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好人老高

全体育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好人老高

文/王慧

一位姓高的邻居突然去世,这让我们夫妻俩和我那位年迈的母亲很是伤感。

高姓邻居,男。走的时候,我是在他的告别会上得知:52岁。

好人,绝对的好人!

好人都是热心肠。他住我家楼上。这幢现代公寓,邻里间的隔膜也属现代之通病,他却是个例外。我和丈夫称他为老高。老高一脸“厚生”相。见人主动打招呼,一脸微笑,一脸真诚。我较他后搬来,他见到我们夫妻俩,总是以老底子杭州墙门里那种亲昵无间的态度相待。“你好”是他主动打招呼的必用语,隔着老远,或在黑灯瞎火处,与他相见,总能听到这句在现在商品房中十分稀有的招呼声,包括另一句中国式典型的问候语:“吃过了?”

有时回家,老高先我几步,或几十步到公寓大门口,无意中发现我在他身后,就打开单元的保安门,用手,或用身子抵住保安门,等待我的到来,并热情地让我先进。真不好意思,让他老人家如此受累。本想慢悠悠回家的我,只好加快步伐。免得人家延长受累的时间,也免得辜负人家这番真诚而自然的热情。我也会很自然而真诚的说一句“谢谢!”不可否认,在我们说“谢谢”时,有许多是纯粹的礼节或客套。而面对老高,这声“谢谢”绝对纯粹地发自内心。

我车感较差,偏偏要学开车。考出驾照后开车回家,却无论如何玩不转“侧方停车”,在原地打了好几个来回,车还在原处。老高发现后,主动为我当上了导航员,一番精心指导后,我停进狭窄的空地。老高又当上了讲课教员,详细地为我讲解在如此空间内如何稳妥驻车的理论与实践。我走下车向老高鞠了一躬,真诚地说了句:“谢谢”。

我母亲和我前些年过世的父亲,称他“小高”。小高一脸的憨厚相,待老人绝对礼貌有加,礼数周全。见到我这两位老人,不论是上楼还是下楼,都要搀扶一把,关照一番。他家亲朋好友多,来来往往,甚是热闹。过后见到我那喜欢清静的父亲,会很歉疚地说:“老爷子,昨晚家中客人多,吵着您了吧?抱歉!”就这一句,一夜“顶上骚扰”的火气顿消。更为少有的是,隔三差五,小高会敲开我的家门,送上一串香蕉、一篓草莓、一盒糕点,说:“客人送来的,送二老尝个鲜。”我母亲坚辞不受。小高真挚地说:“这水果糕点,都是老人嚼得动、易消化的。留着慢慢吃,一点心意。”再却之,不恭也。父亲接过后,也报以真挚地一笑。

购买此房后,因在当时的城郊,就让二老先住,我和丈夫仍居住在城内的老宅处。搬入新家与二老同住则是在五年之后了。二老住进新家不久,一天半夜,在老宅内熟睡的我们夫妻俩被一阵电话铃吵醒。打来电话的是老高。他语气平和地告知:“你们千万别着急:你父亲发病了。我已经把他送到了同德医院,医生说无大碍。现在急诊室。你母亲要你们过来。没事,慢慢来吧。”我和丈夫赶紧起身穿衣出门打的。赶到医院急诊处,见父亲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母亲在一旁眯着眼打盹。我叫“醒”了母亲,问:“怎么回事,麻烦人家老高干什么吗?”母亲说:“你爸爸半夜发病,我吓坏了。你们住那么老远,我怕来不及,就想到小高了。小高帮着送到医院,办了手续,还垫了钱。刚走,是我催他走的,白天还要上班。”我说:“半夜三更敲人家的门,多不好。”母亲说:“小高,没关系!”

老高去世,我母亲呆怔了好几天,自言自语叨:“好人咋就这么早走了?”

后来得知,老高是机关事务局一名普通共产党员!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鸽小来
鸽小来

好人一生平安!

鸽小来
鸽小来

好人一生平安!

邓卫东
邓卫东

平凡的事,也要多做!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