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 | 浙江人美社社长荐书:读书和艺术,到底有什么关系

全文艺

钱江晚报联合浙江省新华书店集团,推出了“社长(总编)荐书”专栏,让专业的人来给大家推荐最适合的书。

今天,我们邀请了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来给大家分享。如果你对艺术类读物有兴趣,一定来看看他的推荐。

荐书人:管慧勇(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艺术是什么是一个让人困惑的问题,日常生活中我们在博物馆、美术馆看到各种艺术品,我们天然地默认它们是艺术。可是,在往前看,可能这些所谓艺术品也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比如《兰亭序》原本是一篇功能性的序文,名垂青史的尺牍也不过是一份份短信,辉映艺术史的名画原本不过是某人屋子中的装饰。


艺术究竟是什么呢?

英国艺术家朱利安·贝尔在其新作《世界的镜像:一部新艺术史》中指出,“艺术变化的记录会以某种方式,和社会、技术、政治及宗教变化的记录相互联系,无论这些反映证明了什么样的反转或重构”,艺术史的价值并非是面向某些独立审美王国的窗口,而是世界历史广度的真实反映,在这个意义上,艺术是为世界的镜像。

与之不同,中国的艺术家更多从艺术家性情的角度探讨这个问题。在《倾盖录——刘一闻鲍贤伦书学对话》这本由两位书坛巨擘的几次学术对话结集而成的册子中,刘一闻、鲍贤伦两位先生针对书法这一特殊艺术形式的讨论,是对何谓艺术品这个问题的更多学理层面的思考和剖析。以书法和一般书写者作品之间的区别为例,一个具有基本文化素养的普通读者或许也能感知一二,但究其根源,还是艺术家的“字外功夫所导致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作品气息的不同,这个不同,从本质上反映了不同的精神层面和艺术高度”。作者认为,艺术成就的高低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对法度的把握,一是性情,前者是技术层面的东西,后者既有与生俱来的成分,又有后天养育的因素。而这后天的努力,最重要的是读书。

为什么中国的艺术家会关心读书,读书和做艺术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读书关乎修养,关于性情,性情又关乎风格,而风格才是艺术的根基所在。

这里我们以“一代词宗”夏承焘先生为例。夏先生倾其一生致力于词学研究,在词论、词史、词律等方面皆卓有建树,开创了词人谱牒之学,为中国现代词学研究奠定了学科基石。夏承焘先生有深厚的学养做底子,有对书法史的深刻了解,再加上长期的书法训练和对不同书体的文化感受,在夏承焘先生的笔端,流露出的便是“满纸的清气”(方韶毅编《夏承焘墨迹选》)。这里的“清气”,我们可以理解成由修养、才学和意趣综合而来的读书人特有的气质,是清新自然的书卷气,是典雅纯正的文人气。郭绍虞评沈尹默书法时说的“功夫得力于字外,纯从学问而来”一句,移至夏承焘先生身上,应该也是妥帖的。近世中国像夏承焘这样的文人书法的实践者并不少。“经学驾唐宋而上,其人在儒侠之间”的章太炎,浪漫多情的“书呆子”吴宓,“最后的闺秀”张充和……他们的字,或朴茂古雅,自成体系,或“稚气刻板有余”而“洒脱灵动不足”,或端庄秀逸,古雅醇厚……其作品风格各有不同,书法实绩也有高下之分,却无一例外都是才学禀赋和精神格调相结合的性情书写,由是都进入艺术之堂奥,即使从世俗的意义上来讲价值也都颇为可观。


“书法由来见性真”(陈独秀语),“书如其人”是中国书法史乃至艺术史的古训,而当下的艺术创作渐渐地趋于艺术与人的分离,艺术与世界的分离,纯粹成为商业逻辑中的一环。古典艺术的时代已经结束,当下的艺术实践该如何脱离“高技能,低审美”的发展困境,关心艺术发展的人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思考,但其关键可能在于艺术与生活的再度合一,使艺术真正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或使生活与阅读艺术化。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真真
真真

好书好看涨知识

135****7806
135****7806

阅读了!

李建华
李建华

已阅已阅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