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航天人 │ 31岁湖州姑娘沈菊鸿:做个“望远镜”,让你看清“嫦娥”的一举一动

深度178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陈曦

继人造地球卫星、载人航天飞行取得成功之后,探月工程是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的又一座里程碑,它开启了中国人走向深空探索宇宙奥秘的新时代。

“嫦娥五号”发射举世瞩目,很多人惊叹于火箭升空的震撼瞬间,很少人会注意那些在现场忙碌的航天一线人员。在航天人的群体里,他们做的是组成飞天壮举的成百上千个岗位中最平凡的工作。正是这样一名又一名平凡而又伟大的航天人,通过十几年如一日不懈的辛勤工作,筑造了中国探月梦。

在“嫦娥五号”飞天之际,钱江晚报·小时新闻特别关注三位8090后航天人。

他们中,有坚守西沙岛,做一名默默无闻的 “火箭追踪者”;他们中,有为了航天事业,常年与杭州的丈夫两地分居的女通信工程师;他们中,也有人在儿子刚出生一个月后,就不得不返回岗位……

他们是一个个普通的航天人,他们也是“嫦娥五号”任务的幕后英雄,更是中国航天事业的见证者。

“5、4、3、2、1——点火,发射!”

伴随着巨大的火箭轰鸣,11月24日凌晨,被称为“胖五”的“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搭载着新“乘客”——“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成功发射升空,奔向神秘的月球。

连绵的掌声和兴奋的议论声在发射现场响起,网络上,也早已热闹一片,但此刻,指挥控制大厅楼上一层的机房里仍寂静无声,沈菊鸿和同事们正紧张地盯着屏幕,为任务进程进行实时可视化呈现。

从点火,到升空、助推器分离、整流罩分离……直到入轨,“嫦娥五号”奔月的每个瞬间都清晰又形象地呈现在大屏幕中。

“我在一份普通的岗位上,但它容不得一点闪失。”沈菊鸿所在的工作小组扮演着人类的“望远镜”,当“嫦娥五号”升入云层,肉眼难以探寻,他们依靠实时数据支撑和三维可视化软件模拟,为指挥控制大厅的决策提供形象依据,也让更多人得以看见“嫦娥五号”的一举一动。

这个31岁的湖州姑娘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女性。

充当无数人的“望远镜”

“让探月全过程,变成看得懂的形象动画”

身为通信工程师,沈菊鸿的工作不为人知,但大多人都看到过她和同事们的工作成果——比如,“嫦娥五号”探月的全过程动画模型。

“让人们看不到的那些背后的一切,变成能看得懂的形象动画。”在她看来,既然是充当无数人的“望远镜”,这份工作尤其需要精确。

“首先,外观必须要摸得一清二楚。”沈菊鸿说,在探测器进场后,自己会经常去拍各种照片,细心观察探测器的每个面和各个角度,“有一些自己摸不定的,还要去咨询卫星工作人员。比如,有时候我觉得它有的地方长得像喷口,只有问清楚了才知道,那其实是天线。”

经过前期观察,沈菊鸿发现“嫦娥五号”比普通的探测器要更大一点,“它分为两节,长得像只蜻蜓,带着翅膀,还顶着4个角。和之前的‘嫦娥’相比,它的天线也有所区别,以前有锅盖,它却没有。喷口的大致长相没多大变化,但有一点细微的不同。”最终,这些细微的变化都被体现在“嫦娥五号”的模型制作中。

除了外观,更重要的则是掌握发射的工作时序。

“包括助推器分离在第几秒发生,太阳帆板展开在第几秒触发等等,整个时序要提前输入,分秒不差。”沈菊鸿说,大多情况下,当实时数据传来就自动触发相关动画,不过,有一些时序还是要靠自己手动操控,“比如,落区展示,我们就要根据实时情况,进行手动操作。我们会展示很多个落点,有理论落点,也有北斗监测到的落点。”

2000多秒后,当“嫦娥五号”顺利入轨,实时模拟动画也同步精确呈现,沈菊鸿终于松了一口气。

和丈夫分隔异地长达五年

“这是一份普通的岗位,但它容不得闪失”

身为湖州人,沈菊鸿已在文昌工作了五年。离家2000公里,和丈夫分隔异地,她也常常想家,但这份亲身参与国之大事的工作,仍让她骄傲并激动。

对于第一次参与并见证飞行任务时的兴奋心情,沈菊鸿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2016年,为了“长征7号”的首飞,沈菊鸿经常加班,通宵编程、建模。“不像现在软件稳定,当时,整个平台软件模型都要搭建。总是一天到晚在找哪里出了问题,刚解决一个问题,又有新的问题出现要改。”沈菊鸿说。

夏天的海南又晒又热,发射场周边一片荒芜,蛇、蜈蚣及各种各样的蚂蚁时常出动。尽管条件艰苦,可前一年刚从学校毕业的她热血沸腾,“我和同事们经常吃完晚饭一起走去海边散步,晚霞特别漂亮,看完了,我们就回到机房加班。”

2016年6月,“长征7号”首飞成功,沈菊鸿连同整个机房的所有人都激动地跑去大厅合影,“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在一个非常重要的岗位上。”

如今,随着时间推移,沈菊鸿慢慢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普通的岗位,但它容不得闪失。”

理科学霸的航天情结

“整个专业只有我一个女生,喜欢并愿意去钻研”

《小哥白尼》《小爱迪生》等科学杂志曾是她最喜欢读本。“特别爱看,可能是那时候种下的火种。”与大多喜欢文学小说的女生不太一样,学生时代的沈菊鸿最感兴趣的是物理。

就读于湖州中学的她是班里的学霸,物理成绩尤为突出.高考时,她毫不犹豫地报考了通信专业。

“整个专业只有我一个女生。”沈菊鸿回忆,当时不少同学疑惑,为什么她会选择如此“偏门的非女生擅长”专业,“这个专业确实比较难,有些课很多同学都听不懂。但因为喜欢,我就愿意去钻研。”

凭借着这一股喜欢,沈菊鸿从本科一路学到研究生,并在研二的时候成为同学中第一个发表SCI论文的学霸,毕业时她还获得学校优秀硕士毕业生。

2015年,硕士毕业的沈菊鸿被分配到文昌航天发射场。

作为一个浙江人,在沈菊鸿的印象中,她的同学大多偏好留在杭嘉湖区域。初到文昌时,离家太远成为她最大的顾虑。

在文昌的5年来,她时常会怀念家乡的一草一木。

每到大闸蟹季节,她都会馋嘴想吃上一口。“这边只有海蟹,不如家里的蟹肥美。”

每年10月桂花季,她也会特别想念满城桂花香的感觉。今年国庆,她特意请了假回家,早上起来会第一时间打开窗,享受桂花飘进来的味道。“这是5年来第一次闻到熟悉的味道,很美好。”

虽然想家,但沈菊鸿从未后悔来到文昌。

此前,她一度以为从事航天事业是神秘的高端的岗位。待她真正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个领域每个岗位要踏踏实实才能胜任。“里面的人常说,颗颗螺丝钉连着航天事业。我们就是螺丝钉,做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工作,但又不可或缺。”沈菊鸿说,正是因为这一份不可或缺,让她产生了其他工作没办法带来的成就感。

丈夫想放弃工作为她去海南

“只要她喜欢就会支持,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对于妻子沈菊鸿的具体工作内容,丈夫郝伟并不太了解,但他知道,妻子所做的事关乎国之大事,是为了中国的航天事业。所以每次和朋友介绍妻子的工作时,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自豪。

2015年两人第一次在文昌见面。

2015年,在朋友的介绍下,郝伟和沈菊鸿相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文昌,之前主要是电话沟通。”郝伟记得,当时沈菊鸿正在出任务,两人只短暂吃了个饭,她就匆忙赶回工作岗位,“虽然见面时间不长,但她对于工作的那份认真吸引了我。”

从那以后,在杭州工作的郝伟每逢假期和不加班的周末,都会飞去海南。慢慢的,沈菊鸿的角色从女朋友变成妻子,再到孩子妈妈。

“一直以来她的工作都很忙,所以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文昌陪她。”在郝伟的印象中,妻子生活中是一个温柔细致的人,对待工作更是如此。“每次发射前,她都会全身心地投入。成功后,她也会异常激动。”

三口之家。

这次因为“嫦娥五号”的发射窗口时间,沈菊鸿坚守在岗位上一夜没睡。到了早上,她迫不及待告诉了丈夫发射成功的喜讯。“能够很明显的从她语气中感觉到兴奋。我当时也很开心,但又有一些心疼。”

虽然时常心疼妻子昼夜加班,但自称是“直男”的郝伟坦言,他不善言辞,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妻子的工作。“在一起5年,我能感受到她对于这份工作的喜好。所以只要她喜欢,我就会支持,看到她每次任务后开心,我也会欣慰。”

为了妻子的工作,郝伟甚至默默做了打算:放弃在行在杭州建筑设计师工作,去海南,用更多的时间陪伴妻子和孩子。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xin忻
xin忻

厉害的妹子

草木芬芳
草木芬芳

为你们点赞,生活工作两全难

钱程
钱程

加油加油!

一禅师傅
一禅师傅

厉害的妹子

152****6478
152****6478

加油加油哦!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