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动浙江征文丨七十四年的暖冬

全体育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我也要参赛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文/耿建华(石家庄)

2019年7月12日,晴

扶贫任务就差大茶壶村王老臭一户就完成了。大茶壶村很小,不足十户、三十来口人挨挨挤挤地住在向阳靠山的一块平坦地上,开门对面也是山。不过这些年曾经热热闹闹的小村子“哗啦”一下子没人了,荒凉了,出山的村民寻到了更好的日子,可王老臭的日子依然是大茶壶的日子。去年,王老臭的老爹走了,王老臭欠了一屁股外债,老房墙体石块出现松动,王老臭进山砍了四根木头,支住房梁,以防坍塌。王老臭老了,大茶壶只剩王老臭一人,成了一个人的村庄,虽然前期做了些工作,不过成效不大。工作推进到这一步,他不搬肯定是不行了。明天跟村长一块再去看看吧。


2019年7月13日,晴

今天村干部要来大茶壶村里挂门牌,他们也劝王老臭:“大茶壶太穷了,你也搬出去过吧!”王老臭木讷地说:“搬啥,好不容易攒俩养老钱,出去一盖房就花光了。何况,我在这儿也住习惯了!”这一句“习惯了”,让王老臭对生活彻底没了脾气,没了心气,甚至觉得出去不知该如何面对外面的世界;在山里与世无争,安静度日,似乎更适合自己。没办法村干部只好捡块儿石头,将门牌钉在了墙上,“大茶壶村1号”。但我感觉更像1村1户1人。看来得去县里了解一下异地扶贫搬迁项目进展情况。我也告诉王老臭,有什么事尽管说话,我们来时可以帮他捎点儿吃的用的。


2019年11月6日,小雪

今天,我和村干部踏着山谷的小雪,来到王老臭家,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政府在营子村建起了漂亮的易地扶贫搬迁小区,要让生活在深山里的人们搬出大山,住进舒适的楼房。像王老臭这样一个人的,有适合他的二十五平方米的小户型:卧室、厨房、卫生间都有,还给装修好——再买点基本的家具、电器,就能入住了。依他现在住的大茶壶的房子评估完,拆除复垦,补偿款抵了房款,还有剩余,都返给王老臭。怕王老臭理解不了,村干部亮出了手机里的照片。王老臭看后有些激动,他说做梦也没想到,老了老了会有这等好事儿。他掐了自己一下,确认不是做梦。我笑了:“不信?明天咱去参观一下。”


2019年11月7日,晴

从深山沟转到营子小区,王老臭不时仰着头看,不过不再望高山,而是望高楼。走进二十五平方米的小户型一看,跟我们说的一样,看到果然如此,王老臭很是满意。但要签搬迁协议,他说还得考虑考虑。我说:“也行,等过几天,我再去大茶壶找你。”我知道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舍或者对未来生活的不安。我给他在城里的侄子打了电话,让他也给做一下王老臭的思想工作,他侄子倒是很痛快地答应了。过两天我再给他深入地讲一讲国家的异地扶贫搬迁政策,他会放心的。


2019年11月15日,多云

来到大茶壶,我看到王老臭坐在石碾上静静地抽着烟,他站起来再一次看遍了那山、那水、那院、那裸露的石头房茬、那柴垛上飘动的红布条。他说:我王老臭七十四了,守着这村子四十来年,要搬走还真舍不得,出去人生地不熟的,能适应得了?可你也说得对呀,我年纪越来越大,有个小病小灾的,看医生都难;有个大灾大难,死在山里,也不会有人发现,不会有人把我抬进棺材,埋进祖坟!搬出去,不仅有楼房住,还有补偿款,想买个啥也能买到,侄子回来照看也方便。怎么也比死守着这深山强!听了他说的这番话,看来我不用多说什么了。我也看到了王老臭眼里浸满了泪水。


2019年11月16日,晴

今天王老臭签了搬迁协议,他在营子小区分到的房子是十五号楼三单元一〇五。我陪他来到小区,这里出门就是院,不用爬楼梯;院里都是水泥路,平平整整,不会再坑坑洼洼、深一脚浅一脚。床、柜、橱、电视、厨房用具、生活用品,他的侄子已陆陆续续帮着安置好,只等王老臭搬进去。看到我们已经提前给他安排的这么周到细心,王老臭开心地笑了。


2019年11月18日,晴

今天是王老臭搬家的日子。我们开车赶到大茶壶村,他早早吃过最后一顿早饭——几十年不变的面片儿汤,就开始拾掇。王老臭从后墙塌了一个洞、支了二十年木桩的北屋,转到放着棺材的东屋,细瞅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可带的,那两床棉花结了球的旧被褥、那破碗柜及那些旧盘碗,都扔在这里算了。只是吃剩的米面油、粮食,攒了一纸箱的鸡蛋,收回来的应季蔬菜需要带走;还有养着的那几十只公鸡母鸡需要装入鸡笼,拉出去卖掉;再有,就是那口陪了他十几年的棺材,需等拆房前,找好存放点,才能拉走。别的,真没了。村干部帮忙雇的三轮车到了,很快装好车。王老臭说:“我再看一眼。”五间石头房,房梁、墙壁被长年累月的油灯、灶烟熏得乌黑发亮,用了四十来年的东西散乱在炕上、地上、角落里。门也不用再关再锁了,就那样敞着,把王老臭请了出来。唯有那蓝底白字的铁皮门牌孤零零地钉在墙上,标示着王老臭曾是村里的最后一户人家、最后一个村民。

—再见了,大茶壶!再见了大茶壶的冬天!


2019年11月20日,晴

漂亮舒适的营子小区欢迎王老臭入住了!补偿款和安家费很快到位,再加上这些年他自己存的四万多元,还有月月都有的五保金、养老金,王老臭心里甭提多踏实了。我问及王老臭这里咋样?王老臭说,这里实在太方便了,想买个油条、馒头、挂面,出门就有;想吃饺子了,也能买到。有时我还和同样搬出大山的五保户老刘,一起搭伙做饭,炒俩菜,整二两枣杠酒。白天,与一帮老头儿、老太太,坐在小区院里晒太阳,聊闲天儿;晚上,还可以看家庭手工业厂子下班的妇女们跳广场舞,或在屋里看看电视。看来时间不长,王老臭就适应了这里的新生活。我问他还有什么不方便的,他说只是这上厕所,怕弄脏卫生间,也觉得坐在坐便器上方便不顺畅,愣是走着到小区的公共卫生间方便了好几个月——等数九寒天,才慢慢用上了家里的卫生间。我禁不住笑了起来。王老臭说,真没想到,自己的第七十四个冬天会变得这么温暖如春。在屋里盖个薄被睡觉正舒服。不像在山里,后半夜还常被冻醒。真像是在做梦啊!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78****8216
178****8216

😊😊😊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