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大咖荐书|作家出版社总经理扈文建:烟火。南货店。暂坐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扈文建1.jpg

第9年的春风悦读榜正在吹来。

几天前,又一年令人瞩目的春风悦读榜评选已经启动,在2020年度好书中,一张新的春风悦读榜,将由国内文化大咖、各大权威出版社负责人和广大读者共同打造。

与往年的春风榜“好书60”不同的是,今年的春风悦读榜上,将有66本好书入选。

春风亦识字,繁花来翻书。今天,我们推出作家出版社总经理扈文建的春风大咖荐书。

先来一个节目——

【脑洞问题:如果世上没有了书,那会怎么样?”】

扈文建:

我试着回答:1,每天创造的历史,没了可传播保存的介质。很可能会发生在一个位置不停的跌跤。对新人来说没了可借鉴的经验。2.人类变得更加的自我,一人一生。体验他人经验的想法快速丧失。3,宗教没了存在的传播手段,杀戮横生。

以下是作家出版社总经理扈文建推荐的春风好书——

《暂坐》

贾平凹 著 作家出版社 2020.9

《暂坐》.jpg

【推荐语】

小说以西安城为背景,讲述了一群独立奋斗的都市女性在心灵上相互依偎的故事。以生病住院直到离世的夏自花为线索,以暂坐茶庄的老板海若为中心,刻画了红楼群芳般的众生相。她们神秘着,美丽着,聚散往来之间,既深深吸引人,又令人捉摸不透。茶楼里的世态炎凉正是社会的缩影,环环相扣的命运展示着人物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在颇为烦琐碎的日子里,看得到茶艺、书画、古玩的美,悟得出上至佛道下至生活的智慧。在大巧若拙、余味无穷的文字背后,仿佛作者就在茶庄楼上,慈悲而关切地看着:人生短暂,且来小说里坐坐。

《暂坐》是贾平凹最新一部长篇小说,也是继《废都》之后的第二部城市题材小说,以暂坐茶庄为中心,铺设了十多个都市女子的群像。《暂坐》以独特的散文化笔法,将西安城的市井琐事娓娓道来,又充盈着浓厚的传统文化韵味。自众声喧哗中炼出灵气、诗意与哲理,是贾平凹的突破之作、思想艺术的集大成者。

正如同在浩大的宇宙时空面前倍感自身的渺小,陈子昂因而发出“独怆然而涕下”的感叹一样,贾平凹借助于《暂坐》中那一群城市白领女性的故事所传达出的,其实也正是人生太过短暂,整个过程差不多也就相当于到这个被命名为“暂坐”的茶庄坐着喝了一会儿茶的模样。人生终归不过是一个“暂坐”的过程而已。

《烟火》

王松 著 作家出版社 2020.5

《烟火》.jpg

【推荐语】

长篇小说《烟火》从1840年的天津写起,到新中国成立,时间的跨度是一百余年。故事是从天津老城的北门外一个叫“侯家后”的胡同开始的。天津的民俗,风俗,市井文化,各色小人物,在历史风云翻卷的背景下,如一幅长长的图卷徐徐展开。

一个叫“来子”的年轻人,曾是懵懂的不谙世事的少年。从在“狗不理”包子铺当伙计,到成长为一个成熟的鞋帽店买卖人,再到接触到一个又一个的革命者,亲眼见到这些人是怎么为了信念默默无闻牺牲自己生命的,直到最后,为了不当亡国奴,拒绝去日本当劳工,在去日本的船上跳海,用自己的生命,告诉自己的女儿,应该怎样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而在来子身边的各色市井小人物,无论是手艺人,买卖人,还是“吃洋饭”“混租界”的汉奸,也勾勒出天津百年的市井百态。其中,也渗透着浓郁的天津文化,尤其是天津特有的曲艺文化。天津需要这么一本书。就像上海需要王安忆、需要《繁花》,北京需要老舍、需要《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一样。

王松是当代最会讲故事的作家之一。他的小说首先是好看,无论故事还是人物,都让人兴致盎然过目难忘。《烟火》是典型的当代津门市井小说,它烟火气的内容是过去的,而表达内容的方式和观念是现代的。通过《烟火》,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和当代生活不一样的活色生香的天津。

《南货店》

张忌 中信出版集团 2020.7

《南货店》.jpg

【推荐语】

小说用干净素朴的南方方言,以南货店为背景,勾勒出20世纪70年 代末到90年代初极具烟火气的江南城镇生活图景:美食器物与俗世日常、世风升降与人性明暗……是乡愁般的“古典中国叙事”在当代的回响。作品以中心人物南货店店员秋林的生活展开,串联起供销社系统中的人物故事。老师傅的生意经,卖豆腐老倌的人情温暖,男女间的荒唐情事,父子之间的冷漠关系……生生死死和命运沉浮。时代激荡,人们轻声慰藉,柔弱却坚持着价值的底线,坚持不可或缺的爱与尊严。

借用弋舟对其的评价:张忌在相当程度上还原了中国人世俗生活的本相。南货店那种小的,琐碎的,日常的乃至贫贱的物质聚集地正能落实张忌对世界的理解,但我更愿意将其看作一群中国人的生命史与命运史。

致敬百年

《苦难辉煌》

金一南 作家出版社 2020.8

《苦难辉煌》.jpg

【推荐语】

20世纪在世界东方,最激动人心与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中华民族从百年沉沦到百年复兴这一历史命运的大落大起。在这一命运形成过程中,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联共(布)与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这四大力量,以中国大地为舞台,发生了猛烈碰撞。震撼世界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正是这四股力量在中国大地思想冲突与实力较量的结果。只有深入了解中国共产党人走过的历程,才能深刻理解胜利的必然性。本书全景式的揭示和剖析了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下,中国共产党人在生死攸关之际通过万里长征的炼狱,通过严酷的围堵、不尽的跋涉、惊人的牺牲、无情的叛变形成的地狱之火,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革命浴火重生。中国共产党人以义无反顾的顽强、前仆后继的牺牲、不屈不挠的坚韧取得了革命的成功,从苦难走向辉煌。

首版《苦难辉煌》未能面世的数万字内容此次得以全面呈现!增补数十处罕见历史细节。

当下,为什么还要再度阅读《苦难辉煌》?以史为鉴,在新形势下,《苦难辉煌》所提供的历史信息,依然可以为今天的新难题提供丰富的启示。本书不仅是了解真实的中共早期党史必读书,更是了解中国的当下和未来的必读书。 

看似写历史,实则写现在;看似问过去,实则问将来。

抢先读

《暂坐》书摘

海若,茶庄

开始刮风了。风是踉踉跄跄来的,迷失了方向,树上的叶子便哗哗鼓掌,鼓着鼓着,好多叶子自己就掉下去了,而雾霾也逐渐稀薄。公园栅栏外的木椅上跳跃着几只麻雀,颜色深灰,小得像石头蛋一样,而同时天上有了飞机。可能是出于心理上的嫉妒,人们欣然地望着麻雀,却没有注意飞机,即便往天上看了一眼,看到的也是飞机远去的影子越来越小,或者视而不见。这是曲湖新区的芙蓉路中段,伊娃已经站在了那里。

高楼林立,店铺鳞次栉比,其中突出了一座商厦。商厦的一至六层是大型购物场,摆满了并不高档却是这个城市最时尚的服装、鞋帽、包箱、化妆品和各类家电。第七层是影院、歌厅、酒吧、咖啡屋。八层到十二层则集中了全省各地的小吃:羊肉泡,葫芦头,棒棒肉,油塔,糍粑,米皮,肉夹馍。新的经营模式使商厦开张以来每日顾客接踵而至,三分之一来买东西,三分之一来吃喝,三分之一不为买东西也不为吃喝,就是买买眼。从商厦往右边去,五幢星状的住宅楼,每幢都是三十层。楼后有一个市场,早晨还不到五点,古董摊就摆得到处都是,来淘宝捡漏的人也非常多,一到七点,便突然消失,所以叫作露水市,也称鬼市。而往左边去,便是公园的西头。其实不该称之为公园,一片面积狭长的树林子,没有杂木,清一色的油松,又围了栅栏,不允许人进入,树梢上吊死着三四只风筝也无法取下来。倒是栅栏后边有了新植的樱树,几十棵一排儿过去,枝叶交结,花鸟对语,红的花,白的花,黄的花,生香不断。转过来,就是个小广场,靠着栅栏有一个木椅,木椅上坐着从鬼市逛后回来的人。他们或许什么也没淘到,失去了侥幸,神情沮丧,思谋着该回家去呢还是上商厦吃点什么,而望着前边不远处的那幢两层小楼,目光茫然,后来竟打起盹了。

磁铁永远对木头、泥块、纸屑不起作用,它吸引的是那些钉子、螺帽、钢丝。伊娃就盯着小楼,目不转睛,心也呼呼地跳起来。这曾经是星状楼盘的工程项目展示中心啊,楼盘销售后,二层做着小区物业办的储仓,一层出租给客户,开了两家店铺,两年之内,两家店铺全转让了,合二为一就成了茶庄。五年了,小楼的外墙仍然是涂刷着赭红颜色,西头二层窗下的那个蜂箱还在,甚至台阶上的四盆玫瑰,依旧左右对称地摆放着。只是店门扩大了,两边都是落地玻璃窗,门头的牌匾换作了绿底金字,“暂坐”的一笔一画都格外醒目。

风好像又大了一些,伊娃用手拢着飞扬的头发,想起了在书上读过的一句话:波者水之风,风者空之波。

一辆皮卡就停在茶庄门外,有人在搬东西,铁架子、木条子、梯子、漆桶、灰盆、塑料板,还有装着砖块沙子的竹筐和麻包。他们闷不作声,出出进进。突然咣地一响,门里就尖锥锥喊着:把啥撞坏了?谁把啥撞坏了?!接着就跳出来一个穿绿褂子的女子。是小唐。小唐人丰满多了,过膝的店服把屁股包裹得滚圆结实,怀里抱了一大捆花草。搬东西的人说:没撞着啥,是垃圾袋破了,掉下来那只烧坏的壶。坏壶是掉在了台阶上,小唐看着,用脚踢了一下,踢到了车轮前,她要把那一大捆花草往车上扔,说:把这也捎走。皮卡车上的人说:这些向日葵和山里红还好着呀。小唐说:蔫了!她往车上扔的时候,一条腿踮起来,另一条腿就斜在空中。车上的人说:慢点慢点,别把你也扔上来!小唐笑着,望了一眼广场,在广场靠着街道的拐角处是间报刊亭,亭边站着一个人,她拧身走上台阶,一盆玫瑰正开了花,又转过头来看着报刊亭,瞬间哇哇叫道:伊娃?啊伊娃!

就这样,两个人手脚划拉着往一起跑,没有经过广场,而是从广场左边的停车场斜插过去,在那里抱住了蹦跶,后来就倒靠在一辆小车旁。没想,车窗却摇下来,里边竟然还坐着司机,三人发窘,同时嘎嘎大笑。

进了茶庄,里边的布局变了样:迎面靠墙的条案上不再是财神像,而是供奉了那个叫陆羽的茶祖。似乎多了几个柜架,有的摆满了各种茶盒,有的是茶罐茶杯茶碗茶盅。原先在门里左手边的收银台移到了西北角,同时增加了冰柜和包装机,还多了两个圆桌。而东北角还是那个隔间,没有了布帘,换成了推拉门,门开着,能看到里面的灶台、煤气瓶、烧水壶和一面小柜,小柜旁坐着个老太太,形容枯瘦,挽起了一条裤腿,双手在膝盖上揉搓,抬头看了一眼,倒把门推拉上了。靠着隔间竟然多了个楼梯,直接通往二层去,楼梯下藏着一个厕所,对着楼梯,右手的一张方桌前坐着一个穿夹克的中年人,可能是买茶的,却在逗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拿着一只黄色的布狗,往前一戳一戳,说:咬!咬你!

店员还都是老人手。小苏坐在里边的桌前,摊着茶叶分拣茶梗,专注得像是在绣花。她还是那么好的头发,头发就扑撒在面前,用手往后撩一下,头一低又扑撒前来,便头并没抬,双手把头发绾起来,绾成一个小撮儿在头顶,样子倒像是个兵马俑。小方好像比以前高了,侧身站在西边柜台前装茶袋。小甄则高高地站在凳子上往一排柜架上摆茶饼,已经摆上几十个茶饼了,茶饼的包纸上都写了名:忙肺,莽枝,昔归,班章,蛮砖,易武正山。她还在咕哝着说:瞧我这字,我咋就写得这么好?!

伊娃的到来,使所有人都停下了活计,爆发了欢呼。伊娃也是和每一个店员都拥抱了,从双肩包里取出唇膏发散,小唐她们也不拒绝,当下掏出小镜子就各自涂抹。唇膏的种类不同,涂抹过的口唇也各种颜色,便相互打趣嬉闹,连买茶的那个男的都说:喜鹊窝戳了一竹竿么!伊娃再拿出巧克力来送,也给了那男孩一盒。小苏、小甄说:这怎么吃呀,才涂了口红。却还是第一时间,张大了嘴,把巧克力放到齿后,再抿了嘴咀嚼。伊娃问:海姐呢?她也称呼海若为海姐,尾音上扬,倒显得亲昵好听。小唐翘着舌头说:海姐一早出去办事了,过一会儿可能就回来吧。伊娃说:你学我?小唐就说:方言说得不地道了!普通话是四声,西京话只有平声和仄声,最后一字要下坠。伊娃不好意思了,耸耸肩,做了个鬼脸。小唐说:美人做鬼脸才最丑哩!却扬头喊:张嫂张嫂,收拾毕了没?二层楼梯口有人应道:好了!小唐拉伊娃上了楼梯,张嫂也拿着拖把从楼梯上下来,给伊娃一个表情,说:我沏一壶茶啊。小唐说:这是老板的朋友,沏单枞。

上到二层,和一层一样的大通间,东西各摆有柜子、桌子、椅子、几案,全是崭新的仿明式家具,上面放置了玉壶、梅瓶、瓷盘、古琴、如意、玛瑙、珊瑚、绿松石和各类形态不一的插花。靠北一长案上趺坐着一尊汉白玉石佛像,高肉髻,宽额,大眼横长,双手重叠于胸前做禅定印。佛像前的香炉里三支檀香才燃过半,烟柱直直上升,约莫一米处却软了,形成一团乱丝。而靠南的是一张罗汉床,上面堆了几摞书册和一个珐琅盒,盒里十几个方格,满是串好的或还没串好的手链,七色彩绳卷和珠子。珠子有珍珠的,菩提子的,水晶的,紫檀的,玉石的,光色充满,宝气淋漓。伊娃微笑着,她熟悉这些佛像、瓷瓶、如意、古琴,以及那个珐琅盒,先前都是在一层布置着,现在倒摆在了二层。伊娃说:嚯,生意好,店面就扩张了!小唐说:海姐说这里才不卖茶呢。不卖茶?那是海若给自己开辟个独自清静的空间?!那海若也真是会享受啊!伊娃就站在罗汉床前,欣赏起墙上的画。

任何民族都喜欢把大自然中的东西变样儿来装饰自己的房间,比如伊朗地毯,那是草原;意大利的石板,那是海洋;中国水墨画直接就是山水林木,鱼虫花鸟。现在西京城里的房间里,人们习惯着挂一幅画,或者水墨画,或者油画,这里竟然是壁画,四面墙全是壁画。西墙窗子的两侧分别绘制一尊立于覆莲座上的力士,身体粗短,大眼圆睁,黑发束于头顶,戴项圈,上身及双腿袒裸。覆莲座扁平,其莲细茎,花瓣窄长,均为纵向,高低参差。北墙分了三部分,第一部分东西两端是山林,林中忽隐忽现着虎、鹿、狐狸、锦尾鸟。第二部分是东端山林内侧的门吏和一棵与门吏齐高的树。树枝叶茂盛,上有云朵。门吏束髻戴冠,上身外披衲裆,内着阔袖长衫,下身穿宽腰长裤,手执仪刀。第三部分是树与两端山林之间,靠西为一座华丽的舍利塔,塔刹自下而上由方形两层叠涩须弥座,五层瓣状边缘华盖,桃形火焰摩尼宝珠组成。靠东跏趺而坐释迦牟尼,下边卧两只瑞兽,左边站立两尊菩萨,右边站立两尊菩萨。释迦牟尼的背光圈外,两边三层都是飞天。第一层左右两个飞天身子平行,衣袂浮起,一手下垂,一手捧着花盘。第二层左右两个飞天身子呈波浪形,飘带上曳,双手将花盘拱举头上。第三层则是左右两个飞天相向而卧,双脚外侧,双手搭于身前,飘带在各自头上呈光环状。再往下,是十个僧人一字排开,体态较小,手持莲花,外披双领下垂式袈裟。东墙以小窗分南北两部分,北部北侧为轮廓简约的山林,南侧有蹲踞或行走或奔跑状的大象、盘羊、兔、猴子。旁边有一跪于绳床的僧人与一立姿僧人。绳床较高,床右为一根纵向细长茎莲花,下面竖置净瓶,小喇叭口,束颈高圈足。跪姿僧人微侧面南,立姿僧人位于床前。床及山林动物之间有云朵纹和太阳纹。太阳以白彩涂满,内以黑彩绘一面南展翅翘尾侧立小剪影式三足鸟。南部又是山林,中间为一高台,高台屋顶歇山式,正脊和垂脊端头装饰弧尖状鸱吻。上方可见线绘的圆形月亮,内有蟾蜍。南壁自东向西分成四组,全以连续山林为背景,绘有跪姿僧人,奔跑的狮子,俯瞰的鹰隼,引导人,手持仪刀的门吏。引导人上身微前倾,似作行走状,身穿宽大的交衽阔袖袍服,手持短弧茎莲花。

伊娃看得入神,不觉双手合十,静默了半天。张嫂端了一壶茶上来,小唐从柜子里取出两个茶杯,举着一个说:你瞧瞧,还是这个北斗七星杯,海姐一直还给你留着。

这是一只手绘的小瓷杯。当年从景德镇进购了一批茶器,拆开包后却发现碰坏了三只杯子,小唐要退回去再换新的,海若却找了小炉匠,将三只杯子锔了小小的银钉补好。一个杯子锔了三颗,一个杯子锔了两颗,还有一个锔了七颗,形状倒像是北斗七星。过去的年代生活贫困,在瓷器上锔钉是一种寒碜,现在在瓷器上能锔钉,则显得高古和美观,就像漂亮的姑娘偏要在光洁的脸上化妆出一个痣来。伊娃喜欢,海若就说:那这算你的专用杯了!伊娃没想到五年了,北斗七星杯还给她保留着!伊娃说:她能感觉我回来?小唐说:你肯定回来!伊娃一时感动,身子犹如顶了一颗露珠的草,轻轻颤抖起来。

小唐陪着,喝过三杯,伊娃沁出汗来,脸上红是红,白是白,才拢了拢头发,楼梯上有了脚步。两人都停了杯,小唐说:回来了!伊娃还未起身,一个声音就先上来:是不是?啊哈活佛没到,伊娃倒先来了!接着海若就冒出头,站在了楼梯口。一身绛色长衫,黑裤黑皮鞋,胸前还挂着那块白玉,耳朵上还是那双翡翠坠子,只是长发剪成了短发,显得比先前还瘦了一些。伊娃才要张口,海若却大声说:肯定是昨天就到的西京,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伊娃一下子变小变弱,扑过去抱住了海若,她比海若高,却把头埋在海若怀里,嘤嘤哭开了。小唐便悄然退下楼去。

海若抚摸着伊娃头发,金黄色的如海藻一般,再捧起脸来,说:让我看看,是胖了还是瘦了?伊娃乖着嘴说:你看,你看么。海若说:没有变化!昨天几时到的?伊娃说:晚上进的城。海若说:晚上那些破旧和肮脏的东西都隐藏了,辉煌灯火里是不是觉得都是时尚和繁华啊?伊娃说:没想到早上起来却是这么大的雾霾。海若说:雾霾是大,喉咙肯定会不舒服的,出门就戴上口罩,要多喝水,有润喉片吗?从口袋掏润喉片,伊娃按住了她的手,说:得我先给你送礼品!打开包,取出一件俄罗斯披肩,一件老银货手镯,最后取出了一件套娃。海若说:啊,这个好!拿着套娃,提起一套是一个女人,再提起一套是一个女人,连提了四套。海若说:呀呀,一个女人变成五个女人!伊娃说:这就是你么,妻子,母亲,茶老板,居士,众姐妹的大姐大。海若说:我没丈夫么,给谁当妻子?!伊娃吃了一惊,有些不好意思,也不再问原因,说:对不住啦海姐。海若说,这有啥对不起的,我还有个角色就是有个洋妞妹子么。这次怎么就想着回西京了?伊娃说:想你了呗。海若瞧着伊娃,伊娃的嘴翘翘的,像是花瓣。说:会说巧话了!伊娃说:就是看看你们么。如果可能了,也跟你学学卖茶,将来在圣彼得堡也开个茶庄。海若说:好么好么,我才收拾了这二层房间,你就来上班吧,我给你开工资。伊娃说:真的?海若说:当然是真的。伊娃就在海若脸上吻了一下。海若说:你觉得这房间布置得还可以吧?伊娃说:这倒像是个佛堂似的。海若说:就是要做佛堂的。以前总是去吴老板那儿的佛堂礼佛,吴老板联系了一个西藏活佛要来,答应让我也接待几天,我就租了这二层的房间,活佛来了就住在这里,活佛走了,我心烦了也可以在这里独处。再是,那些姊妹来,总不能在一层待着,她们影响营业,营业也影响她们兴致,在这儿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了。伊娃说:你那十姊妹我只见过三四个,这次我可要全认识哩。

说了一阵儿话,伊娃觉得哪儿有什么在响,像是铜丝在颤。海若说:那是蜂鸣。伊娃说:那个蜂箱还有养蜂吗?海若说:你看到一层隔间里的老太太吗,她类风湿腿一直疼,两三天得来捉了蜂蜇膝盖的。扭头却喊小甄。小甄上来,嘴唇涂得血红,笑着,牙齿也染红了。海若说:上班哩,你把嘴抹得那么艳?!小甄说:伊娃送的唇膏,我试了试。从抽纸盒往出抽了纸要擦。海若说:抹了就别擦了。伊娃都知道给你们送礼物的,你们给伊娃又送什么了?小甄说:今日中午我请伊娃吃饭,商厦大楼上有家老卤蒸面的,伊娃肯定没吃过。海若说:这老卤蒸面你可是说要请我的呀,一个月没见你落实过。小甄说:这次和伊娃一起请!伊娃只是笑。海若说:伊娃明日就在茶庄上班,你要多帮着她。小甄说:是吗?我要收个洋徒弟了!伊娃就势拱了手,说:师父!小甄早揽了伊娃的腰,还要伊娃再叫一声师父,大声叫,让楼下一层的人都听见。海若说:别把伊娃也带得油腔滑调啊!

小甄拉了伊娃下楼,小甄说:都听见了吧?小唐看着她,小苏、小方说:外边风在吹哨子?小甄说:伊娃明日就到茶庄上班,海姐让我带着她。伊娃,你给大伙说,是不是?伊娃说:是。大家多包涵!小甄说:伊娃你把那个圆凳拿来,让我歇歇,这脚今天咋这疼的!圆凳还没拿来,小唐就说:伊娃是咱员工了,小甄你取一份十三条,让她先学习学习。小甄噘了一下嘴,但还是去抽屉里取了一张塑封的纸给了伊娃。小苏笑了一下,但没出声,低头只拣茶梗。

伊娃看着塑封纸,上面写着十三条:一、饮食节制。二、言语审慎。三、行事有章。四、坚毅果敢。五、尚俭助人。六、惜时勤奋。七、真诚可信。八、正直不阿。九、中庸适度。十、居处整洁。十一、内心宁静。十二、节欲养神。十三、谦逊待人。伊娃说:哇,这是守则还是美德?小唐说:是美德十三条,海姐读书摘下来的,做了员工守则。伊娃吐了舌头。

海若从楼上下来,换了一件蓝色长衫,肩膀上搭了伊娃送的俄罗斯披肩,让小方装一筒白茶。小芳说:给谁的?海若说:陆以可。小方装好茶,给小唐说:记上,陆以可安吉白茶一筒,一千元。小唐取了记账本要记,海若说:这是我送她的,不记了。小唐说:咱是做小生意的,你总是送这个送那个的,这么多人忙活一天的利润就没了。海若说:都是姊妹们,人家要买的从来都是掏钱买,送是送的事么,让她尝尝这新到的茶。小苏又是抿嘴笑。小唐说:你笑啥?小苏说:没笑啥。那个买茶的男的站在架子前看茶具,取下一只银壶来,问小苏:这什么价?小苏朝小唐努努嘴:这得问二老板。小唐说:两万零五百五十元,真心要,给你打折,两万零五百吧。男的说:这么贵呀!小唐说:一分钱一分货,这是从日本进口的,纯银。男的说:再便宜些了我买一个。小唐说:旁边的那个铁壶便宜,五百三十元。男的就放下银壶,提了买的茶出了店。小唐倒低声给小苏说:他是瞧你漂亮搭讪的,哪里肯买壶?谁是二老板的?小苏说:你在我心目中就是二老板么。小唐说:你看看阿姨好了没,还要蜇的话,就去再弄几只蜂来。自己倒瞥了海若一眼。海若装着没听见,和伊娃说话。

伊娃说:海姐,你这十三条我可做不到啊!海若说:做不到就做不到,你是临时员工,又是外国人。伊娃说:那你又要出去?海若说:我有个急事得去见陆以可,一会儿就回来,小甄还请咱俩去吃老卤蒸面哩。小方就叫起来:咦,咦呀,请老板吃饭?!小甄说:我可不是贿赂老板呀,你们都不请伊娃吃饭,我请的,只是让老板作个陪。海若说:我哭呀,我这老板当得不如伊娃!大家就笑,都说:那我们都要作陪!小甄说:行么行么,十三条第一条就是饮食节制,只要想成大胖子,咱都去!伊娃说:陆以可我见过,我能不能跟你一块儿去?小甄说:老板没让你去,你咋就要去?伊娃说:我明天才是员工哩,师父!海若笑,说:你不累?伊娃说:不累。海若就拿了茶筒,和伊娃出了门。

店外风还在吹着,已经看不见了雾霾,难得看见街道对面一切都清亮。一辆公交车停在那里上人,门再合上,像两只手作了个揖,就开走了。但停车场上,管理员又和一个司机在捣嘴。管理员穿着蓝色制服,总是皱皱巴巴,头发荒乱,没有个威严,常常指定了停车点而停车人不听指挥,或停了车不肯交停车费,就争吵起来。争吵又不能赢,便对那些路过的拾荒人横加指责,对在书刊亭边摆地摊的人野蛮赶撵,凶恶咒骂,呸呸地吐唾沫。海若就把他叫过来,劝他不要吐唾沫,当心逆风,也不要对那些可怜人施威,你是管理员不是蝇拍子么。末了,看着他嘴唇干裂,腰里挂着的杯子空着,让去茶店装一杯茶水。

海若领伊娃朝那辆红色的丰田走去,她在感慨着时下的中国,风是最好的东西。北京的雾霾虽然比西京严重得多,可北京有大风呀,大风一来雾霾就没了。自古以来都说西京风水宝地,风水讲究的是背山、面水、向阳、避风,正是这避风坑害了西京。伊娃听着,倒戏谑这风水理论该修改啦,就听到有人在喊海老板。停车场的右边冒出一个人,身子滚圆,光头粗脖,一倾一倾地跑过来。伊娃眯了眼说:瞧这跑的样子像狗还是像熊?海若说:那就是狗熊。两人就笑着等那人跑近了,才严肃起来。

海若并不认识来人。来人说:我是章怀,冲浪公司的。海若说:西京不靠海,冲浪?章怀说:给你说吧,搞拆迁的,商厦那里原来的村子就是我们拆迁的。你不认识我啦?!海若说:对不起,来茶庄的人多。章怀说:我是严念初的表弟,上次开车送她来店里,还认识你们众姊妹中的好几个哩。海若说:哦,你这发型变了么。章怀嘿嘿地笑着搔头,头上出现几道红印子。海若说:我出去办个事,你进店喝茶吧。章怀说:你们店里不是只卖茶不卖茶水吗?海若说:对外不卖茶水,念初的表弟来了还不给喝?!章怀说:不喝了,冯迎托我来捎个话,碰着你就给你说了吧。海若说:哦?章怀说:昨天在朱雀路碰着了冯迎,她好像很急,要我捎话到茶庄,说是有个叫羿光的欠着她十五万元,她又借给叫应什么后的二十万元。海若说:应丽后?章怀说:对,是应丽后。冯迎说让羿光直接给应丽后十五万,剩下的五万她让她妹妹再给应丽后。海若却一下子变了脸,说:你昨天见到了冯迎?章怀说:昨天上午呀。海若说:这怎么可能?冯迎十天前随市书画家代表团去了菲律宾,不会这么快就回来。就是回来了,她不来茶庄却让你捎话?!你见的是不是冯迎?章怀说:是冯迎呀,她烧成灰我也认得!海若说:话难听!章怀一愣,忙说:我老家的话,比喻,比喻,意思是强调认得的。冯迎左腮上有个痣,穿的是白西服,浅花裙子,是不是她?海若说:她走时是穿的白西服浅花裙子。章怀说:她说的人和事对不对?海若说:人名都对,账的事我不清楚。章怀说:反正我把话捎到了。却偷眼看伊娃,说:这老外脸白得像蒸馍啊!海若说:哪有用蒸馍形容脸白的?!章怀还要伸出手来摸,海若用茶叶筒打了一下,说:脏手!赶走了。

伊娃问:冯迎是谁?海若说:冯迎、应丽后、严念初都是我们姊妹伙的。冯迎喜欢画画,茶庄二层上的壁画就是她介绍的画家来画的。两人坐上车了,海若就给冯迎拨手机,手机没开,说:这怎么回事,他见的不是冯迎吧,可说的又像是真的?

一阵子风从樱树那里旋着过来,花瓣如鳞片一般撒在空中,汽车从停车场往出开,后视镜竟然都看不清晰。这情景使伊娃想起了一个成语:弥天大谎,但她看了看海若,没有说出口。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绿色世界
绿色世界

关注了。

绿色世界
绿色世界

关注了。

138****1718
138****1718

😊😊😊

138****1718
138****1718

😊😊😊

绿色世界
绿色世界

关注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