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走7万多步,一步步挣出老家一套房!杭州四季青拉包工的日常

读城记

人是万物的镜像。徜徉过高山大海,最终还要到人山人海里寻找答案。小时人物,给你奉上与众不同的人物故事。在这里,读懂世相。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谢春晖 黄伟芬 

偌大的杭州四季青服装一条街里,坐落着26个市场,约14000个摊位,春夏秋冬,每天有七到十万人在这里因为服装相遇,或者擦肩而过。

这里是很多人梦开始的地方。

档口的摊主,光鲜靓丽的穿版模特,淘货的小老板,卖衣服的店员……每个人都在这里努力着自己的努力。

雨天的拉包工.jpg

▲徐舜阶摄 雨天的拉包工

杭州公益摄影师徐舜阶在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帮帮团后台发帖讲述,过去两年,他用镜头记录了这里一个不太为常人所知的群体:拉包工。

最初让他萌生记录想法的,是这些人在凌晨的努力。徐舜阶说,凌晨两三点早起出门拍日出,拉包工们已经聚集在货运车,卸货、装载、运送。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依然在忙碌。

天南海北聊家常.JPG

▲徐舜阶摄 天南海北拉家常

拉包工们来自五湖四海,拉着老虎车奔波在不甚宽敞的货梯间,连接了物流到达和各个摊位档口间的距离。

他们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里的坚守,让数不清的包裹能够顺利流转。

女人最累最辛苦还要管着自己的娃.JPG

▲徐舜阶摄 管娃瞬间

国庆以后,四季青进入秋冬旺季,拉包工们也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胡莲英是拉包工大军的一员。每天她要拉着车穿梭在四季青的各大服装城上万个档口之间,一天最多的时候能拉上三四百趟货。“我平均每天要走3万多步,最多一天走了7万5千多步。”

10月19日,小时新闻在四季青走近了这个群体,听了他们十几年如一日的故事。

体验父母的工作.jpg

▲徐舜阶摄 体验父母的快乐


睡意来了走哪睡哪.JPG

▲徐舜阶摄 生意来了,走哪睡哪

1】“想要买什么风格的衣服,问我们准没错”

穿梭在档口间的他们,是四季青活地图

“早上没接到订单,我上工迟了点。”10月19日上午10点多,胡莲英扶着拉包车,站在中洲女装城的侧门边等生意。

一大早没开张,她不是很着急,“旺季到了,等一等总会有生意的。”

微信图片_20201019201512.jpg

▲胡莲英

刚满50岁的胡莲英,在四季青一带从事拉包的行当已经快17年了。

2000年,30岁的胡莲英和丈夫带着女儿从河南老家来杭州。“我没啥文化,还要管小孩,不太适应在工厂里上班。”

在杭州打了3年工后,胡莲英经河南老乡介绍,加入了拉包工的“大军”。

一辆20多斤的铁质两轮小拉车,一只小马扎,一部手机,一个挎包加上保温杯就是胡莲英每天出活的全部装备。

算算今天的收入.JPG

▲徐舜阶摄 算算收入

和大多数男拉包工的老虎车不同,女拉包工们小拉车更加灵活,可以拉也可以推。

“男的拉大件,我们拉小件,客户在停车场里,把东西一卸,我们装上就往档口送。有时候,客户人还没到档口,货我们早就送到了。”胡莲英说,她们的优势就是速度更快,拉包的趟数也更多。

两三百斤的衣服包裹,胡莲英抬起拉车头就能走。

送包路上.JPG

▲徐舜阶摄 送包路上

胡莲英1米6出头的身高,有时拉车上堆的货比她人还要高。“拉多了,习惯了。”她说,刚开始做拉包工时,几乎天天回家都要哭,两条腿酸得都不能爬楼梯。但这么多年下来,也都习惯了。

等待来送货的车.JPG

▲徐舜阶摄 等待来送货的车

在四季青一带,节奏非常快。

胡莲英说,不练就一身本领,还真不一定接得上生意。

“哪里潮流服饰多,拉包生意就好。”“客户着急赶车,给客户找到捷径,说不定还能接到下回生意。”……拉货送货时,客户们只要给出一个档口名,在说个大概区域,胡莲英就能一下子在脑海里反应出最优的路线。

拉着孙子去送包.JPG

▲徐舜阶摄 拉着孙子去送包

不夸张地说,像胡莲英这样的拉包女工,就是四季青各大服装城里的活地图。“你们以后想淘到各种款式的优质衣服,就找我们问一句,我们推荐的,大多都没错。”胡莲英笑,这是女拉包工们多年工作下来的隐藏技能。

拉包的姐妹们在等待摊位老板的电话.JPG

▲徐舜阶摄 拉包的姐妹们在等生意

2】觉得这份工收入不错,拉着丈夫一起干

十几年下来在老家买了新房还翻新了老房

从30多岁做到50岁,胡莲英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她给出的理由很真实:没啥文化,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有这么一份工作可以谋生,收入也还可以,为什么不干?

另一位女拉包工张红干这一行也有十来年了。

10月19日时周一,这天上午整体生意一般,她就这么席地坐在中洲女装城外面。

微信图片_20201019201219.jpg

▲张红

成为一名拉包工,蛮巧合。

十多年前张红从老家江苏连云港来到杭州,一开始做过很多工作,为了多挣点钱,早上送牛奶,中午帮一家单位食堂做饭。后来由于食堂效益不好,眼瞅着需要再找一份活,在四季青送快餐的表妹说,“姐,拉包收入还不错,要不你来试试?”

吃得起苦的张红就带着个小推车做起来了。

“第一天挣了40块,第二天挣了80块。”张红回忆,那时候自己周围人的工资才六七百块一个月。

也是因为这样,她让在空调厂看管仓库的丈夫郭秀兵也加入了。

微信图片_20201019201215.jpg

▲右二为郭秀兵

第一年时间,一边送牛奶,一边在市场拉包。

中洲女装城试营业开始,张红两口子就在门口驻扎了下来。

从青丝到白发,才51岁的她,被染黑的头发间,头顶藏不住的白发露出了一小截,“辛苦肯定辛苦的,不过习惯了就都还好了。”已经不年轻,皱纹也爬上了脸,也许是大部分时间在室外,肤色也不再白净,但张红说话的时候一直是笑着的。

拉包虽说辛苦,下棋就是最快乐的时候了.jpg

▲徐舜阶摄 下棋快乐

相比留在老家,更加辛苦却不好挣钱的亲友们,张红一家要好很多。

靠着在四季青拉包,夫妻俩不仅在老家县城买了房子,还翻建了农村房子。前两年儿子结婚,彩礼20万,装修、酒席、三金,一样又一样的花费,都是两口子这么些年攒下来的。

“孙子已经6个月了,儿子一家在柯桥。”儿子长大后,也从老家来了浙江,现在在绍兴一家4S店做销售。

晚上有时间张红会和儿子一家视频。

爷爷奶奶想念孙子了,小两口就带着小朋友来杭州。

每当这时候,中午总在附近对付一口的张红,会提前准备好零食让儿子儿媳带回去。

饥饿来了吃什么都香.JPG

▲徐舜阶摄 饿了,吃什么都香

3】拉包工的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和约定俗成

也有差不多的付出和类似的收获

在四季青,每一个拉包工都有着类似的故事,老家讨生活不易,于是来到城市,所以都有着差不多的付出和类似的收获。

这一点在中纺中心服装城体现得更加明显。

和张红她们主要做熟客生意不太一样,这里18个拉包工,每一天,会根据到岗的时间先后,把拉货的老虎车排成一排,卸货区来了车子,挨个领货送货。

微信图片_20201019203647.jpg

▲排队的老虎车

王锡明就是其中一位。

在两个孩子大一些的时候,他从桐庐来到不远的杭州。他在18人当中,年纪算比较大的,这些人当中,比较年轻的是一位1992年出生的小伙子。

每当有新的货物到卸货区,王锡明他们就会依次上前。

微信图片_20201019201525.jpg

▲王锡明

很多人会帮着把货物一起装到老虎车上,“现在已经好很多了,那时候有的大包裹,有上千斤重。”

从20年前一车货物3块钱,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涨到了15块。

拉包这一行也分淡旺季,一年中有几个月是旺季,最近这段时间,他们一天能拉上二十来趟货,一个月会有七八千块收入。

不大一会,王锡明排在倒数第四的老虎车又出发了。

微信图片_20201019201222.jpg

这次衣服有些多,一共装了两车。王锡明和同事,把在大家伙的帮助下装得满满当当的老虎车,推进电梯。对这个市场,他们已经很熟,推着车就到了商户那里。偶尔运气好的时候,还能顺手带回一车往外运的货物。

“以前双十一前后要忙挺久,最近两年好像忙的时间要短一些了。”在市场拉货20来年,王锡明看到过行业的繁盛,也感受到了电商、直播、抖音等对线下市场带来的冲击。

再苦再累为明天.jpg

▲徐舜阶摄 

临近11点,胡莲英的生意开张了。

档口老板给她打来电话,要去5家商铺里收货送到托运部。放下手机,胡莲英推起小拉车,就往女装城里走。

有没有打算退休?

胡莲英说,去年女儿刚结婚,女儿女婿也在四季青里工作,想着现在还拉得动,再拉几年。“等抱外孙了再考虑退休吧。”

彼时的张红依旧坐在包裹上,偶尔接个电话,手机是不能离手的。

而王锡明他们的“驻点”里,老虎车依旧整齐地排着队。

他们都努力地用自己的付出,换取更加美好的明天。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勇敢的心
勇敢的心

大写的赞

139****5350
139****5350

强大强大

136****5491
136****5491

拉包工不容易,即为客户解难,又有一份还可以的经济收入,像勤劳的蜜蜂一样,穿行在市场的角角落落,为市场的有序运行贡献不可替代的作用。点赞了!

lyf
lyf

辛苦的日子在希望中延伸。

浮生
浮生

在外生活都不容易啊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