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丨他把日子过成诗

全文艺

□薛建国

耿子又出诗集了,收集的诗歌皆为他加入公安队伍后所作。诗集名为《家住枫桥边》,从中不难看出人民警察是其主要的讴歌对象。

诗集《家住枫桥边》

耿子告诉我这个出版消息时,很是兴奋,而我却有点想不明白,他已经出版了多部诗集,这又不是第一次了,至于这么兴奋吗?再说,他几乎每日一诗,一年出个两本诗集都不成问题。转而一想,诗人永远是抱有激情的,没有激情,何来诗人,对耿子尤为如此。

认识耿子有二十多年了,耿子的大名叫耿德迎。

当年我俩同在地方报社帮助工作,有过一段共同学习和生活的快乐时光。他来自解放军,我来自武警,同为军人,同为江苏老乡,两人关系自是十分亲热。

虽然他年长我几岁,但肩头有杠无星,是一名志愿兵,而我则是一杠两星的中尉警官。不过,外出采访或参加一些公共活动,他迅速成为全场焦点的能力令我刮目相看。一是他善饮,多大量不得而知,反正没见他醉过,酒桌上不但主动出击,且别人敬酒,来者不拒,颇有侠者风范。二是他有一副中气很足的好嗓子,朗颂或歌唱张口就来,特别唱歌,他好像装了一肚子的军旅歌曲,既有大气磅礴的进行曲,也有浪漫抒情的军营小调。既能唱美声,亦可唱通俗。即使帕瓦罗蒂《我的太阳》这样的高音他也能飙得上去,且无丝毫破音或颤音夹杂其中。

年轻时的耿子。作者供图

有他的地方,就会有火一般的热烈。说实话,当时我不但他佩服的“闹”,有才情,艺术细胞丰富,而且更欣赏他的“静”,我们经常把一个人的才气归结为天赋,天赋肯定会有,但后天努力必须跟上,否则,再好的天赋也是一座“死火山”,很难有喷薄而出的机会。

耿子显然是很努力的那种人,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他拼命提升自我的一个阶段,办公室里,他往往为了一首小诗一两个字的押韵,像一头犟驴,写了不满意撕,撕后不满意再写,平平仄仄,仄仄平平熬到天明。他说,古人作诗讲究炼字,往往一字之妙可以画龙点睛,他视北宋王安石为自己的“一字之师”,《泊船瓜洲》“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字就是苦思冥想,反复推敲的结果,诗人先用的一个字为“到”字,但感觉缺少景象,诗味不浓,后又一连用了“过”“临”“度”“来”“吹”“遍”等十几个字,终觉太死,最后换成一个“绿”字,诗中意境大为不同,尽显勃勃生机。这个典故始终被耿子当作一把鞭策自己的尺子。

耿子是认真的,虽然在地方报社帮助工作,有其豪爽奔放的一面,但从不违规逾矩,保有崇高的职业荣誉感。他说自己是军人,可以大声唱,可以放开说,可以自由写,但主题必须健康向上,不给解放军丢脸,这一点他是非常注重的。偶尔着军装外出,他一定会把自己收拾得妥妥贴贴,军容严整。作为一名老兵,他是很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报社帮助工作结束,他重新回到部队,因为工作上再无交集,我们就鲜有联系了,但我时常会想起他,甚至在梦里。

有个梦中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持续经年,挥之不去。黄河古道边,苏北大平原上,落日余辉下,有个光着脚丫的男孩追赶下山太阳,一路奔跑,跌倒爬起再跑,边跑边发出兴奋的笑声……这个男孩就是耿子。自由奔放也许就是他的天性。现在只要一有人同我提起耿子或耿子给我打电话,这样的画面就会立刻浮现在我的脑海。我同耿子虽然鲜有联系,但因为在同一个城市生活,与耿子有关的好消息还是了解不少的。比如说,耿子的才华得到部队认可,破格提为干部了,在省军区演出队又当编导,又当词作者,还兼主持人。再后来他当上了演出队队长,管理着一批帅哥靓妹,在他的培养下,不少帅哥靓妹从浙江唱响全国。同时,自己在创作中也没有一刻松懈,《雪地月光》《寸草有心》《耿子歌词》《兵路留痕》等作品集陆续出版。

耿子的著作

这些年,耿子的岗位不断转换,从省军区演出队队长到人武部政委,再从人武部政委转业至浙江省公安厅,现为浙江公安文联副主席。不管岗位如何变化,但创作的激情始终如一;扎根生活,服务人民的初心始终如一。

刚出版的诗集《家住枫桥边》,是他对人民警察的致敬。他将真情和大爱付诸笔端,把自己对祖国和人民的拥戴、对亲人的热爱和对人民警察的赞美化成一首首诗行。无论是军人还是警察,这两个刚性的职业,英雄辈出,令耿子内心深处有浓得化不开的英雄情结。所以他的笔触毫无犹疑向着人民警察,有张罗着小巷故事的社区女民警,有对亲人诉说万般情丝的援疆特警,有妻子在医院生产丈夫却冲进火场救援的消防战士,有扎根基层精心打造“老兵驿站”的警长……这些警察是他的战友,也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正是因为有了无数个他或她,我们生活才有了祥和。耿子用诗饱含深情讲述他们的故事。

作者供图

耿子的诗接地气、生活化,故乡的小村庄或生养他的母亲及第二故乡浙江都在他笔下成为流淌的诗,有思念有赞美,有奉献美好的心愿等。这些诗很朴实,很真切,很打动人。一次,他回老家看见满脸皱纹的母亲剥大蒜,难抑心中之情,“鲜大蒜,当水果,脆脆生生辣心窝,俺亲娘,难停歇,一辈子驮着苦累过……”耿子说,他在写这首诗时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只有对这片土地及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爱得深沉,生活才无处不成诗。耿子有一双发现诗的眼晴,所以他能把每个日子过成诗。他说自己太喜诗了,一切情绪都可以通过诗得以释放,英雄赞歌,直抒胸意;人间真情,浅唱低吟。

情注笔端歌自来。耿子是条耿直的汉子。耿直的汉子,帅在情真。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