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小印章、几颗葡萄籽……“2018血渭一号墓”还有哪些发现?

阅中国

“2020年度十大考古”评选结果将在明日(13日)揭晓。下面一起到青海省都兰县热水乡的“2018血渭一号墓”去一探究竟。

位于青海省都兰县热水乡的“2018血渭一号墓”,被认为是青藏高原上发现的布局最完整、结构最清晰、形制最复杂的高等级墓葬之一。从2018年开始抢救性发掘,墓主人究竟是谁,一直是个谜。直到2020年11月,发掘尾声时,专家在棺板下的填土里,意外发现这枚印章,离破解谜团才近了一步。然而,埋藏1200多年,印章表面锈蚀,在材质不明的情况下,考古专家不敢进一步清理。印章被送至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进行断层扫描后,谜底才最终揭晓。

这枚方形银质印章,边长只有1.8厘米,印面由骆驼和古藏文组成,藏文大意为“外甥阿柴王之印”,结合敦煌文献相关记载,专家认为,墓主人可能是莫贺吐浑可汗,他的母亲是吐蕃的墀邦公主,处于吐蕃治下,因此印章上带有“外甥”字样。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韩建华: 阿柴,是吐蕃对吐谷浑的一个称呼,那么阿柴王,就可以明确墓主人是吐谷浑王。吐谷浑王和吐蕃有甥舅关系这种政治联姻。

据介绍,吐谷浑国,为西迁的慕容鲜卑建立的政权。“2018血渭一号墓”仅仅是热水墓群300多座古墓中的一座,该墓葬群是青海境内面积最大、保存封土最多的一处南北朝至隋唐时期的墓葬群,但究竟属于我国哪个古代民族,长期悬而未决,指甲盖那么大的“外甥阿柴王之印”,则为解决这一难题找到了突破口,被认为是青藏高原上划时代的重要发现。

揭示“丝绸之路”中一条重要干线“青海道”

在“2018血渭一号墓”中,还发现了大量的丝织物,有中亚风格的,也有中原风格的。而这些残损的碎布料,却记录着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期,“丝绸之路”一个重要的线路,青海道的隐秘历史。

随着“2018血渭一号墓”考古发掘的推进,考古专家在主墓室祭台上的漆盘内,发现了几颗葡萄籽,虽然经历1200多年埋藏,依然没有碳化,基本保持着葡萄籽的原样,让考古专家惊叹不已。汉武帝时期,葡萄从西域经河西走廊最终进入我国。而另一件与葡萄相关的文物,刚一发现,同样引起现场考古专家的惊叹。

原本并不起眼的泥巴,被考古专家带进文物修复室清理后,它所蕴含的历史分量才凸显出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刘大玮: 一对葡萄纹,然后上面这个是缠枝藤蔓,图案这个花回大小,大概能有将近40厘米长,可以看到这样葡萄纹的一个装饰。它整个的图案的内容都是典型的中亚地区风格。

除此之外,“2018血渭一号墓”还发掘出土了600多块其它纹饰的丝织物残片。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刘大玮: 小芝麻纹的这种,就是菱形的芝麻纹,这四经绞罗的纹样在宋代是比较流行的,是中原地区的风格。这个是典型的陵阳公样。

专家认为,丝织物的工艺和花纹不同,表明来源多样化,显示出“2018血渭一号墓”所在地都兰县,在南北朝至隋唐时期,是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然而,都兰县并不在河西走廊上,“2018血渭一号墓”的考古发掘,则进一步证实,原来在这一带,还存在着丝绸之路的另一个重要干线,被学者称为青海道。

曾被盗掘 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同步展开

“2018血渭一号墓”中的2018,表示2018年开始发掘。而正是在2018年,发生了震惊全国的“3·15热水墓群被盗事件”,涉案文物达到了646件,被盗墓葬的抢救性发掘也同期启动,才有了“2018血渭一号墓”。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韩建华: 这个草原叫血渭草原,考古学的定名,就是以最小的地名作为遗址的定名,所以就叫“2018血渭一号墓”。

“2018血渭一号墓”位于青海省都兰县热水乡的热水墓群,热水墓群1982年发现,1996年被评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199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7年底,青海省文物管理局向公安机关提供了都兰县被盗掘出土的文物将被倒卖的线索,青海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于2018年3月15日案件告破并缴获涉案文物646件,经鉴定,一级文物14组16件,二级文物49组77件,三级文物132件。其中包含镶嵌绿松石的金牌饰、雕刻精美花纹的马鞍金饰、造型别致的金胡瓶和长曲玛瑙杯等,这些都是见证了唐代东西方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珍贵文物。案件侦破过程中,“2018血渭一号墓”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也同步展开。


稿件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5****8502
135****8502

一探究竟

135****8502
135****8502

抢救性考古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