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演唱会,是我们彼此都需要的出口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宇浩

一位陈奕迅的钢粉,刚刚用捡到钱的语气给我发了条微信语音,大意是从来买票像摇号的Eason,竟然有生之年还能免费看他的演唱会,而且一看就是两场,有种不真实感。

711日,陈奕迅在香港连开两场线上演唱会,一场在清晨6点(日出),一场在傍晚5点(黄昏)。这也是继5月31日的五月天之后,另一位尝试线上演唱会的“超巨级”艺人。

2324004.jpg

说实话,五月天宣布要开线上演唱会的时候,我刚开始是不信的。要知道,他们随便做一场体育场演唱会,票房就能破2000万。现在做免费的线上演唱会,还要自掏腰包贴成本,图个啥?

直到陈奕迅也连搞两场,并且宣布将把所有演出筹款,捐给大半年没有收入的香港演出行业工作者们,我才明白,在这个漫长的特殊时期,线上演唱会已经超越了形式本身,而变成了一个大家都需要的情感出口。

今年417日,刘若英在剧场做了一场“陪你”线上演唱会,全网累计观看量达到了1亿5000万人次。令人咋舌的数据背后,做这件事的动机,竟然是因为刘若英“太想唱歌了”。

20.jpg

疫情刚来的时候,刘若英在家做做饭、陪陪孩子,倒也觉得没什么不适应,但两个月过去,每天晚上心底想唱歌的“瘾头”,越来越大。

到后来,刘若英索性在书房电脑上装了一个K歌软件,等孩子睡觉后,就把自己锁起来唱个够。经纪人实在看不过去,就试探性问她“要么去线上唱给大家听?”才有了之后跟“TME live”合作的这场线上演唱会。

五月天也是一样,鼓手冠佑说,因为很久没演出,有一天吃饭时候,他竟然不由自主拿着筷子敲起碗碟来,旁边的女儿直翻白眼“老爸,我看你是憋出内伤了”。

timgYP1F5S1B.jpg

对于音乐人来说,舞台就是日常生活的场景之一,他们不仅通过舞台获得收入,更重要的是,收获那种源源不断的认同感、满足感,从而让内心丰盈,继续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

相比于收入,疫情所带来的与舞台、与歌迷的割裂感,对艺人来说才更要命。

我相信,五月天会花费1500万元,包下台北田径场,给每个空着的座位都摆上荧光棒,绝不是为了做秀。对他们来说,也确实太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了,哪怕看不见摸不着,但无数手机、Pad屏幕后满足的眼神,肯定是这个阶段,给五位成员带来最大慰藉的甘露。

timgFBTKD7N5.jpg

就像刘若英在演唱会后发微博说:“连续几天的深夜,看着大家拍摄下隔着屏幕陪着我唱歌的画面,感动得哭惨了我。

另一方面,不能去电影院,也不能去体育场看演唱会,普罗大众的文化精神生活,始终存在一种“缺失感”,这种日益增长的焦虑,也亟需线上演唱会这样的出口,去纾解,去消糅。

积极的是,这个出口正在常态化、系统化、专业化,而非疫情爆发之初,大家所认为的“线上演唱会只是玩票的昙花”。

除了五月天、陈奕迅、刘若英,这半年来,已经有像R1SE、林俊杰、蔡健雅、陶喆、吴青峰、杨丞琳、李荣浩、徐佳莹、毛不易、萧敬腾、伍佰、A-Lin、袁娅维等数十位艺人,陆续投入到线上演唱会的尝试中来。

915597cba511479caa294c70b9a208b6.jpg

虽然艺人和观众暂时还无法在同一空间相见,但感谢伟大的互联网,音乐这条情感纽带,在此刻依然可以牢牢串起每个人。

回到生存层面,因为疫情,0演唱会,0票房收入,意味着演出行业中大部分人的收入也趋近于0明星还扛得住,但像伴舞、和声以及其他幕后从业者,几个月没有收入的打击是致命的。据说为了生活,日本一些舞台剧演员,已经转行开起了Uber

2324007.jpg

线上演唱会的常态化,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剂强心针。以陈奕迅为例,其711日的两场演出,就为香港演出从业人员提供了100多个就业机会。这,可能也是线上演唱会带来的另一种治愈吧。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9****7471
159****7471

文章已经阅读

糖宝
糖宝

好吧好吧

江

其实,线上演唱会,可以给予歌迷更多的振奋,激励更多的人,传递更多的力量

Doris 格格
Doris 格格

支持!!!

188****9523
188****9523

我是洪祥生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