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非洲女孩胸椎被细菌“啃空”,下肢瘫痪,中国医生让她重新站起来!

大健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通讯员 王蕊 江晨

2020年6月,非洲马里。16岁的女孩法蒂姆在中国援马里医疗队脊柱外科专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浙大一院”)骨科余列道副主任医师的精心诊疗下,双腿和正常人一样,能行走自如。

法蒂姆(中)和余列道(右)的合影,她已经能行走自如

而在一年前,不停向上帝祈祷的她,甚至不敢奢望自己还能再好起来。当时,法蒂姆不仅无法坐起来,连咳嗽也得小心翼翼,因为稍一用力,她的脊椎就会“塌陷”。这一切,都是因为结核菌在她的胸椎里肆虐。因为胸椎结核病的急剧恶化,法蒂姆单靠服用抗结核药已经不再管用,几个月前,在硬件条件恶劣的马里医院,援非医生余列道和当地医生一起,成功为其开展了马里历史上首例胸椎结核手术。

非洲花季少女胸椎被结核菌“啃”空了

马里,是远距杭州1.3万多公里的非洲沙漠古国,这里人均寿命不足50岁,是联合国认定的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从1968年起,浙大一院承担援助马里医疗队的选派任务,在52年的援非工作中,派出30余名、共26批专家远离祖国、奔赴马里。浙大一院骨科余列道副主任医师是第26批援马里医疗队专家。

非洲是世界上结核病感染率最高的地区。初到马里,余列道发现经常有患脊柱结核的非洲患者前来求医。这种病极其凶险,脊柱结核常常造成患者的瘫痪和死亡,在所有脊柱结核中,胸椎结核又是导致患者瘫痪和死亡最多的一种疾病。即使在中国,胸椎结核手术也耗时极长、难度较大,此前,马里一直没有进行胸椎结核手术的先例。

“由于贫困,马里人患病后会拖到不能再拖才来就诊,往往使简单的问题变得复杂而棘手,给临床工作增加了很多困难。” 余列道至今记得初见法蒂姆时的情形, 2019年4月,法蒂姆的妈妈带着16岁的她来看病,她患结核病已经一年多了,当时已经行走困难、下肢不完全瘫痪,X光片显示,法蒂姆胸椎几乎要被结核菌“啃”空了,她被确诊为胸椎结核伴不全瘫,亟需手术治疗。

但因为费用问题,他们一家只让医生开了一些抗结核病的药物。“几个月后,法蒂姆被抬在担架上,再来找我时,下肢已经完全瘫痪了,真的太可惜!”

余列道医生耐心地给法蒂姆的妈妈解释,如果不尽快手术,不仅没有康复的机会,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看着中国医生真诚而又着急的眼神,法蒂姆一家下定决心,千方百计终于筹到钱给女儿做手术。

挑战凶险,沙漠古国里的手术创新

“我们来非洲马里,肯定不是为了发发药和做几个简单的小手术,应该为患者解除痛苦,和马里的医生共同开创对结核病治疗的新途径、新经验!”

余列道介绍,他曾对在马里开展胸椎手术进行过认真调研:他的“娘家”浙大一院有着全中国知名的传染病科和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是浙江省最强的医疗和研究的机构,具有较丰富的脊柱结核的治疗经验为他“背书”;马里医院有较强的胸外科和神经外科,常规的医疗器械基本能满足手术需要,更加有利的是,他还有一个十分得力的小伙伴——马里医院神经外科医生DAMA,他曾在法国留学并在巴黎医院工作过。

和合作的马里医院神经外科医生DAMA(图右)和COULIBALY

他一直在等待开展胸椎结核手术的时机,法蒂姆一家对他这位中国专家十分信任,他认为即使再苦再累,顶着巨大的风险,也要义无反顾打好胸椎结核手术的“第一仗”。

结核杆菌破坏了法蒂姆胸椎上的3个椎体,并造成明显的胸椎后凸,病灶周围形成了大量脓肿。这个手术,需要改变她的体位,在前胸后背分别开两个切口——先打开患者胸腔、暴露胸椎,清除感染、坏死的肉芽组织、死骨和脓液,解除它们对脊髓的压迫,并切下法蒂娜的一根肋骨进行前路植骨;而后,在她的背部,通过椎弓根螺钉内固定,系统重建脊柱稳定性,矫正脊柱畸形。整个手术要花费大量时间。

充分的术前准备是手术成功的关键,在没有进行过此项手术的马里医院,余列道反复作手术前的药物准备,手术中的工具准备和材料准备也多次检查,确保一件不落。害怕在手术中停电,一直提心吊胆的余列道只能加快手术进度,他能用英语和法语进行基本交流,在和DAMA医生相互配合的一次次手术中,二人在手术台上配合默契——经常只说一个单词,也能彼此心领神会。

这样的手术,神经损伤的风险很高,从早上9点,到下午4点,马里神经外科医生擅长脊髓神经的处理,而中国脊柱外科医生更擅长脊柱的生物力学,通过中马医生的绝妙配合,经过7小时多的努力,手术终于顺利完成。当天,余列道一直等到病人清醒、病情稳定后才返回驻地。第二天一早,他又早早去病房查看探望法蒂姆,这位16岁的少女恢复良好,双下肢比较手术前知觉好转,有明显恢复迹象。

“Chinois,Merci(中国人,谢谢)!” 法蒂姆的家人不停地感谢余医生,搭档DAMA医生也对这位来自中国的余医生刮目相看,向别人介绍时,不再叫“traumatologue(创伤医生)”, 而是尊称为会做开胸手术的“spinal surgeon(脊柱外科医生)”。

“我和马里人心意相通”

如今,余列道和马里神经外科DAMA医生、COULIBALY医生密切合作,开展多例手术,成功治疗了因陈旧性结核所致的驼背的马里病人和腰椎“真性”滑脱的马里病人,为他们带来生的希望和福音。

“这些高难度手术合作成功是中马医疗合作延续和进步,是中马医疗合作更加深入的表现,为以后更多的学科深入相互合作的起带头模范作用。”余列道说:带给马里人幸福是他作为医生最衷心的祈愿,他真心期望马里的病人能按预期恢复,希望中国医疗队的工作获得马里各个阶层的认可,希望援马医疗获得更大的成功。

“来到马里,我们必不辜负前辈们在这片土地付出的汗水,我辈踏着先辈的足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开拓进取,使中马医疗合作硕果累累,为中国非洲外交加分,造福当地人民!”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73****1237
173****1237

厉害😄。

134****1189
134****1189

!!!?????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