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随心的“随心飞”!有人三个月一次都没能“想走就走”

深度178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陈曦 

从6月中旬,东航率先推出“周末随心飞”以来,国内各大航企紧随其后,已接力推出不少类似产品,名字也充满了诱惑:“快乐飞”、“无限飞”、“畅飞卡”、“想飞就飞”……

花费三至五千元,“说走就走”的美好生活仿佛就近在眼前,这样的豪华礼包,似乎很容易让人瞬间上头。

然而,买了“随心飞”,真的就能如你所愿、随心而飞吗?在空中滑过的一架架飞机里,又藏身着哪些有故事的人呢?在某些想靠短暂“逃离”来开启新人生的人,又阴差阳错出现了何种变故呢?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采访到这些先飞的人,听听他们的飞行到底是否随心。

果断裸辞后,她握着“快乐飞”打卡全国

辞职前,青青感到自己“没办法不去时刻思考工作”。

青青26岁,在一家知名房地产公司做了四年运营。作为一颗最基层的螺丝钉,对身处的这座庞大又光鲜的机器,青青深感厌倦,但繁重的考核指标又让争强好胜的她没办法停下来。

想离职的情绪从去年年底开始累积,半年多后终于爆发。7月14日,青青不顾身边人的反对,选择裸辞。对于未来,她没来得及思考更多,只是打定主意要从按部就班的工作中抽离出来,去探索人生的无限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恰如其分地出现了。

就在提交离职申请的两周后,青青兴奋地发现,南方航空的“快乐飞”产品上线,“3699元不限时间全国飞,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下单当天,她就为自己下半年的生活做好了规划,“去人少景美的地方旅游,放松到年底。”

8月,重获自由的她立刻兑了机票,独自从广州飞往拉萨。一下飞机,不到20度的高原风湿湿凉凉地打上身,青青觉得无比悠长惬意。

在西藏晃荡了14天,想象中的绝美风景映入眼帘。可某种程度上,青青依然没能真正如愿。“西藏那么大,我只能跟着当地团旅行,每个景点可以停留的时间不能由我自己掌控。有时,我只想留在那里发发呆,但车子已经发动,它催着你要按照行程往前赶。”这与青青的初衷相差甚远,“我辞职是希望对自己的生活拥有主导权,走自己选择的路,而旅行只是形式。”

不过,置身西藏带来的感官和心灵的双重震撼,让青青足够满足。她在朋友圈更新旅行照,不少前同事纷纷回复“羡慕!”

“几乎所有人都说羡慕我的选择。但事实上,没有人真的会这样做。有的有家庭,有的有孩子,有的背负房贷,他们生怕走错一步路。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趁着没有种种这些负担的当下,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随心飞”拉近了青青与理想生活之间的距离,也将她和更多热衷旅游的朋友,以新的方式而联结。

在各大社交网络平台搜索“随心飞”,五花八门的拼团贴和航行攻略涌现在她面前,大大小小的社群依此建立。单是围绕“南航快乐飞”产品,青青就加入了四个微信群,“全国总群早就达到了500人上限,还有一个群聚集了30多个像我一样的‘无业游民’。”

依靠这些因旅行地和航线而联结的社群,青青已和三个网友组队成功,准备三天后启程去新疆,“不再跟团而是自驾游”。

青青知道,自己终究也要回归日常。她渴望能摆脱上班的束缚,去创业或者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眼下,她只想沿着自己的行程安排走下去,“过一过不被工作侵占的生活”。

“随心飞”买了仨月,他却一次都没想走就走

6月18日,中国东方航空推出的3322元的“周末随心飞”,在北京工作的单身小伙小姚立刻出手抢上一张,随后更是化身 “宣传使”,把购买链接扔进死党群,附上一句:“我买了,随便飞。”

不过让小姚有些“不爽”的是,一圈推广下来,只有一个上海的朋友买了。他原打算让朋友都买起来,这样大家可以一起出去旅游。

当时,北京尚有疫情,小姚抢下的这张“周末随心飞”也暂时用不上。当时他和外地朋友放下“狠话”:“反正我就在等可以出京的那一刻,到时没事就去你们那儿蹭吃蹭喝。”

可如今,3个多月过去,小姚一次都没能飞出北京。“想得很美好,但现实不允许。” 

小姚所在单位规定,出京必须走流程,和上级报备,“根本没法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连找领导签字的勇气都没有。”

由于疫情期间表现突出,小姚得到重用,工作变得更加繁忙。老板也时常会在周末打来电话,临时布置任务。

“周末随心飞”规定,三次订票但未成行,即算违规,取消后续乘坐资格。“没有十成把握,不敢冒险订票。不过即使某个周末明确不加班,累了一周后也只想在家瘫着。”

9月初,小姚下决心要飞一趟,在官网上兑换了国庆期间往返云南的机票。

“不过这次的出行恐怕又落空了。”在网上看到云南出现疫情后,他有些丧气。

买了“随心飞”,她却开始了“疗伤飞”

“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两个多月前,翻看男友的手机时,小影惊愕地发现,他竟在豆瓣上明目张胆地“撩妹”,上演的戏码与三年前他们在网络空间相遇时,如出一辙。

更为讽刺的是,就在6月中旬,为了相会异地而隔的男友,小影刚购买了东航推出的“周末随心飞”。

过去近三年,每个月,她都要搭乘一次高铁,耗费五到六小时,从北京前往西安,维系这份谨小慎微的爱情。新兴的“随心飞”产品曾让她雀跃不已,因为这将为她省下每月往返1100元的开销,甚至可以零成本增加看望男友的频率。

可摆在面前的证据,给小影的美好期待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无奈的她仓促飞回北京疗伤。

为了逃离身陷爱情泥沼的痛苦,小影转而“伤心而飞”,为自己紧锣密鼓地安排起飞往各地的周末旅行。

大学毕业五年,27岁的小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在繁忙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里,她早已疏忽了与分散各地的朋友之间的联系。

就这样阴差阳错,握着手中的“随心飞”,小影实现了原本一直寄予内心的“诗与远方”,也打捞起一些曾失联的朋友,重新连接。

7月起,她利用周末的两天一夜,独自去敦煌莫高窟看壁画,去深圳和朋友聚会,去贵阳参加朋友的婚礼……漫天风沙中,走在神奇的月牙泉边,小影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与爱情,“三年里,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抓到他撩妹了。分分合合,我知道他不是好人,可又很难放手。”她发现在爱情的风暴里,不知何时起,已经迷失了自我。

爱情呼叫转移。没有想到的是,那场飞往贵阳参加的婚礼,将一个全新的男人带进了小影的生活。

“朋友的伴郎和我同岁,对我很有好感,人看起来单纯、善良。”小影对这个人的出现充满感激,“他带我走出了过去的挣扎与痛苦。”

9月,小影下定决心和男友分了手,并为自己安排好了年底前的行程,“每两周就出去一次,飞杭州、长沙、西安等城市,我打算把多年未见的朋友都看望一圈。”

成为前任的男友又一次上演回心转意戏码,向小影许诺未来。但这一次,她果断删除了对方的微信,“往前走,绝不回头”。

(文中接受采访者均为化名)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

想走就走

159****5566
159****5566

好的呀。

azz211
azz211

白买了。

傅医生
傅医生

好马不吃回头草

反正别逗
反正别逗

没事就别瞎转悠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