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人15天拼接还原,云冈音乐窟在杭州重建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章咪佳/文 通讯员 卢绍庆/摄

“拆天拆地。”

2020年1月6日,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3号展厅,艺博馆办公室主任梁颖问我,杭州话有没有这个说法,我说有:“可劲造。”她回头跟计算机科学家刁常宇说:“现在开始这里就给你玩儿了。”

此时,工人正在撬展厅里原有的地板。刁常宇真的把展厅的“地”都拆了:展厅即将迎来的新展品,这是全球首个可移动3D打印复制洞窟——1:1复原的云冈石窟第12号窟。只有掀了艺博馆展厅的地板,高度超过8米的“云冈第12窟”才能搭建起来。

非常魔幻现实的是,3号展厅中展览云冈石窟复制窟前,曾是山西忻州北朝九原岗的一座“古墓”——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汉唐奇迹之北朝记忆”展(2019年7月-2020年1月),首次展示了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葬局部壁画的高保真原大数字化成果

石窟不是一天建成的。

1500年前,30个北魏工匠大约用了7年时间斩山、开窟、造像,最终完成了云冈第12窟的营建。点一点,探秘更多云冈石窟的前世今生

1500年后,今人如何再造一个云冈石窟?

科学家团队把外围尺寸约为14×12×8.3米(长宽高)的“云冈第12窟”,分割成了110块拼装模块(每一块长、宽都在2×2米左右,重量约为50~70公斤),然后在展厅里现场拼装完成“石窟”。

听起来,搭建思路与现代人最热爱的玩具之一乐高无异。

“玩具”,已经在展厅外围的露天空间严阵以待:2020年1月5日,8个12米长的标准集装箱运到了浙大紫金港校区。围观群众总感觉“擎天柱”们正在热身。

“擎天柱”们正在浙大紫金港校区热身

三天后展厅就绪,我有幸见证了这场“大变形”的全过程——

和1500年前北魏开凿石窟的相反,再造石窟是一场“加法工程”:在桁架结构组装完成后,“12窟”窟顶最高层的模块就在地面上空被吊起,在低空进行完拼装后,再被整体吊到上空。就这样一层一层地拼装。

在浙大艺博馆此次正式拼装前,这个过程曾经过两次演练。

“每个模块都是浮动吊装的,所以拼装过程中会微调每个模块的位置。”承担复制窟打印与拼装工作的是美科图像(深圳)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科”)的工程师陈少康说,首次拼装是最重要的工作,“要让拼装接缝达到最优的效果,得慢慢调整相邻模块之间的相对位置,这个过程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

经过第一次拼装测试后,相邻模块之间的位置就会确定下来,之后就可以根据留下来的标记,进行快速拼装了。”

公元2020年初,5个工人,15天时间就完成了“云冈第12窟”在浙大的搭建工程。

而北魏营建的云冈石窟,是一个从高空开始作业的“减法工程”:

借用米开朗基罗“我在石头上看到了大卫,我只是去掉了多余的石块”的讲法,北朝大匠对着武州山的悬崖,胸有成竹。他们要做的事情,正是把多余的石头掏出来——石落窟成。

云冈石窟最大的一个洞窟第三窟,是一个未完成的石窟,因此这里留下了整座石窟寺的营造秘密:

前文讲到过的明窗(位于石窟上方,给窟内带来神秘的光线效果),要再次出场:三窟的明窗下方,还能看到和它高度齐平的石头伸出来,还没有凿。

考古学者根据这些痕迹推测,整个石窟的雕凿正是以这个大窗户为突破口的:从山崖顶一直凿下来——打了这个窗口后,工人开始挖掉窟室上层的石头,与此同时要把洞窟里佛像、佛塔的石胚留出来。上部整个凿完了,废石也从明窗运出去。

云冈第3窟前室大佛面前的明窗

但是古今两种方法营建的第12窟,看起来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2016年8月起,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与云冈石窟研究院合作,对云冈第12窟进行了高保真三维数字化数据采集。

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对合作团队提出了殷切希望:“让云冈石窟走出去,是我们多年的愿望。一定要把效果做好,对文物负责。”

合作团队经过多次实验,最终决定采用由浙大研发的一套解决方案:三维扫描+三维打印。

前后历时三个月,团队对云冈第12窟进行了52站三维激光扫描,拍摄了55680张照片,再经过摄影测量计算和人工交互三维处理,成功建立了第12窟的高保真彩色三维模型。

经过20台超大型工业级3D打印机24小时不停运行,大约13个月后,110块模块全部打印完成。

在型准上,这项巨大体量的三维重现工程,误差仅仅小于2毫米。

云冈第12窟复制窟前室北壁

云冈第12窟前室北壁

当“云冈第12窟”呈现在眼前时,我第一次清晰地看到了这个洞窟的全貌——大同市的云冈第12窟,正在经历整修,已经多年没有对外开放。

在浙大的“云冈第12窟”,此刻人们可以走进去慢慢地看——

这是一个前廊后室的佛殿窟,前室外壁为中国殿堂式石雕窟檐,观众甚至可以触摸它们。

但是手指所及的并不是武州山的砂岩。出于轻便、安全的考虑,3D打印的石窟,由原本是乳白色的高分子材料组成。

要知道,人的视觉系统极其敏感。据实验验证:人的眼睛拥有至少5.76亿像素的分辨率;人眼对色彩和明暗变化的感知能力也优于普通的摄影设备,可以观察到细微的形状变化与色彩差异。

“云冈第12窟”的“砂岩”是怎么骗过人眼的?

科学家团队在高分子材料上,喷涂了一层专门调制的云冈砂岩质感涂层,“石头”,这么制造出来了。

云冈12窟复制窟前室外壁的“砂岩”

往里走,整个洞窟是彩色的。

云冈第12窟是云冈石窟中五华洞之一,“华”就指色彩的保存,原窟里现在可见的这一层颜色,源自清代的重妆,色彩厚重富丽——鲜艳颜料的成果。

复制窟就以还原这个历史阶段的色彩为准,由人工使用国画颜料进行绘制。上色过程同时严格还原了石窟雕塑表面的现状纹理、老化痕迹以及历代人为的刻画。

微信图片_20200617132210.jpg

所有模块进场拼装前都已经“彩妆在身”,复制窟的上色表面积约有920㎡,由7位专业人员耗时8个月绘制完成。

待到“云冈第12窟”在展厅建造完成,云冈石窟研究院董凯带着一支小团队,到浙大进行过一轮“补妆”。

我请董老师演示还原了“云冈12窟”的基础色——红色的上色过程。

云冈第12窟复制窟北壁局部的红色

曾有学者用X射线衍射分析云冈石窟造像颜料的物相发现:在清代的重妆色彩低下,云冈石窟早期所采用的颜料多为天然矿物颜料;如以朱砂、铅丹作为基本的红色颜料,这些颜料的填料均为高岭土、石英和石膏,用基本颜料配以不同比例的填料,又可得到不同的色调。

北魏时期,北方民族普遍都有太阳崇拜,以东为贵。《北史·后妃上·文帝悼皇后郁久闾氏传》记载 :“蠕蠕俗以东为贵,后之来,营幕户席,一皆东向。”这种崇东向阳的生活习俗,反映在色彩信仰上,一般是崇尚红色。

“背景色的红色,以朱砂、铁红调制,前室门楣处菩萨的背光的红色,由于水渍、风化等原因导致颜色变浅,变灰多加些胭脂、白色、土黄等颜色,相对脏的带有灰尘的多加点赭石,焦茶等颜色。

由于拥有了手工绘制的自由度,绘制过程中在考古学理念的指导下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色彩复原尝试——比如剔除了原洞窟因为煤灰沉积带来的黯黑色调。今天能够看到的“12窟”,整体色调比实际洞窟明亮。

是时候沉下心来看看洞窟里的细节了,当然除了建筑史学家钟爱的建筑元素,佛像也是一大看点。

云冈第12窟是有名的音乐窟,大家一定会被建议,去观看前室这场音乐会中的各位乐伎、舞伎形象,她们自然是在“热搜”榜上的。我还有点私心,想请大家看看飞天的形象。

云冈第20窟露天大佛的背光里,有一尊飞天,光着脚,身形丰满。王南老师说他总是担心“她好像飞得有点勉强。”

云冈石窟的飞天,有一个演变的过程,按照现在的流行话讲,算得上是一个励志减肥、实现自由飞翔的历程。

飞天开始飞得不好,有可能是因为受到犍陀罗风格影响的飞天,造型是从希腊源起的。那就好理解了,飞天就相当于胖胖的小天使。

后来西方文明传到新疆克孜尔石窟,开始出现双飞飞天——黑白两位飞天飞成“V”字形飞,造像瘦下来一些了,还有点僵硬。云冈早期的飞天大多采取这些造型。

怎么弥补动感不足的问题?

云冈的工匠想了很多方法,大方向是:变——变成两个、或者四个飞天绕着莲花转,这样就有点飞翔的动感。甚至在有的洞窟,有八身飞天一起绕着莲花顺着一个方向转,或者还有朝各个方向飞的飞天。

虽然这个阶段的飞天,身材总体还比较笨重,但是绕着莲花转了,动态就灵活起来了。

微信图片_20200617132200.jpg

云冈第12窟复制窟里的伎乐和飞天

到云冈晚期的飞天,终于实现了减肥和飞翔的愿望。这个时候飞天的形象和云冈晚期的佛像风格一样,秀骨清像。她们用什么来飞翔呢?中国古人惯用的方法——衣袂飘飘,吾带当风。

受云冈影响的洛阳的石窟里,飞天体量大大消除,他们在很浅很浅的浮雕里,全身衣带都在飘。到敦煌石窟后期,壁画里的飞天已经登峰造极——完全没有体量,画师信手几笔画出飘带,就能叫飞天飘飘欲仙。

“云冈第12窟”里的飞天有没有瘦下来?以此你能不能推断出云冈12窟的开凿时间段?留给你去观察。

这就显示出看云展览的独到妙处(点击逛云展)——

“云冈第12窟”现场并不设置登高设施,很有可能大部分人都看不见飞天、伎乐等在比较高处的造像。

那么不能到现场也不是很坏的事情。云观展,正好把所有的这些细节、暗号,慢慢看个透彻。

还有一个彩蛋。上文提到云冈第3窟,也曾经由浙江大学领衔的同一支团队做了1:1的3D打印洞窟——这个复制窟不能移动,它被安装在青岛。在云展览中,你也能看到这个云冈最大的洞窟。

总之我想你会吃惊,像伊东忠太当年看到云冈石窟一样“舌抬不下”,因为这一切,都如科幻小说家、《2001太空漫游》作者亚瑟·克拉克说的那样:“足够先进的科技,与魔法无异。”

扫一扫,带你去看云冈第3窟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向阳
向阳

已经阅读

青荷
青荷

什么时候云展观

133****3563
133****3563

已经了解

吴香兰
吴香兰

科技的力量

139****9779
139****9779

还原真实世界,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到的历史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