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丨等人与送人

全文艺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潘玉毅

等人与送人虽然只有一字之差,给人的感觉却大不相同。

等人自然是因为有人要来,且多半是已经提前约好了的。或是一个萍水相逢的远客,或是一个久别重逢的老友。无论哪一种,都叫人心生期待。

等人的日子,晴天也好,雨天也好,心情像那春日里的花鸟虫鱼,每一个细胞都是雀跃的,每一个毛孔都是舒畅的。当然若是久等不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送人则不然,纵然寒冬里有暖阳,夏日里有凉风,纵然久旱逢甘霖,积雨遇天晴,送行的人与被送的人心里惆怅难掩。因为经此一别,不知相见何时,再也不能一起分享快乐、分担忧愁,想吐槽时也难再找到如你一般的“知己”。于是,越想,心里就越是堵得慌。

长亭外的风景再美,古道边的笛声再悠扬,都难以扭转人的心情。

正因为等人与送人之间有如此悬殊的差异,所以梁实秋先生才会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想来,多情如伊,也难消这别离的惆怅,也难抵挡那相聚的欢喜。

古人在等人和送人两件事上,显得特别有仪式感。“伫闻东府开宾阁,便乞西湖洗塞尘。”在村口,在渡头,翘首以待,好不容易等来了远客,第一件事情便是设宴款待,以好酒好菜慰劳长途跋涉、风尘仆仆的旅人,名之为“洗尘”。而分别时,饯行十之八九是免不了的,只是食物的味道多了些许伤感。至于地点与形式,有灞桥折柳,有南浦话别,更有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十八相送。因为心里舍不得,所以依依惜别,多留一刻是一刻吧。

春天的百花齐放,夏天的鸣蜩嘒嘒,秋天的无边落木,冬天的白雪皑皑,荣了,枯了,凉了,暖了,在一道人影出现,或者消失的时候,带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作者潘玉毅,八零后一枚,浙江慈溪人,喜读书,惧喝酒,文以自娱。

微信图片_20200217132420.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年年有余
年年有余

一字之差有时是天差地别的!

188****6857
188****6857

文章已阅

江宁涵
江宁涵

已阅读理解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