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处处都有生命的亮光(组诗)

全体育

用镜头记录红色文化,用语言表达红色情怀。浙江儿女诉说红色心语,描绘美丽家园,传递正能量,讴歌好榜样,你的作品有机会上省级媒体,拿万元大奖!

我也要参赛

红动浙江征文部分作品选刊——


文/汪再兴(北京) 


随南湖船起航


五千年的水有多厚

百年的辱就有多痛

所以代代舵手,义无反顾

所以,自从驶出了南湖

就从来没想过回头

哪怕喝过苦水,走过弯路

以铁锤为锚

把一个旧世界砸得生疼

以镰刀为帆

劈开一道道新时代的烟波

旗帜展开的道路

水面像绿丝红绸般涌动

现在,蔚蓝的风在呼啸

十四亿浪花在喧响

高,推拥家国复兴的梦想

中国特色的南湖红船

正划向一个个新的纪元

我们,永远向前


乌镇行


风一抹拂晓

黑的瓦

白的墙

黑叠着白

白映着黑

黑白空间

绿水人家绕

自然是好

乌篷船吱吱呀呀

摇啊摇啊

一座桥

又一座桥

桥上行人

桥下流水

水天烟雨茫茫

自然最好

船在水中

桥在水中

树在水中

街在水中

你也在水中

只不过

一会在水上面

一会在水下面

在乌镇,看

街舟桥

水和云天

根本不必要界限

摇着扇,吃着面

本如初见,更如怀念

这水的天堂,梦的衣裳


西塘,我的烟雨长廊


爱吃胡氏的豆腐

往里走就是了

店内桌椅不够

檐角街边请坐

嫌太阳晒头

搭个雨棚就是了

还想尝西塘特产的藕

下家的雨棚正等着

每个店铺的雨棚接龙

热闹了人间的烟火

从一滴热泪的源头

到千年之后的街口

整条街的房屋伸手张足

就像一条鳞龙沿着河起伏

是晴是雨也飞飞欲动

而鳞甲闪烁如万家灯火

满河都流淌着平和与从容

所以在西塘

郞啊,千百年仍叫得顺口

朋啊,千万里更暖着心窝


枫桥夜泊


黄昏是随着黄檀溪游来的

透明的风,是跟着白水溪流来的

所以香榧的味道,自然是新鲜的

越来越浓,香气争相挤进鼻孔

似有若无,让我想起清新的水果

目光一扫,是香橙一样的夕阳

在远处的屋脊线上,舞蹈

所以在大竺园,我的乌篷船

原本早该停泊了

如果夜,就让它夜吧

夜,有三条河的感觉真好

水样的雾气朦胧了眼眶

弥漫了白的墙、黑的瓦

起起伏伏的屋脊在夜风中跳跃

在七彩的霓虹里,辉映星光

黑夜果然纯粹地黑

光鲜地勾勒着小镇的剪影

只有水里的倒影有些顽皮

顺着波光,不断摇曳着心房

一船船的桨声,吱吱呀呀

吱吱呀呀的桨声诉说着枫桥

哗啦哗啦,是西施般的姑娘正浣纱吗

轻若叹息,是王冕的墨梅刚开放了吗

水流幽咽,是杨维桢在船头正吹笛吗

骨节喀喇,是陈洪绶的画笔又落地了吗

这浪花拍打水岸、轻摇船舷的动静

晚风拂过乌篷竹顶的声音,声声

有多少是踢踢沓沓的金戈铁马

有几多如哔哔剥剥的星火燎原

除了枫桥,谁又能分得细致

千年枫桥安静,当然能分得细致

如同这船的主人,饱经风霜后的沉静

解决麻烦的皱纹,经验是全靠自己

那白的墙,黑的瓦,一砖一瓦呀

这乌篷船,一木一竹,我们的家呀

连远行的游子也舍不得她

连偶泊的路人也会爱上她

絮絮叨叨,连明天也一并美好

相信老人的话,你开始,你终于

逐渐地梦回,最初的自己

在枫桥的怀里,梦回最初的自己

夜半的梦里,那小天竺的钟声

还会一如继往地在枫溪飘荡吗

那飒飒的江枫,隐隐约约的渔火

还会在透明的风中宁静守候吗

还有,我的小桥流水人家呢

你的月落,我的乌啼呢

……当东方之既白,水光跃金

我和我的枫桥,迎风而立

香榧的晨风,如此清醒


在四窗岩赏光


在四窗岩,这才真叫赏光

看,大把大把的光透过窗:

透过日光,天明了

透过月光,地明了

透过星光,洞明了

透过慧光,心明了

千百年来,窗始终光明正大

将整个影子扑拥到四明山上

嗯,我伸出的手想要摸一摸它

它翻个身又爬在我的手背上

我的手背上,筋脉舒张

正好可以承受一滴,泪的重量


雁荡山,雁荡山


论绝望,来雁荡

万千绝壁高挂

如此凝固的波浪

连形容词都少得可怕

所以脚在荡,心在漾

急喘的气,白云般奔跑

托起大雁忽闪闪的翅膀

那“一”或者“人”的诗行

恰似我孤单一人,的写照

可山顶湖还有芦苇荡

逆着光挠出火苗,更痒痒

多少爱情就是影视的剧情?

有背景的人,都来雁荡取外景

怎不让我想起《神雕侠侣》

想起《雁丘词》的双飞客

世间的情,不是天残和地缺

就是蜜蜂绝情的双翅:

我在绝,情谷底……

连黄晓明和刘亦菲

都希望这一切

——不要你觉得

而要我觉得!

所以,如今的雁荡

雁在荡,山在漾

云海繁殖的白羊撒欢儿跑

连带眼角如潮的相思

都翻滚得如此形像——

呀,针尖般的草,尖叫


西湖水,我的泪


与西有关

雷峰塔压白娘子

岳飞于谦皆灵隐

与湖有关

三岛三堤,里外风荷柳浪

五湖春晓,夏雨秋月残雪

与稀有关

断桥长桥瞧孤山

印社篆,醋鱼鲜

与壶有关

吴山天风泡龙井

满陇桂雨黄酒情

与你我有关

上天的花露水

共惜一湖水


杭州,我认识的亲人越来越多


都到杭州打工

前天表弟找过我

昨天又来了堂哥

今天老家的莽二来电说

老婆跟人跑这了,帮忙寻索

——人老了,不管在哪头

眼神越来越混浊

心境越来越亲和

我看到的亲人也越来越多:

楼道的保洁,遮莫是大姑

门口的保安,活脱脱个三叔

蹬三轮的老头,送快递的小哥

不是隔壁老王就像邻村小波

那个土坡上沿亭子转圈的太婆

很让我捏了几下酸酸的鼻头

但是荒草坟头,母亲早已作古

一个老头从身边经过

我跟了几步,确认不是老父

才又放慢了脚步……

最后,我想今天还是回家算了

免得更多的回忆和想念,上头


如果一颗星星就是一个人的化身


如果一颗星星就是一个人的化身

我爱的就是星空中满天的繁星

因为无数的他们

是冲进烈火时一闪而逝的剪影

是地震救灾时拨云见月的光晕

是洪峰过境时从不位移的亮点

是病毒肆虐时逆行而上的荧惑

是火神山雷神山或黄庄工地上

连夜忙碌的那些光亮的身影

是深夜的“云监工”们

一扇扇窗户的灯,眨着的眼睛

再想起我走过的村庄和城市

制服的萤光绿

工服的反光背心

以及红星闪闪的帽徽

甚至和晶亮的眼睛对视

你星星一般,尖叫的声音

也许亮度不够

尽管小如微尘

但一个人就是一颗星

千千万万就组成了银河的美

——不管夜多么黑

哪怕心情,也曾最深的灰

但只要看见我热爱的人们

就会自然地仰望浩瀚的星辰

也因此,每每划过一颗流星

我总是无法抑制,光明的泪


闪闪的红星


在杭州,每当我仰望星空

就想起 “五星出东方”的锦帛

以及《红星闪闪》的儿歌

默念中,偶尔还数一数

这一颗,是不是飞船“神舟”

那一颗,像不像空间站“天宫”

哪些是“东方红”,哪些是“长空”

哪些又组成了北斗卫星系统

星光闪烁,是否又发射了

火箭“长征”或快递“东风”……

数着数着就失笑,因为也知道

星空浩渺,卫星太小

肉眼当然不会看到

但有心,自然会洞照

而在和平的星空下

在杭州,我看得更多的

是做饭时燃气灶点火的一瞬

是孩子作业时翻开的中文课本

是手机或电视开机时礼花的背景

是上班时同事们胸前佩戴的国徽

是会议间走神时摆件上的国旗

是为工作而争论时的唾沫星

是加班到深夜时的眼冒金星

以至回家路上的红绿灯

好像都加装过星棱镜

以及,又想到你时

你那星光晶亮的眸子

和心与心撞击的,永不熄灭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