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寻找父亲

170俱乐部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微信图片_20210409132705.png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寻找父亲

文/周燕枫

  一场大战,一名解放军战士牺牲了,一位父亲永远离去,一段寻父之旅启程,一个故事开始了。

  这段历程并不曲折,这个故事富有传奇。

  一个人的牺牲,在一场上百万人参与的大战中,实属平常。然而,一个人的亡故,对一个家庭则是天塌地陷般的毁损。这个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叫周琨,十一军(由中原野战军三纵改编)三二师九四团代理副连长。牺牲时,29岁。这是明白无误,却也是只言片语的信息。关键的问题是,这场被命名为淮海战役的大战,牺牲人数众多。周副连长是怎么牺牲的、牺牲于何时、最终埋骨于何方?这些信息却不得而知,也无从考据。能够知晓的是,他家中有一老母,有两个弟弟,还有一房妻室,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儿。他牺牲后不久,老母亲思念儿子过度,去世了。妻子称去寻亲后杳无音讯。才三岁的女儿跟着三叔,先是颠沛流离,后在北京落了户。

  那个三岁失去父亲的小女孩就是我。我不负父亲的遗志,在父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红色江山茁壮且愉快地成长。先后考入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和鼎鼎大名的“哈军工”。作为军人,我在祖国的大西北放歌;转业后,我在富庶的江南水乡抒情;退休了,我仍活跃在讲坛上和舞台中,继续着艺术的生涯,并用自己的光与热,传递正能量。作为烈士的后代,我深感自身的责任与道义。我曾为民革优秀党员、任期过三届人大代表,现为杭州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艺术团副团长。

  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的是幼年丧父的隐痛;久久铭记的是要找寻到父亲的遗骨,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亦慰藉自己心灵中的誓愿。在儿时,听到同伴们叫得最亲昵的是“爸妈”;在军营,看到战友们最激动的是读到父母的来信;在社会上,触及到同事朋友最温馨的场景是母子相聚、父女共处。这份天伦之乐,这种浓于水的血亲,会让我的内心的隐痛放大,放大到无法承受。

  在部队,在单位,以及退休后的前期,我借着出差或巡演的机会,只要是路经父亲牺牲的那片广袤的土地,就会刻意去寻访,见人就打听。一次次、一趟趟,几乎寻访遍可能留有父亲足迹的地方。每每都是抱有憧憬而去,怀揣失落而归。父亲留存于世的,仅一张着便服的照片,一份牺牲通知书,以及一纸烈士证。在那场纵横捭阖于四个省份,巨涛波及有几十个县域、烽火燎原达数百个村庄的战役的战场中,寻访一个牺牲的副连长,无疑于大海捞针。更何况那是一次殊死的搏斗:一个整连的士兵,不知是固守阵地,还是冲锋陷阵,最后全部“壮烈”,包括他们的代理副连长。这番撕杀的场景,是我那位同样是革命军人的三叔口述于我的。这也成了我多年来清醒时的悲怆和睡眠时的梦魇。现实中,一切宛如影片《集结号》中那个叫谷子地的连长发出的感慨:“没有听到集结号,为什么不吹集结号?我牺牲的弟兄们全埋在这,我怎么就找不着?”找不着,类似于虚无飘渺。多次多处寻找无果后,虚无似乎变成了虚幻。这种虚幻会让人丧失信心,游离誓愿。然而我没有!恰恰相反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的更迭,父亲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更为清晰,更为真实。因为我自己已然也成了父辈(母亲),甚至祖辈。当面对儿女,尤其是孙辈时;当儿孙们需要我、我离不开儿孙时,父亲就不仅仅是一个称谓,而是一份化不开的浓情,一种无法替换的抚慰,一条代际承接而不能割舍的纽带。我要寻找到父亲的誓愿变得迫切,迫不及待;变得坚定,坚如磐石。

  到了退休后的后期,岁数大了,行走不便,我无可奈何地舍弃了实地的寻访,更多地是以信件咨询求助。按照父亲的部队军种、番号、编制,向当地驻军、向民政部门、向有关的地方政府、向相关的红色纪念馆寄出一份先烈后代的真切心愿,送达一个女儿对父亲的至诚祈盼。信倒是没有石沉大海,答复的文字却使我从头到脚的冰凉。一次次热切的期待,最终成了一遭遭切肤的钝挫。父亲之灵当真去了天堂,远芳晴翠之处无从寻觅?

  正是在我冷静面对“残酷”现实时,纯粹是一次机缘巧合:我的一位学生,古道热肠地利用在苏皖地区的亲属关系四方打探,先后请宿迁组织部和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多方查找,终于向我提供一条较为确切的信息:安徽有一叫“周琨”的烈士极有可能就是我的父亲。如拨云见日、曙光乍现。我按循这一信息,热血澎湃,并充满信心地再一次踏上了寻亲之旅。

  我带着儿子乘车直奔安徽省宿县双堆集镇。这里是淮海战役时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与国民党黄维兵团交战的主战场(该战为解放战争中解放军牺牲人数最多的一役),是一方烈士用鲜血染红过的土地,至今农民刨地仍时常可见白骨与弹片。那是一场惨状让刘伯承元帅不愿回忆的鏖战。我们母子连夜赶到时,这块土地上的乡民以当年被陈毅元帅誉为“用小车推出了淮海战役胜利”的纯厚和质朴,接待了我俩。这其中包括出租车司机、旅店老板、饭馆掌柜。在这片热情与友善的乡土乡风中,我似乎感觉到日思夜盼的父亲理应埋在此。不,应该是还生龙活虎,而且是长长久久地生存于斯。纯朴的乡民为我指引到了双堆集烈士陵园(也即淮海战役纪念分馆),没有高耸的纪念碑,却有着挺拔的松柏。殷红的鲜血,已化作遍野的苍翠。我在陵园的档案室查找资料,确凿无误地证实那个叫“周琨”的烈士就是在我三岁时离家舍业,赴黄埔军校求学,加入了党组织,先是在上海从事地下活动,后穿上戎装与日寇、与国民党殊死奋战,最终血洒疆场而未能马革裹尸还的父亲。父亲竟悄然无声地安卧在此,让女儿寻得好苦!在儿子搀扶下,我来到埋有父亲忠骨、用鲜红大字镌刻着父亲姓名的墓碑前时,再也克制不住,双膝跪地,痛哭失声……

  这注定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祭奠,是一个女儿对父亲至真至爱的追悼,是一份延续了七十五年的思念!

  女儿对父亲的爱,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微信图片_20210409132943.png

微信图片_20210409132947.pn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小萍
小萍

向为新中国成立牺牲的烈士致敬

最新评论
白洁
白洁

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白洁
白洁

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139****6706
139****6706

又读又一次热泪盈眶!

139****6706
139****6706

致敬先驱者,我们不会忘记!

邓卫东
邓卫东

向革命前辈敬礼!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