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影像 · 爱摄影的人|30多年前,什么样的照片可以上报纸

好摄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俞跃

好摄之友 俞丹桦

今天,“爱摄影的人”专栏介绍的摄影师,叫俞丹桦,宁波人。

他的故事很长,其中还有一段是与浙江日报的缘分。我们先听故事——

1978年9月,我在解放军某部当电影放映员。部队对放映员要求比较高,要是一个“多面手”:广播员、幻灯制作、墙报、修理机器,这些都要会做。

那时,战士要拍照寄给家里人,但到城里照相馆去拍的话,要跑20公里路,不方便。

师文化科科长刘文庭就找我谈话,他的意思是让我自己去学,并为战士们服务。

我虽有一点美术基础,但在摄影方面是个门外汉,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还好,有新闻干事简单指点,了解曝光、构图、暗房后期技术后,我很快就上手了。

刘科长还写了张便条,这样我就可以到无锡电影胶片厂去买胶卷。我一口气骑了20多里路,到厂里买了20卷“代代红”胶卷次品,120每卷0.2元。

胶卷到手后,又骑了20多里路赶到无锡的鼋头渚公园,用一台海鸥4B相机,面对着太湖的美景按下了人生第一次快门。

1978年9月,无锡鼋头渚,我用第一个胶卷拍的照片。.jpg

我记得拍完第一卷胶卷后,就迫不及待洗出来,一看效果还不错,那种感觉像刚学会骑车的人一样,很开心的。

后来,我靠这些胶卷,给战士们拍了一批肖像和生活照。他们把照片寄回家,家人看了都很高兴。

不久,我不满足于为战士拍生活照,希望能搞摄影创作,就到书店里买了几本薄薄的摄影书:《人像摄影技能》、《风光摄影技能》、《舞台摄影技能》,平时多琢磨、反复练习,又长进了不少。

过了一段时间,需要拍照的人没开始那么多了,这门“生意”就清淡了不少。但对我而言,从此走上了拍照的道路。

1979年4月,江苏无锡,我的第一张自拍照(亮手表的是我。).jpg

1979年4月,江苏无锡,我的第一张自拍照(亮手表的是我。)

退伍后,我从部队回到了地方,被安排在镇、县政府机关工作,还担任过城关镇的团干部。

后来,又被调动到县政府做秘书工作,工作主要是为领导服务。发新闻稿,则成了我的爱好,新闻稿要求以文字稿为主,然后是拍照,一般都是图文并茂。

那时,我拍的新闻照常在省、市报纸发表。

b880fb7be05015bde6d3c7ad01b1209.jpg

照片发表多后,引起了时任浙江日报社摄影组组长程学武的关注。后来经他推荐,我参加了省首届新闻摄影培训班的学习(共3名学员),培训从1983年的11月起到1984年的1月,为期3个月。
这让我有机会得到名师精心指导,并得到更多集体和单独摄影采访机会。

当然,也让我的摄影技术有了明显提高。

2b9f1f0d6414fe3b51be421b18cbf88.jpg

1983年,浙江日报社摄影部的介绍信

1983年8月8日,我在《浙江日报》发表的第一张照片《久病床前孝子多》.jpg

1983年8月8日,我在《浙江日报》发表的第一张照片《久病床前孝子多》

1984年1月,杭州灵隐寺.jpg

1984年1月,杭州灵隐寺

1983年12月,在《中国日报》第一次发表照片《集归》.jpg

1983年12月,在《中国日报》第一次发表照片《集归》,摄于义乌。

在《浙江日报》工作那段时间,我住在报社一间暗房里,白天背相机门拍照,晚上回报社洗照片、写稿子,学习生活很充实。

我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先看报纸,看自己的照片有没有印刷在版面上,如果有的话,就很高兴。

在报社拍照时,胶卷比较充裕,我按快门也勤快,不过常常被师傅批评,因为胶卷用量比别的同事要多。

所幸,我的摄影技术长进很快,发表的作品也越来越多,这为我日后回家乡创作打下了基础。

1983年11月,开化八都.jpg

1983年11月,开化八都

在报社的几个月里,我跑到全省不少地方,拍了许多照片。当然,杭州本地的影像也留了不少。

拍摄内容很广泛,主要拍社会上各种新气象,还有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上带来的改变。

不过,那个年代交通很不便利。杭州到丽水乘车,要花六七个小时。出门前,还要带盖过公章的介绍信。

比如到浙南去采访,我就会一口气跑几个小县城。知道出来一趟不容易,只能在外面多呆些天,才能更好地创作。

出门时,我的包里会装二三十个胶卷,等跑完一圈回到杭州,胶卷也用得所剩无几。

1983年11月,义乌稠城.jpg

1983年11月,义乌稠城

那个年代没有数码,我用的是一台老式海鸥相机,偶尔也用报社的罗来(禄来)双反相机。

报社暗房的放大设备是德国进口的,画质清晰,底片放上去,灰尘都历历可见。

这些条件,当时省内其他地方是没有的。

1983年12月,诸暨.jpg

1983年12月,诸暨

1984年1月,培训班结束前合影。自左向右分别为浙江日报社摄影记者叶寒青、作者、浙江日报社摄影记者楼国平、学员汪江浩、郑国强 (2).jpg

1984年1月,培训班结束前合影。自左向右,分别为浙江日报社摄影记者叶寒青、作者本人、浙江日报社摄影记者楼国平、学员汪江浩、郑国强

f39420d3dd1489d77623b174f405907.jpg

培训班结束后,我就回到了宁波。

cca4bfaa12cd6a6d032af7bcdcbe5e3.jpg

之后,因学业和工作越来越紧张,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只能放下相机。

到了2001年,我在时任宁波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沈一鸣动员下又拿起相机,再次做起了摄影创作。

这之后,我的不少作品在重要影赛(展)中多次获奖,还进入了省、市摄协的班子。

1984年12月,慈溪崇寿,机关干部下乡.jpg

1984年12月,慈溪崇寿,机关干部下乡

1988年4月,慈溪鸣鹤,侨胞返乡祭祖.jpg

1988年4月,慈溪鸣鹤,侨胞返乡祭祖

1987年8月,慈溪雁门,厂模.jpg

1987年8月,慈溪雁门,厂模

期间,我先后动议并参与组织了各种重要影赛:时尚中国全国摄影大赛、美丽中国全国摄影大赛、中国人看世界全国摄影大赛等。

到了2017年1月,我担任了宁波市外经贸局局长后,为不影响本职工作,在摄影方面,投入的精力有所减少。

因为我热爱摄影,退休后,我就把摄影这个爱好当成了工作,且用加倍的热情投入其中进行创作。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07_副本.jpg

村里:2020年11月6日,莫枝村,郑家祠堂举办殷湾村百岁老人郑崇贵祝寿活动,郑老先生见到了从上海赶来、多年不见的90多岁的妹妹。

到了2017年10月,一位影友邀请我去东钱湖镇殷湾村摄影,进村后的我一下子被眼前的画面吸引了!

作为浙江省最大的天然淡水湖,东钱湖历史悠久。

我经过实地深入考察,感受到这里的风景秀丽,民风淳朴,特产丰富。

同时,也找回自己儿时的记忆,感受到了当年上山下乡的生活,也看到了当地面貌和百姓生活的变化。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27_副本.jpg

村里:2018年9月12日,建设村,在群众巡游队伍前鸣炮开道的长者。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40_副本.jpg

村里:2018年3月30日,殷湾村,一个幼童耐心地等待大人丢下烟头。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46_副本.jpg

它们:2018年12月24日,莫枝村,家狗在郑家祠堂前睡觉后准备起身。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53_副本.jpg

它们:2010年1月13日,原大堰村地块,宁波冶金地质勘测队的旗帜迎风飞舞,预示着前方那头牛将从人们眼前消失,并很快被端上餐桌。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59_副本.jpg

湖边:2019年8月5日,湖滨公园,红林村72岁的朱吉才老先生正在晨练。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803_副本.jpg

它们:2019年12月13日,原大堰村,牧牛在夕阳下山前走过金墩桥,它们将在临河的一堵墙外露天过夜。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807_副本.jpg

▲湖边:2020年10月22日,殷湾村,一只小狗来到正在河边洗鞋子的民工前面。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815_副本.jpg

湖边:2020年8月12日,利民村,放暑假的渔家小孩表演自创的高难度跳水。

随着东钱湖的大规模开放和建设,这里正在演绎一首首时代变奏曲,现代与传统、先进与落后、新风与旧俗等相互交融。可以说,这里是当下中国乡村的缩影。

于是,我想为宁波,特别是东钱湖留下一批视觉档案。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818_副本.jpg

它们:2018年12月31日,殷湾村,村里的猫在渔船驱赶偷鱼的白鹭后返回。

我认为有必要用影像在东钱湖一带“潜湖”——将东钱湖的民风民俗、生活点滴记录下来、串联起来。

从打“小井”起步,再打“深井”,然后通过数年努力,争取拍几部比较像样的摄影作品。有了这个想法,我就几乎每周都会跑去东钱湖拍照,从退休至今,已经坚持了三年。

这三年,我在东钱湖边拍的照片数量,超过了之前30多年的总和。

我觉得,要用自己的镜头讲好东钱湖故事,就应该扎根基层,面向百姓,深入实际,还要第一线汲取摄影创作营养,凭勤学苦练捕捉难得瞬间。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823_副本.jpg

▲湖边:2017年12月17日,殷湾村,渔民在湖边晒东钱湖特产朋鱼,晒干后除了自食,还会送亲戚或卖给游客。

今天,我将这些湖边拍摄的作品,分成三个部分:“湖边”、“它们”和“村里”。

这些照片里有故事可看,在照片外也有故事,而且许多令人印象深刻。

比如今年夏日的某天,我在宁波一工地拍摄打桩工作,突然狂风暴雨袭来。当时我打着雨伞却难以抵御风雨,相机也差点淋湿。

这时,有个打桩机上的民工跑来一把拉我上车。他腾出有限的避雨位置给我,自己却闯入风雨中的工地干活,而我得以继续拍摄风雨中的工地劳动场景。

还有一次,我拍一位放牧老人时,他的妻子竟然买来鸡蛋煎饼,硬要塞给我当早餐。

这些照片之外的画面都使我十分感动,至今仍常在脑海中浮现。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23_副本.jpg

村里:2018年10月19日,陶公村,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忻(xīn)家后裔在忻家祠堂祭祖。

几年拍下来,我对东钱湖的感情变得更深。

我熟悉湖边的每个村,每条路,甚至一棵树。一些景观改变,哪怕是微小的改变,我都会非常敏感。

比如说,在利民村,原来湖边有几把椅子是供游客坐的,现在椅子旧了就被拆除了,这些也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的。

拍摄过程中,一户人家有什么改变,我也会特别留意。比如我经常去买鱼的一户人家,添了新丁,我就会去帮忙拍照,然后孩子大一点,我会继续去拍。

拍下孩子从摇篮开始到能走路,再到动手做事情。这样做,也是希望给村民留下珍贵的礼物。

还有,村里的老宅改造,景观改变,我都会有记录。比如一张宣传画在墙上,后来墙被改造了,画没了,但我的照片已将它留下来了。

微信图片_20201202142749_副本.jpg

湖边:2019年3月20日,利民村,外地游客在渔船上拍照留念后上岸。

我拍完照片后会把照片送给他们,不收一分钱。村民出于感激,要送我特产,但我从来没有吃过、收过他们免费的东西,最后都按市场价(给他们钱)。

我想,要助人为乐,就不要占人家的便宜,该付的钱还是要付的。

2bef18e40f6dc922fce2a9f6a13255e.jpg

6d50e1084a4ed2b55e4cbe5ac4fa708.jpg

问:您觉得如何才能拍到好照片?可否谈谈对摄影的看法?

要拍好照片,首先要知道什么是好照片。我拍照,追求好看、好玩、好意。

好看好玩,大家都懂,好意,就是说摄影的作品要有语境,不但照片要会说话,还要能讲故事,故事中要有含义。

如果一张照片,能结合我说的三点,就应该算是好照片了。

我的自我要求,是把思想安装在镜头上。要多实践,要深入到基层,掌握第一手资料。在交流和拍摄行为中,要带着感情去拍。

9b6c1d017f6be6f633687deb73297a7.jpg

525dcfd4edefcb29a6cb48e2ccdc49b.jpg

842d1be73c092741fb5cf9263a1f884.jpg

aee5c6554be5d83d0077f489c625ea6.jpg

b5528809ca85f9516c9ecf706393e14.jpg

我觉得摄影人要对自己狠一点,好照片要让人家来评论,不要自己评判。

还有一点,就是拍照也要有重点,不要什么东西都去拍,要拍你自己喜欢的内容。

摄影对我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因为我退休后也想过得充实一点,开心一点,幸福一点。

刚好从事摄影创作可以让自己的身心健康,还能实实在在为社会做些有意义的事。而且,分享的过程也留下了一些视觉档案,扩大了地方的宣传,也是在促进整个城市的建设。

bf71e9101a51bcce56fbadb9a477e88.jpg

d3a33eb4655abc947dc701895ac8b99.jpg

问:能否谈谈你的创作过程?从开始创作至今,创作观念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我学摄影虽说比较早,从1978年就开始了,但由于工作繁忙,无法投入更多精力、全心持续拍片。

到了2020年7月,我正式退休后,除了陪家人,也会参加一些社会工作,这时就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搞创作。由于不停“射门”,经常“进球”。

随之而来的是创作兴趣不断增加,从而进入了个人摄影的“黄金时段”。

在拍摄观念上,我觉得自己的理念变化较大。过去是“有啥吃啥”,纪实、风光、人像、创意等都有涉及,且有不少作品在国内外重要影赛中获奖。后来是“博中有专”,就是虽继续拍各类题材,但以人文纪实摄影为主,这与我从事过多种职业,对社会及百姓生活等方面有自己的理解相关。

受当时拍摄风气、习惯、条件等影响,我侧重拍摄主题明确、表达完整、随机抓取的单幅照片。

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既发“点球”,拍单幅作品,更侧重拍摄有一定难度、广度、深度的专题组照。

e464ba207870531d9af576352a1bffe.jpg

eec25c831b49d6b78d4a4eee25fe76f.jpg

问:能否介绍一下《湖边打了几口小井》这部专题作品?

《湖边打了几口小井》是我退休后在东钱湖一带拍摄的纪实摄影作品选,分《湖边》《它们》《村里》三部分。《湖边》展现了湖边发生的趣闻逸事;《它们》反映了湖区家畜、家禽的生存状况;《村里》记录了湖旁传统村落的百姓生活。从中可感知东钱湖一带现代与传统、先进与落后、新风与旧俗等相互交融,正在演绎一首首时代变奏曲,是中国乡村现状的缩影。

由于拍摄时间较短且才力不逮,展品定有许多欠缺之处,恳请大家批评指正,以便我及时改进,把“小井”打深挖好。

【摄影师名片·俞丹桦

e9515ea8e545e5aead917948c8a6ea8.jpg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波市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

曾任浙江省摄影家协会顾问、主席团成员、艺术创作指导委员会成员和宁波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为视觉中国&500网签约摄影师;300多幅作品在国展、中国国际展等国内外影赛中获奖。2004年和2005年分别获《大众摄影》月赛年度十佳摄影师、最佳摄影师;2019年视觉中国&500px十佳摄影师;曾在《中国摄影》《中国摄影家》《大众摄影》和《中国摄影报》《人民摄影》等发表专题、专版作品。

——◆◆好摄发帖指南◆◆——

点击“小时新闻”首页下方菜单栏的“帮帮团”按钮→点击浮窗“我要发帖”→选择发布到“好摄之友”群组,上传文字、图片(每个帖子最多9张)。

微信图片_20201102122839.jpg

——◆◆怎么加摄友群◆◆——

每一天,“好摄”都在期待你的分享。

【“好摄小助手2号”上线,欢迎来加好友,拉你入摄友群】

1)可以搜索微信号:qbhszy2,直接添加;如果想进入花花群,添加时请注明“花花群”。

2)扫一扫“好摄小助手2号”的二维码名片,即可添加。

3)现在好摄共有12个群,其中新成立了纪实摄影群,有兴趣的摄友欢迎给小助手留言,拉你进群。

微信图片_20201019113158.png

【好摄之友投稿要求】

投稿作品应保证为本人原创,平台/小编可能会在适当修改的基础上,在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平台无偿使用。入选作品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展示、宣传、推广、线下展览、制作明信片传播等方式。

微信图片_20201019113153.pn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小编
小编

谢谢评论,也谢谢作者本人,欢迎阅读后转发哈

小编
小编

谢谢评论,也谢谢作者本人,欢迎阅读后转发哈

小编
小编

谢谢评论,也谢谢作者本人,欢迎阅读后转发哈

小编
小编

谢谢评论,也谢谢作者本人,欢迎阅读后转发哈

小编
小编

谢谢评论,也谢谢作者本人,欢迎阅读后转发哈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相关推荐 Recommend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