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丨采莲

全文艺

□李俏红

莲塘,七月。

满眼的莲花,晃了眼睛,醉了心情。

不胜喜悦在心头。

站在塘边张开双臂,就把夏日风情搂个满怀。

莲,自古以来就与劳动人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我国最早的词典《尔雅》里所说的芙蕖就是指莲花。中国是莲的原产地,早在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就发现有莲花的花粉化石。距今5000年的仰韶文化遗址又发掘出两粒炭化莲子。

古诗《江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留恋莲塘,不仅仅因为莲花,还因为莲塘边上住着的人。

6岁那年,我第一次到乡间,得遇人生的第一朵莲花。

微信图片_20200711171206.jpg

摄影 海华

“我要那一朵,最中间的那一朵。”说这话时,我正踮着小脚站在莲塘边,红扑扑的脸蛋向上仰着,小手指着水塘中间一朵盛开的红莲。这个莲塘是吴伯家的,当时憨厚的吴伯正在塘边编竹筐。

吴伯是我的一个远亲,按辈分我管他叫大伯。两岁时一场小儿麻痹症让他成了聋哑人。吴伯不懂社会的复杂,他只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着,善良单纯。因为残疾他没有结婚,无儿无女,特别喜欢孩子。

不会说话的吴伯听懂了我的意思,大步涉水为我采来了莲花,细心地弄干净莲杆上的刺芽。小心翼翼地把花递给我。

莲花很美,就像吴伯那颗善良的心。

吴伯虽然聋哑,却是种莲的好手。他种的莲,总比别家开花多,结的莲篷也比别家大。儿时只要我一去,他就会“呀呀”地打着手势,带我去塘边,为我摘莲篷、采莲花,陪我抓泥鳅、捉蜻蜓,童年的天真活泼就定格在莲塘的诗情画意中。

微信图片_20200711171230.jpg

摄影 海华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南朝乐府《西州曲》里句子,吴伯是不懂的,但在我眼里,吴伯在莲塘里的情景跟诗句一样动人。

如今,吴伯老了,进了村里的敬老院,我得空会去看他。他身体硬朗,每次见我都“依依呀呀”地打着手势,告诉我敬老院里的一些新鲜事,并不断地竖起大拇指告诉我,敬老院好,大家对他都好。

我想无儿无女的吴伯之所以老来衣食无忧,连医药费都不用自己掏腰包,一是因为如今国家的政策好,二是因为他有一颗像莲花般纯净的心。

一阵风吹来,带着丝丝甜味儿,这应该是莲的香气吧?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