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二我轩,影像里的杭州眷恋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马黎 李蔚

今天,你将读到的故事,来自一个报道引发的余绪。

5月3日,钱江晚报“文化故事”讲述了一个有关西湖老明信片拍摄的背后故事(点击详读)。没多久,我们就收到了一条留言,提到同样拍过西湖明信片的杭州老照相馆。

“二我轩是老字号了,有一篇文章提到,在日本鬼子快打进来的时候,这家照相馆的摄影师跑到宝石山上,拍西湖全景,说以后恐怕拍不到了……读来让人涕下,一家有家国情怀的照相馆啊!”

里面提到的二我轩,是一家杭州老字号照相馆,创建于清光绪年间,最早开在涌金门外。

如今,我们看到的西湖旧影,雷峰塔、西泠桥、苏堤等,不少就来自杭州二我轩的拍摄。

白堤.jpg

白堤 二我轩拍摄

飞来峰.jpg

飞来峰 二我轩拍摄

柳浪闻莺.jpg

柳浪闻莺 二我轩拍摄

苏堤春晓.jpg

苏堤春晓 二我轩拍摄

在读者留言的指路下,我们找到了中国美术学院的王犁老师,他曾写文提到过平海路湖滨路口开有一家二我也照相馆。

上世纪80年代,王犁还在南山路上的中国美院念书,出了校门往少年宫方向走,肯定会经过这家照相馆。不过,记忆中的这家二我也已经不拍照了,只租器材、印照片,更像一家服务门店。

二我轩怎么会从一家杭州老字号照相馆,变成了一家摄影冲印服务店?

另有读者提供了一条线索——我们找到了曾在二我也上班的沈维镛。原来,二我也跟二我轩没关系,店名是一位老先生取的名、题的字,它只是杭州市饮食服务公司下面的一家服务门店,专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刚刚兴起的旅游业服务的。

一路寻找中,我们听说杭州高氏照相机博物馆馆长高继生,也在查找二我轩的相关资料和知情人。上世纪60年代时,他曾从延安路上的二我轩收了一台老式相机。

延安路这个地址也正好跟历史文化学者仲向平印象中,二我轩最后一站的落脚处吻合。 

1963年在延安路上开张的“二我轩”,后改名为“立新照相馆”.jpg

图片来自1991年第六期《浙江画报》

1963年,延安路上曾开张一家二我轩,后更名为立新照相馆。仲老师说,应该就在现今平海路的南侧,银泰IN77和采芝斋的斜对面。

二我轩照相馆,历经杭州三代人的接力,最后消失了。但它留下的影像仍完好地存在于档案馆库、家庭相册、老照片爱好者的收藏中,鲜活而郑重地存在于历史语境、日常生活中。

余铁华.jpg

二我轩第三代当家人余铁华

余铁华的妻子(右)和闺蜜.jpg

余铁华的妻子(右)与闺蜜

顺着每一条线索,我们打听求证,最后在一则豆腐干的社区新闻里,找到了二我轩余家的第四代人——83岁的余慧珍奶奶。

微信图片_20200624170929.jpg

余慧珍奶奶拿出珍藏的家庭老照片

100年后的我们,为什么要在众人的记忆碎片中,寻找一家早已不存在的100年前的老照相馆?勾住我们再度寻找的理由,不单是记录下逝去风景的一家杭州照相馆的“考古”故事——

在余慧珍有限的记忆里,我们才知道,一家照相馆留下的不仅是资料和档案,更牵动人的情感、家国记忆,无论风景还是人,在取景框中,都构成了历史的肖像。

微信图片_20200508211511.jpg

二我轩位于原教仁路103号的旧址店面 仲向平提供

如今,我们早已大踏步进入数码媒体时代,很少会去照相馆拍全家福。而余慧珍依然保存着镜头中的自己,镜头中的爸爸。照片有时间属性,是过去时,但在二我轩,我们看到了一家百年照相馆的“存在”——人会老,景会变,故事永远不会老,可以一直讲下去。

(本文感谢韩一飞、于建平读者)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开心
开心

好想念年青的岁月

135****2657
135****2657

历史只能在回忆中

家有儿女
家有儿女

好好的寻觅老照相馆文章!

135****9550
135****9550

好好看看

138****4020
138****4020

文化故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