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需要”马保国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

第一次听说马保国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还没有这么火。

——不过是一个自封的武术大师,被瞬间打肿、放平,又催生众人发出了几声哂笑而已。

几个月之后,当微信公号的热门帖(不论写什么内容)评论中或多或少跟着几条“耗子尾汁(音:好自为之)”时,马保国是真的火了。

微信图片_20201126140019.gif

马保国的闪电五连鞭被网友恶搞 网络图

这几天,很多媒体的报道中,都引用了这样一组数据:在B站,网友平均每小时便会上传48.5个马保国的视频,平均每分钟0.8个。

它们其实大同小异,不过是将1月份B站一则名为《健身房的年轻后生不讲武德偷袭马老师,把马保国老师的眼睛给蹭了一下》的视频,以及5月马保国与一位业余搏击爱好者相约切磋,结果在30秒内被击倒3次的视频,与一众影视剧、相声片段混剪在一起。

“年轻人不讲武德”“我大意了,没有闪”“耗子尾汁”……马保国的这些所谓“金句”,放到网友发布的视频中,制造着一波一波的网络狂欢。

有人说,马保国由此“出圈”了。

“出圈”始于饭圈,而马保国除了自己营造出一个假想的江湖之外,并无圈可言。围观他这一戏路的大众,从始至终都只是看看热闹,只是,今天,这热闹被放置于网络之上,进而召集了更多的看客而已。

朋友圈的一位友人说:马保国不过是以自我为行为载体,完成了一场与网民相互嘲弄的行为艺术。

而且,这种“艺术”也并非始于马保国。

当年扭成S的芙蓉姐姐,话语句句雷人的凤姐,也是如此。只是,当时网民与事主的互动,无法来得这么便捷——仅仅是网络上文图的来来往往,过不了太久,也就各自偃旗息鼓了。

而马保国不同,他是很多视频网站素材的提供者,又成为源源不断的二次创作的一部分。当病毒式的传播同时爆开,这两天,突然就无人不识马保国了。

在马保国之前,我们曾把多少严肃话题,化成了段子,而思考与探讨解决问题的方式时常随着一笑了之,也烟消云散。

既然嘲讽马保国无成本、无门槛、无大碍,顶多也就是在电脑前费点眼力,那就上呗!

马保国火了之后,对他的解读也各式各样——

马保国会说会演;马保国是个好销售;不是因为你喜欢马保国,而是因为你需要他……

当然,这些都有道理,这里,单说“需要”。

大众需要马保国,需要他作为一剂笑料,消解现代社会给予的压力。

创作者需要马保国,需要他在自己的手中,迎接虚拟世界投射来的关注和掌声。

平台也需要马保国,需要他的流量,滚成巨大的雪球,进而转化为可观的经济效益。

同样,马保国也需要“马保国”,否则,他也不会自称归隐江湖仅过了一天就宣布参演某部电影,真是相当社会。

微信图片_20201126135909.png

网友整理的部分马保国视频

但是,我们不能需要马保国。

网络时代,走红的范式与它所带来的附加值,对于众生的引诱是巨大的,那么,在围观与一哄而上中,我们更需要思考的是,某种内容生产模式,是否值得被倡导?它是否会将一个行业引向歧途?大众在这种影响下,是否会出现价值观的偏移?

说到这里,回头看一看大衣哥朱之文家门前日夜围守的村民,他们围观他的吃喝拉撒,而不是他作为歌者本身的意义。

那么,这些视频,又有什么意义?

回到马保国的话题,虽然,他促生了大量的视频作品,可是,如果这些视频称之为“创作”——“作”是作的,但是这样的“创”,标准似乎低了点。更何况,这些视频,不过是剪辑拼贴,也并无多少新意可言。

当几位年轻人,用这样的方式来解读马保国这样的个体,无可非议。当一群年轻人以此作为创作,是不是阵仗过于庞大了些?

当然,对于时间的消耗,究竟怎样才称得上有意义?各人标准不一。

春花秋月,夏木冬雪,日日风光不一。有了这些,反正我不需要马保国。

当然,很不幸,为了完成这篇文字,我很需要地去看了几则他的视频(此处应有尴尬的笑容)——每一个时代,每个人都难以跳脱其中,所以,就马保国的火,围观无妨,我们更应意识到,他哪里有这么必要?!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8****4115
158****4115

一个时代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