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 | 穿一身防护服就像蒸一次桑拿,机场接机员:总要有人做这个工作

最现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燕 通讯员 朱建美 文/摄

今天(1月28日),2021年春运正式开启。很多人响应留浙过年的号召,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也不似往年春运期间这般熙熙攘攘。

5点半,贾立在机场航站楼上岗了。37岁的他,如今是杭州机场旅客服务部值班主任。

他所在部门有200多人,飞机到达后需要他们进行接机,旅客即将登机时需要他们放行,“我们是机场里最直面旅客的人。”

去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爆发后,他就加入了抗疫的队伍,配合机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特别是针对疫情航班和国际到达航班进行检查。

春运开启,杭州萧山机场航站楼挂起了中国结,一些登机口也摆上了红彤彤的喜庆装饰物,有着丰富疫情防控经验的贾立和他的同事比平常更忙碌了。

DJI_0022.JPG

带上手套、护目镜

监督每位旅客手部消毒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进入杭州机场航站楼隔离区。1.75米的贾立一身蓝色西装站在登机口,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灵动的眼睛。

“因为要直面旅客,所以我们机场旅客服务部的工作人员形象都不错的。”旅客服务部经理蔡磊明说。

登机口附近的广播响起,提醒MU2292旅客将登机,在这个特殊时期,还提醒着大家排队间隔1米,请进行手部消毒。

与此同时,B42号登机口,贾立从口袋里掏出随身带的手套和护目镜麻利地戴上,再将洗手液放在柜台的上面,做好放行前的准备。

“我去把下面门打开。”贾立跟同事说了一声,转头就跑向廊桥。

上来后,看到队伍越来越长,他走出了检票台,“请往这边走一走,大家排成一个L型。”

随后,回到检票台内,贾立熟练地拿起扩音喇叭喊:“请头等舱旅客、老人、抱小孩等特殊旅客在这里排队。”

DJI_0026.JPG

检票台一开,大家有些迫不及待,一些旅客会按压消毒液进行手部消毒后再开始检票,但还有些旅客会忘记消毒,直接将票递给了贾立。“请手部消毒,并保持1米的社交距离。”他时不时会对旅客提醒。

DJI_0035.JPG

“旅客可能没这个意识,所以不少时候还是需要我们提醒和监督。”贾立说。大部分旅客还是很配合100%手部消毒工作的,但是也有旅客不配合的。

他记得去年年底,一个男旅客就是不愿意进行手部消毒。“我刚从洗手间出来,手刚洗过,为什么还要再消毒?”在贾立解释后,旅客骂骂咧咧,但因为要耽误登机,最后还是将手伸了出来。

DJI_0049.JPG

队伍越来越短,MU2292的旅客全部放行完毕。贾立用消毒液擦拭手套、护目镜后摘下,脸上竟然已经挂着一颗颗汗珠。“戴着护目镜太热了。”贾立说。

说话间,他看了一眼手表,又奔向下一个登机口。

没什么好怕
总要有人做这块工作

从一架飞机到达再到起飞,耗时至少1小时左右,加上前前后后的准备工作,他们现在平均一天接送机在三四趟左右。

接送机期间的等待是最煎熬的。

飞机进港前,如果他们收到这趟航班上有旅客身体不适,就需要他协调其他部门处置。这样一来,大家等待的时间就会变长。

去年春运期间,这种情况碰到比较多,有人发烧、身体不适,其他旅客也不能下机,大家都要等待结果再做进一步处理。贾立和同事们要全程等待,一般四五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直到这架飞机出港。

飞机出港时,他们也怕航班延误。一旦航班延误,他们就要陪旅客一起等着飞机,直到起飞。

DJI_0062.JPG

下午4点多,一架境外航班将落地杭州。这类航班,他们会格外谨慎,轮到贾立监管接机。他回到办公室,拿出防护服,脱下西装,麻利地开始穿防护服。先从脚开始往里套,然后套手,最后将整件防护服扣上,戴上防护镜和两层手套。

冬天还好,若是夏天,穿一次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就像蒸了一次桑拿。

问他去接境外航班怕不怕?这时只露出两只眼睛的贾立说话都有些困难,但他提高了嗓门:“没什么好怕的,现在,我们的防护物资和措施都非常到位,而且总要有人做这块工作的吧。作为一名党员我必须上。”

去年疫情发生后,杭州是比较早使用健康码的城市,当时进港旅客都需要出示健康码,而国内很多地方还未开始用健康码。于是,贾立被派到了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在成都飞杭州的航班登机口,他和同事要协助来杭的旅客申请健康码。特别是在复工复产后,云贵川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使用的仍是老年机,“我和同事会根据航班值机时间提前到达候机楼,协助旅客完成健康码的申请。”

希望今年航班都正常
大家能在原地过年

去过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的旅客都知道,机场很大,因为是管理员,贾立并不是定点上岗。他每天要在三幢航站楼间来来回回地走,处理日常,更要处理一些突发情况。“每天1万步打底,大多时候两三万。”贾立说。

DJI_0074.JPG

2003年进入机场做旅客服务工作的他,今年已经是他工作的第18个年头。由于之前经常要坐在登机口处等待飞机,他和同事们一样,颈椎、腰椎都不太好,但他很少跟人提起这些,“忍忍就过去了。”

贾立的工作是做两天休一天,一天早上5点半到下午3点半,第二天下午3点半到航班运行结束,第三天休息。由于休息前一天是夜班,所以休息那天基本在睡觉,“我也没法调整生物钟,这时间太乱了。”

由于今年提倡在原地过年,他预计今年春运期间不似以往那样会忙得吃不上饭,但还是会有部分旅客会坐飞机出行,因此他们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保证旅客能愉快安全出行。

作为交通运输行业的一员,贾立也没法回家吃团圆饭了,“这既是保证大家的安全,也是保证自身的安全。我希望今年的机场航班都正常,大家平安在原地过年。”

DJI_0059.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7****6379
137****6379

辛苦了。

138****3870
138****3870

辛苦了!

177****6830
177****6830

辛苦了!

152****8831
152****8831

学习使我快乐

152****8831
152****8831

精神可嘉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