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笔记|五个小孔腹腔镜一次性切除二个肿瘤,5天出院,阿姨连呼难以置信

大健康

本期医者:洪德飞,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普外科(国家重点临床专科)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吴孟超肿瘤医学中心胰腺首席专家,国内著名肝胆胰外科专家。

笔记日期:2020年5月24日

执笔:进修医师小陈

住在病内的王阿姨和她爱人都非常焦虑。王阿姨来自浙江温州,因左上腹部疼痛4个月在当地大医院做了CT和核磁共振检查,诊断“肝尾叶和左肾旁肿瘤,胆囊结石”。因为肝尾叶肿瘤切除风险太高,当地医院建议到杭州大医院来手术。在杭州一家大医院住院一个星期,还是因手术风险太高,最后转诊介绍给了洪德飞老师。

王阿姨经过进一步全身检查,没有手术禁忌证。但术前核磁共振检查清楚的显示王阿姨腹腔内生了二个肿瘤,除左肾旁一个5公分肿瘤外,最要命的是肝尾叶肿瘤7公分,被6根重要的大血管(三支肝静脉、下腔静脉和左、右门静脉)包绕,二个肿瘤均诊断为:血管平滑肌脂肪瘤。根据2016年版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肝脏外科医师委员会《肝脏良性占位性病变的诊断和治疗专家共识(2016版)》肝脏血管平滑肌脂肪瘤有恶变倾向,应手术切除。

image.png

肝尾叶肿瘤被大血管重重包绕

我知道,肝尾叶肿瘤切除风险非常高,术中非常容易引起大出血,危及病人的生命。国内,只有少数著名的肝胆胰外科专家才具有肝尾叶切除肿瘤的丰富经验和技术,这个手术即使开大刀,切口要兼顾切除二个肿瘤,也是困难、危险重重。我期待!!! 

image.png

若选择传统开大刀,不仅难看,而且刀疤疼痛折磨病人一辈子

正如我所料,兼具丰富肝胆胰外科手术和高超腹腔镜手术技术的洪老师选择了腹腔镜微创手术,带领团队为病人做了“腹腔镜左肾旁肿瘤切除+肝尾状叶肿瘤切除+胆囊切除术”,切除了左肾外缘一直径约5公分大小和肝尾状叶(内含直径约7cm肿瘤)。

整个手术过程极其顺利,出血仅50ml左右。洪老师对解剖和手术流程极其熟练,游离左半肝和包围肝尾叶肿瘤的6支大血管外,分毫不差地游离出一支支肝尾叶流出的血管,结扎离断,又精准地游离结扎进入肝尾叶的血管,然后完整地切除肝尾叶,显露每支需要保护的大血管。

由于手术中没有损伤需要保护的大血管,也没有切除健康的肝组织,再加上做了腹腔镜微创手术,术中出血很少,病人术后恢复很快。术后第2天恢复半流质饮食,术后5天王阿姨和她爱人就高高兴兴出院了。

image.png

术后5天,夫妻二人高高兴兴把家还

image.png

再过一个月,病人腹壁上小切口修复后,不会留下难言的疤痕

洪老师让病人出院时,病人和她老公还不肯出院,说太快了,而且刀疤很小,真是难以置信,喜出望外。

洪老师说:“这个病人肝尾叶肿瘤长在风险最高,最难切除的部位(腔旁部),我们给病人做了腹腔镜单独肝尾状叶切除术,可以说是肝肿瘤切除的极限腹腔镜手术了,就好像没有拆除笼子,就把老虎从笼子内救出来一样。若给病人选择开大刀,一辈子给病人带来肉体和心理的伤害;若选择切除一部分肝组织,手术也要容易的多,就好像拆除了笼子,救出老虎就容易。但病人术后就没有恢复如此快。”

洪老师为什么有底气去为病人做这样一个巨大挑战性的腹腔镜手术?其难度和手术风险甚至超过老百姓认为最难的肝移植手术。原来洪老师1997年跟随他的恩师彭淑牖教授,23年内师徒二人一起做过不知多少台复杂的肝肿瘤切除术,尤其肝尾叶肿瘤切除术太难了,全国各地病人都经同行介绍来做。同时,洪老师1993年就开始做腹腔镜手术了,27年内至少做过上万台腹腔镜肝胆胰手术,就连最复杂的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个人完成已超过500台。

image.png

洪德飞教授编著的专著。

image.png

上海东方肝胆医院院长、中国科学院吴孟超院士授予洪德飞老师为上海吴孟超肿瘤医学中心胰腺首席专家。

image.png

洪德飞老师访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和国际顶级胰腺外科专家.Cameron教授交流探讨“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和胰腺癌治疗的热点和难点问题。

看了这个手术,我懂了:娴熟的腹腔镜技术与娴熟的肝胆胰肿瘤切除技术融合,就能完成腹腔镜高难度肝胆胰肿瘤切除术。

看了这个手术,我理解了:我的导师也是国内知名的肝胆胰外科专家,为什么千里迢迢要派我到洪老师这儿进修学习6个月。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