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是一把钥匙,解密真我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咪佳

梦哪有那么美好?也许你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反驳了。

因为有足够多的梦,非但没有一丁点让你满足的迹象,而且充满了痛苦的内容。

弗洛伊德把这种称作梦的伪装那些痛苦、恐惧的梦,都有可能被解析为欲望的满足。

VCG21725a3f8d2.jpg

这些梦大约经历了一个变身的过程:放进一些随意的想法,加入一点久往的回忆,似是而非,真真假假,还有亲情、爱情、友情、交情,所有的情通通往里倒,再撒上几把你喜欢听的歌曲、私人的物品……

炖煮。咕噜咕噜。好了,梦出来了。

这里有心理咨询师记录的一些代表现代人焦虑心境、孤独情感的典型梦境,它们面貌各不相同,时而氤氲美好,转瞬冷静异常;时而阴森恐怖,又透露着某种希望,超现实主义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看起来不太美好的梦境,是怎样揭开做梦者的隐秘,回应他们的困惑的?来听听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医疗办公室副主任陈正昕的解读。

 

纸飞机.jpg

与许知远的一次懊恼的恋爱约会

述梦者:花生,34

我几乎从来没有记住过梦的细节。但今年冬天,我记住了一个梦,细节非常清晰,清晰到,我确定看到对方的脸,是许知远(作家)。

我们在西湖边的靠背椅子上坐着,谈恋爱。我给他讲了很多笑话,像在演自己的脱口秀专场。

可是,当我想看看他的反馈的时候,他表现出嫌弃地说:不如我们下次来一场不说话的约会?

我在巨大的懊恼中醒过来。 

清醒以后,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许知远是我现实中的偶像,并不是希望谈恋爱的对象,梦中唯有一点倒是挺符合现实中的我,我的确是个特别喜欢给人讲笑话的人。

我试着自己解梦,去找一些这场梦和现实的直观联系——

我习惯在睡觉前听广播,大约定时一个钟头结束。做梦那天是今冬疫情期间在家里办公的一天,我感到很累打起了瞌睡,就睡了20分钟左右。所以广播的内容就贯穿了整个睡眠。

那期许知远主持的《单读》播客里,他对自己总是一个人自言自语感到厌倦,像一个talking machine(说话机器)一样喋喋不休,他跟听众说不如下次我们来一期不说话的节目?

于是这些声音全部长了腿,一路小跑到我的梦境里来了。

 

纸飞机.jpg


解梦:花生的梦来得非常快,但她的每个睡眠阶段并没有被跳过。有的时候,人在特别疲劳的状态,会诱导梦境的快速出现,所有的睡眠周期会集体缩短时间进行。 

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里讨论过梦的刺激和来源,干扰睡眠的原因就是做梦的原因,它们是多种多样的,既可以来自躯体,也可以来自心理。

比如,花生耳朵边的广播,就是睡眠过程中接受的客观感觉刺激。

科学家观察到的事实证明:在睡眠中作用于感官的刺激,并不是以它本来的形式出现,而是被另一种与之相关的想象取代。 

花生想象成了一场恋爱,正是她潜意识中对亲密关系的向往,不一定就是指单纯的恋爱,亲密关系还包括亲情、爱情、友情等等。花生,也许是一个人隔离久了。

 

VCG21b828ecc5b.jpg

到处是死人,我想逃却走不动

述梦者:徐女士,65

我好像身处家附近的公园里,听到有人说地震了,就跟着大家一起跑。跑着跑着,我就发现周围没有人了,街上到处是死去的人,躺了一地,还流了一地的血。我害怕得要死,想赶紧逃走,但就是迈不动脚步。我越来越害怕,终于惊醒了。醒来后,就很长时间没有办法入睡了。

那是疫情期间做的一个梦,我不能出门,每天窝在家里看新闻,非常焦虑,担心自己和家人染病。我的身体不好,每个月都要去医院配药,那两三个月里也不敢去医院,怕被感染,只能去药店买药。

 

纸飞机.jpg

解梦:梦境中出现死人,是一种比较经典的噩梦。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梦境出于我们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个人健康状况的担心。

最近一个月,我开的睡眠门看诊了四五位失眠多梦的患者,他们讲述的疫情期间的梦有很多相似的情节——都梦到了许多尸体,只是发生的地点不同,有的在墓地,有的在战场,有的在医院,有的在事故或灾害现场……

这些梦境的主人都有相似的特征:中老年居多,平时性格敏感、谨小慎微,非常关注自己的身体,一有不适就容易胡思乱想。 

在徐女士的潜意识中,因为对疾病和死亡感到恐惧,体现在梦境中就是出现受伤、尸体、血、灾难这些与死亡意义相关的元素。

还有一类与死亡相关的梦境是梦到死去的亲友或熟人与自己交谈,这种梦境并不恐怖,而且通常带有预示性,借故人之口提出一些忠告或劝诫。

 

VCG41153793441.jpg

山洞、群蛇,怎么也跑不到洞口的我

述梦者:泡泡,30

我梦见一个人走进山洞,山洞里并不黑,虽然没有灯火也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山洞里面豁然开阔,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里面爬出来一条蛇,后面一条接着一条爬出来,密密麻麻的,很恐怖也很恶心。我很害怕,就往回跑,那条路变得很长,怎么跑也跑不到头……后来我就吓醒了。

 

纸飞机.jpg

解梦:关于蛇的梦似乎在女性身上很常见,这个典型的梦境,陈正昕尝试用三种学派分析——

按弗洛伊德学派分析,粘滑扭曲的蛇往往与性的意象有着密切关系。蛇象征着男性的生殖器官,山洞象征着女性生殖器官,两者结合就有很明显性冲动的意义。

但这种冲动也许是本人在意识层面不能被接受的,在梦中,潜意识中的超我部分就会对这种想法进行抑制,所以你看到蛇就会感到恐怖和恶心,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是内心中的道德规范对性欲望的控制和惩罚。

按荣格学派的梦分析,对于蛇的恐惧是人类共同的思想印迹,来自我们的老祖宗原始人。他们住在山洞里,用火驱散猛兽,但只有蛇能不惧火焰,无声无息地进入山洞伤人。这种恐惧就从我们祖先的潜意识中一代代地传递,成为集体潜意识,而这种集体潜意识的恐惧一般会在极度焦虑的状态下,在梦中呈现出来。

其实这个梦看上去是噩梦,但也有积极的意义。你看,泡泡梦到的那些蛇最后也没有攻击到她吧!

我想我们可以在这里重现一下梦境,这里很安全,我会陪在你身边,看看当我们回头的时候,会发现些什么?也许解决目前的困境之道就在里面。

按照格式塔学派的梦分析,我试着换个角度请泡泡看待梦境——

如果站在那些蛇的角度,它会有什么想法?”“那个奔跑的女人,侵入了我的领地,我有点生气,但我不想攻击她,我只想把她赶走,这是我的家。

我们再换个角度,如果现在你是山洞,会想到些什么?”“女人前面跑,蛇在后面追,它们要保护自己的家……我忽然觉得很难受……它们可以保护自己的家,我的家却不知道怎么去保护……”

 

VCG41610941912.jpg

看,这些梦境,在告诉我们许多大脑处理信息的原理,同样也对个体的心理幸福非常重要。

夜钟已经敲过了12点。朋友们,去睡吧,去做梦①

倘若你害怕一觉醒来,这些解密生活的梦又像天空中的云朵在精神空间内漂浮,醒来的第一阵气息会将它们吹散,你还有一些法子:

2018年,一项最近发表在《感知与运动技能》(《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杂志上的研究给出了一种潜在策略——睡前服用维生素B6,可以有效帮助回忆起自己的梦。

或者更简单的方法,枕头边上放上纸笔,当你还记得梦的时候,赶紧记录下来。

我们也欢迎与你的互动:已在小时新闻APP注册过的用户,可在文后留言,写下你的梦和联系方式,我们将从后台选取一些,请陈医生进行解读。

纸飞机.jpg

 

致谢陈医生。

陈正昕,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医疗办公室副主任,副主任医师,师从于著名心理学家张同延教授,擅长精神分析治疗、催眠治疗、梦分析治疗及团体家庭治疗等心理治疗技术,主攻青少年心理成长问题、家庭婚姻问题及人际关系问题,现心理治疗每年超过800咨时。


注①:《莎士比亚喜剧五种<仲夏夜之梦·第五幕第一场>》

微信图片_20200221200610.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