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生活|香莴笋

全文艺

□安殷

香莴笋是我老家的叫法,其实就是莴苣。

我儿时第一次吃到香莴笋,是在一个夏天。母亲从厨房端出一盘菜,颜色碧绿,香气扑鼻,母亲说放了点香油。我品尝后,除了爽脆,还有食物本身的清香味。我问母亲这是啥菜,母亲说是香莴笋,宁波话接近香乌笋。这是道凉拌菜,吃了后我顿生凉意,仿佛盛夏里坐在一片茂密的竹林里,有清风拂来。

以后慢慢吃得多了,凉拌莴苣前,可以用盐腌制一下,也可以浅渍。喜热食的,可以切片素炒,我后来还吃过莴苣和山药、黑木耳一起炒,黑白绿,色彩很有层次。切丝后可以炒鸡蛋,滑嫩,也为鸡蛋增了香。莴苣本身无味,如果做配菜,炒虾仁、炒肉丝,炒其他荤菜,无不可。

莴苣干,我是在丽水旅游时吃到的,在一家农家乐饭店里,和五花肉一起炒制。相比新鲜的莴苣,莴苣干少了脆感,多了韧性,又吸收了肉的滋味,味道变得很丰富,我一下就喜欢上了。餐后看到店门口有莴苣干在卖,我马上买了一些带回家,这在宁波市是难得一见的。

海南人喜欢用莴苣叶炒河粉,我曾在海南待了两年,没少吃。莴苣叶也很脆,有点清苦,但比苦瓜好多了,海南热,吃点苦味可以除除暑气。也可以拿莴苣叶做海鲜炒饭中的点缀。记得莴苣叶还可以做汤,放几个文蛤和一点榨菜,这就是海南人号称的“海南第一汤”。水开后,放入莴苣叶和鸡蛋液,绿的叶、黄的蛋,汤呈淡绿色,简简单单,清清爽爽。这样想来,以前扔掉的莴苣叶,真是可惜了。

南宋林洪在《山家清供》里,把莴苣称为“脆琅玕”,琅玕是玉石,很形象也很雅致。这表明,南宋时莴苣就已是常用菜了。据说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不得志时,曾跑到卓奄和尚的地里偷莴苣,和尚见他气度不凡,觉得此人非同小可,就送了他很多莴苣。临别时叮嘱说:苟富贵,勿相忘。赵匡胤允诺,即帝位后,访得和尚还活着,就帮和尚修了“普安道院”。这段轶事,记在宋代笔记《清波杂志》中。

杜甫有首五言古诗,挺长,名为《种莴苣》。里面有“苣兮蔬之常,随事艺其子”的诗句,他记录种植莴苣的艰难,叙述了自己的近况。关键词在诗的序言中:“伤时君子,或晚得微禄,轗轲不进,因作此诗。” 轗轲就是坎坷,诗圣是以莴苣的艰难成长来感慨自己年老却无所作为的悲哀。杜甫人生中的不幸:国家动乱、怀才不遇、生活困顿,皆在其中。

汪曾祺说莴苣可以像冬瓜、苋菜等一样,腌制成“臭味”品,我没尝过,心中极想一试。但如今好的臭卤难以得到,无奈放弃。

莴苣性偏寒,热量低,促消化,助睡眠,属于减肥食品。如今人已中年,我的血脂和体重都偏高,是应该多吃点莴苣了。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笑CC
笑CC

我还看见人家剥了皮,直接拿手上啃,解渴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