨共七十七具,集中安葬于山脚下一处隐匿且向阳之地。毕竟是国民党的天下,也毕竟白色恐怖挥之不去。七十七个英魂只能蜷缩于不到十平方米的地下,七十七位英烈有了一个共同,却是委屈的墓志:孤魂碑。小姑娘讲解至此,我与同行者想法一致:现在应该改称“忠魂碑”吧。但为了保持历史的原貌,也为了真实再现那段悲怆的往事,此碑就没做更改。从这以后,小红军每年清明、冬至都前来为战友祭扫。这个墓也名副其实地成为“孤”冢:只有小红军一人知道。其实,发挥一下最为单纯的想象,就能够浮现出这样一帧帧画面:七十七个原本鲜活的生命,像我们正常人一样,都是为人之子,有的还是为人之夫、为人之父。谁的家人不在他参加革命当红军、跟着部队出发后,倚门相盼、凭栏以待,盼瞎了眼、等白了头?可是,他们永远永远永远无法回家了。他们给世界存续的只是深埋在这孤魂碑下的白骨,连个姓名都没留下。

  倚门相盼、凭栏以待的还有小红军。等盼了多年之后,终于盼到了解放。新中国成立后,他多次多方打探自己的老部队,他想归队,与他“结伴”深埋于斯的战友们要听到“集结号”。然而,多年打探无果。小红军变成了老红军,老红军成了真正的守陵人,守陵人用红军战士的坚韧与执着,守候着这些默默无闻沉睡于地下的战友。

  以后几十年,当地的村民们见惯了这一幕感人的场景:一位老人佝偻着身躯,打着赤脚,淌过湍急冰凉的河水,到对面深山里去扫墓。那一片山林中荒草丛生,枝藤蔓延。那一座坟却中无杂草,堆垒如初;那一块碑挺然耸立,光洁如新。上世纪七十年代,小红军(老红军)走不动了,上不了山了。临终前,他作为外乡人,对唯一一位本村的好友说出了这座坟和这块碑的故事,并十分郑重的托嘱:“代我祭扫,替我守陵。那些都是我最亲密的战友,是共和国的烈士!总有一天……”

  总有这一天,小红军走了;总有这一天,相托的好友也老了;总有这一天,党组织、人民政府找到了这座坟、看到了这块碑……

  也总有这一天,作为后人,我们来了。

  我在红军坟前,在孤魂碑下,真诚地、由衷地再次向先烈们,包括那位小红军和后继的守陵人,深深地三鞠躬!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象山港里一条鱼
象山港里一条鱼

刘英不是浙江省第一任省委书记。

最新评论
鸽小来
鸽小来

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邓卫东
邓卫东

向革命烈士致敬!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