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清泰门外的昨日今天

全体育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清泰门外的昨日今天

文/张国强(杭州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


清泰门,是杭州古代(吴越)的东门,门外水网交错螺蛳多,杭谚有“螺蛳沿过草桥门(今望江门)”之说。到了宋时,清泰门有螺蛳门之称。城门外出去2里路的样子,就到了钱塘江边了,一条石板筑起的大堤,将汹涌彭拜的钱塘江大潮阻挡,这条大堤现在已经叫“秋涛路”了。

相传清泰门外沿江直至江水入海处,是古代熬卤制盐之处,沿江多盐田,看潮圣地“盐官”、“海盐”、“老盐仓”,这些地名便积淀着历史),也就有了老杭州人所说的民谚:“螺蛳门外盐担儿”。

清泰门,历史渊源,在杭城的近代历史上,还有着厚重的一笔。


1907年8月23日,浙江省历史上第一条铁路江墅铁路全线通车。并开始客货运营,清泰站随通车而启用。“清泰站”是杭州站的前身,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建设的火车站,它见证了杭州城进入铁路时代的历史变迁。

当时的清泰站就设在清泰门外东北侧300余米处(现在的杭州自来水厂位置)。城里人要到清泰门站上下车,尤其在早、晚,乘客还要等城门开放时才能进出,甚感不便。经铁路公司向当时清政府请求,故在1910年车站移入城内,而铁路线破了清泰门北城墙和附近的望江门南城墙,拆城门及城墙数十丈,是为杭城拆城之始。因为是城内建站,所以人们称之为城站。

“城里的人要出去,城外的人要进来”,那时光的清泰门铁路平交道口,每当列车要通过,道口管理员就早早地将栏杆放了下来。于是,栏杆两侧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与自行车、人力车,扳道工挥着旗子、吹着哨子指挥着一切,很是“权威”。

出铁道口往东,一座被人们称作为“吊桥”,与道路齐平的桥横跨于城河(也叫贴沙河,老底子的护城河)之上。这里,似乎成了“城里、城外”的分界线。一条道路(清泰门外直街)往东延伸,到了乌龙庙一带有了“一堡”之称,杭(杭州)海(上海)路在此开始。所以,当你听到“我要到杭州去”,那必然是住在离城市稍远的农村人说的话;而当你听到这样一句 “我到城里去一趟”的话,毋庸置疑,肯定是住城外,也被称作“樯篱笆外头”的人。

清泰门外池塘一个连一个,各有叫法,如“高家塘”、“莫邪塘”、 “九龙塘”、“长塘”、“芦小塘”、“白虎塘”、“牛污塘”等木姥姥,大一点的则称湖了,有“弯湖”、“赛西湖”等的。池塘里养鱼放鸭儿,大人淘米汏菜汏饭碗、淴衣裳荡马桶都在里面。小伢儿最喜欢水了,游泳淴浴、扣鱼、摸虾儿螺丝河蚌都在里面。当然,也总听到有小伢儿被“涡杀”(淹死)的噩耗,让大人们哭得死去活来,让孩子们感到毛骨悚然。不过事过之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毕竟,是赖以生存的生活环境。


清泰门外的莫邪塘区域,过去的范围不大。这一带原本是四季青乡近江村的地盘,也属于杭州的菜篮子基地。莫邪塘位于老底子我们叫“城门头”的附近,在原清泰门菜场马路对面;塘的南侧就是建造于1956年前后的“铁路单人宿舍”,居住在附近的我表哥根宝说,1957年刮台风时,住“草舍”的大家都躲到了这个砖瓦结构的“洋房”里。

莫邪塘是较早被填掉的池塘。后来,铁路部门陆陆续续征地,逐步建起了大量的铁路家属宿舍,还配套建立了铁路中学、铁路清泰门卫生所,铁路五校(现在的位置已经移过了),铁路工人单身宿舍、铁路生活供应段。

在我记事的时候,目睹了莫邪塘铁路新村的一部分建设过程。建的都是清水墙(墙砖直接暴露,不作粉刷)三层楼。最早的要数莫邪塘铁路单人宿舍南、西侧的那几幢三层楼房了,里面都是红漆地板,“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洋房”等等的说法,也是在那个时候从我的奶奶口中听到的。而紧挨着我家西侧的那几幢楼房,则是在七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建造的,公用厕所、公用盥洗间。

区内一条道路后来取名“秋涛路”,文革中改名“凯旋路”,现在叫“秋涛路一弄”,原来的钱塘江大堤改造成为交通道路后用上了“秋涛路”的名字。

当初的“莫邪塘新村”分设第一、第二居民区。后来,在我家前方左右两侧,围绕 “高家塘”,铁路部门又征地建设了没有卫生间的兵营式的平房小区,取名“铁路自建新村”。几排平房之间设了公共自来水龙头,1分钱一担水挑回去用;平房间建有公共厕所供各家各户方便;大跃进年代,还建有公共大食堂,到吃饭时光,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各种口音(铁路工人来自各地)的集聚在一起,煞是热闹,我等小孩儿也就乐此不疲地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引得大人们一次次地在吆喝“不要乱跑!”。


我家的户口簿不是落在就近的“自建新村居民区”,而是落在“莫二居民区”,兴许是“自建新村”建得晚的缘故,因为,我们是“土著居民”。

我爷爷17岁从乡下到杭州做长工,定居于清泰门外四季青乡近江村,草舍为屋,屋前一弯曲小路(现命名“甘王支路”),是郊区农民进城卖菜,又将城里的垃圾、人粪外运作肥料的必经之路。小路一侧也是池塘,名叫“高家塘”;草屋后门便是“弯湖”,都建有河埠头。旧时因东有“甘王庙”,故门牌称“甘王庙西九号”。爷爷在此生根开化结果,养育了四男三女七个子女。

我的父母原都是这块土地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父亲从1949年9月起,曾先后有过甘王乡兴隆村农会主任、杭州市人民代表、红星农业生产合作社生产队长等“头衔”。1957年,铁路方面征用土地,被招当了铁路建筑段的工人,母亲进了丝绸厂。后来,三叔、小叔也先后进了铁路工务段,铁路“二七文化宫”。

1952年,我出生于此。1958年入附近的“清泰门小学”读书。学校是设在“甘王庙”内的(故坊间习惯叫“甘王庙小学” )。此时的庙,菩萨已被清理集中堆放于角落,庙内高高的大戏台是学校开大会的“主席台”,校长站在台沿口,居高临下讲话,而我等小学生则必须仰身,毕竟落差太大了。小学校后面即大小两个“白虎塘”,中间一条石板桥通往北面,这个位置后来建了新风塑料厂,再后来建成了住宅小区名唤”新风新村”。

我至1964年小学毕业后考入城里葵巷口的杭州七中(老底子叫”安定中学”)。也就自此开始,我读书每日要“进城、出城”过铁路道口,走“吊桥”。到了1970年5月,在政府的感召下,我支边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就极为难得地“走吊桥”、“穿道口”了。直到1973年“工农兵上大学”,我离开了北大荒到长春读中专,又被幸运地分配回浙江工作后,才又增加了“进、出城”的机会。


到了改革开放后的年代,城里城外交往繁忙,铁路道口不但拥堵,且不少人为了抢时间,不顾道闸已经放下,不顾高速迎来的列车,推着自行车冒险“钻栏杆”。多少次险象环生,时有列车紧急制动,也时有伤亡事故发生。

1985年,跨越铁路全长1212米,桥宽24米的天桥“清泰立交桥”建成,彻底改变了杭城东大门拥堵的状况。这桥在当时被称为华东最大的立交桥,也是杭州第一座立交桥,成为杭州市民观光之地。

站在桥上,俯瞰铁轨纵横交错伸向远方;看敞篷货车车厢物资千奇百态;欣赏国内第一趟双层列车(1987年4月1日起,杭州至无锡开行的81/82次列车——著名的“西子号”列车,也就是国内第一趟双层空调列车,一直运营到2007年4月18日,全国铁路第六次大面积提速调图,这趟往返20年的明星列车才正式停运。)穿梭而过,颇感新奇。

立交桥西侧桥墩下,也一度成了外地“农民工”进城打工的“集散地”。凡有用工之需的单位,都会到这里来物色自己需要的工种。

建设工地多了,民工也就多了。当时的民工宿舍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夏天无空调,闷在里面睡不着。所以,更有夏天的晚上,桥面两侧人行道上,干脆成了外地民工纳凉、睡觉的地方,也有几个大胆的女民工,挤于之间,铺个草席四仰八叉地“就寝”。

清泰门外的建设,也与时俱进了。


改革开放后,各地物资交流开始兴旺,货运物流业蓬勃发展,城内到处可见各种货车穿梭。到后来,货运车只允许走“环城东路”;再到后来,干脆不让“进城”。于是,四季青乡常青村建起了停车场。不久,城市开始外扩,停车场“寿终正寝”,此地转开农贸市场,却是旺不起来。1989年10月,有祝浩泉赴改革开放前沿地温州引入28个商家,办起了有45个服装摊位的“四季青服装市场”,清泰门外逐开始繁华,成为了杭州市的一个新的“经济增长”亮点。

1997年6月,由于客流的持续增长,始建于1906年11月14日(清光绪三十二年),在1941年第二次重建(站房外观采用日本奈良时代的建筑风格,仅设有南北两个候车室)后的杭州火车站进行了历史上的第三次重建,1999年12月28日,新火车站正式投入使用。2004年4月17日,标志着中国铁路第五次提速后首列火车(Z9/10次)在京杭之间正式运行。2007年1月28日,杭州站始发的N522次列车从杭州站开出驶往上海南站,该列车是和谐号电力动车组在中国的首次运营,标志着中国铁路进入了全新的高速列车时代。2014年11月下旬,杭州站进行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综合性更新改造,包括周边道路、建筑立面、广告牌、广场的一、二层等改造项目,工程于2015年春节前完成。截至2016年2月,新杭州站总建筑面积11万余平方米,采取高架候车形式,车站功能空间划分为高架候车层、高站台层、广场层三个层面。往返于车站与服装市场的外地“拿货”人,显著增加。

与此同时,服装市场营销网络遍布全国各地,渗透东南亚、欧洲、美洲市场。市场汇聚了1100余家服装生产企业,900多个品牌/商标的服装,种类已经涵盖了服装成衣的各个类型,且产品细分十分完善。“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顺应时代,一步一个脚印,将这一带做成了中国13亿人口平均每人有一件衣服来自“四季青”的,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服装一级批发与流通市场之一。以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为龙头的杭海路在这一段,被市政府命名为"四季青服装特色街",后来干脆被限制为“步行街”,“中国服装第一街”的美名也由此得来。

周边的各种建筑物平地而起。2000年,原位于“吊桥”东,清泰门外直街南侧的“杭州皮革厂”地块开发建设了“清泰南苑”小区;再往东,在临近钱江三桥引桥处南侧的由大小“白虎塘”被填后建设起来的杭州新丰塑料厂被迁走,地块上建设了“清江花园”小区。

周边的市场一个接一个:华东家具市场、浙江食品市场、各具特色;近江水产品批发市场曾经名扬杭州城;成立于2004年,杭州礼品城是华东地区首家专业礼品市场;创建于1999年的杭州近江五金锁具市场与时俱进,成为杭州久负盛名的专业锁具市场。

而近江村那星罗密布的鱼塘,那一片又一片的菜地也都被征用,建起了一个个新村。我家自1964年草屋翻造成为砖瓦房后,也在1982年被征用拆建,融入了周边新建的楼群之中,“莫邪塘东村”应运而生。

多多少少的“城里人”,因为拆迁而搬到了“城外”;近江村的“农民”,不但住上了楼房,还办起了企业集团,农民年岁大了的,也拿着“退休金”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

为适应城市发展需要,2011年起,清泰立交桥进行了“拼宽”;”“清泰门外直街”,也变了名称叫“清江路”。

现如今,“钱江新城”临江建设,那大堤(秋涛路)以外,在后来“围垦造田”中筑起的二堤三堤---,逐又成了 “钱江路”、“富春路”、“之江路”;由钱塘江大堤改造而成的秋涛路,早已不堪重负,人民政府又在其上面架设了高架桥“秋石高架桥”贯穿南北、连接跨江各个通道。


“钱塘自古繁华”。随着杭州由“西湖时代”向“钱塘江时代”的迈进,清泰门外,作为老城区外扩的重要走廊,正以积极向上的姿态,把握机遇,以开拓创新的精神接受挑战,继续乘势而上。

近年,贴沙河以东地区,又开始了成片的拆迁了。不久的将来,杭州火车站东大门将横跨贴沙河,直接面向钱江新城,面向滨江新区。

清泰门外,承载有许多历史文化,发展前景一片光明,也必将为杭州城新的腾飞再作奉献!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