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关注 | 记录浙江非遗人匠心精神,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李蔚 整理

6月13日,是我国的第15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几年来,随着遗产内涵与保护意识的普及,已有更多的人了解非遗、认识非遗、珍爱非遗。“见人见物见生活”的非遗保护理念正不断深入人心。

在这一领域的保护工作中,最关键的是对传承人的保护。但正所谓“艺在人身,艺随人去”,很多非遗技艺面临“人走艺绝”的境地。

记录工程项目负责人、学术专员郭艺访谈青田石雕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倪东方大师

传承人的技艺大多通过口传身教的方式传承。这些年,为建立非遗数据库,非遗记录工作资料收集与影像记录并举,浙江已经摸索出一套规范化的联动机制,从口述史调查落实到影像记录,从再到记录成果的利用与转化,将成果融入文化建设当中,做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有人形容,对高龄传承人的抢救性记录是一场“冲刺跑”,而对这一领域的全面记录,却是一场“马拉松”。

在这个过程中,浙江的非遗保护是如何做到兼顾学术的严谨,同时又有接地气的文化表达,来听听两位非遗工作者的讲述。


他们的故事,为什么必须留下

□许林田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项目部主任、研究馆员

浙江省有196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每年都有传承人离世,截至今年5月22日,已经有30位离开了,有的刚刚完成记录,有的刚列入记录名单,有的还正在记录当中……

前段时间,出差去龙泉。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张英英告诉我,她的父亲——也就是第五批国家级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传承人张绍斌在去世前10多天,把工作室里作为研究标本的10多件稍有瑕疵的作品全敲碎了,因为他希望自己留下的作品,必须是完美的、无愧于时代的龙泉青瓷作品。

张绍斌(中)生前在制瓷工作室。

听完故事的那刻,我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遗憾。张绍斌先生的作品具有强烈的生命力,他在创作前,都是先起好名,深思熟虑后再动手。他真正热爱这项技艺,并为之付出一生,而我们却没能来得及记录下他这一生的精华,这种遗憾,已经成为我们记录工作的原动力。

张绍斌作品《农家记忆》

还有东阳竹编技艺国家级传承人何福礼,他放下手头的创作,腾出一周来接受记录团队的拍摄采访。他说,“我儿子做这个,我孙子也做这个。我告诉孙子,做这个很苦的。他还是要学,这点像我,我们一家人都爱竹子,都爱竹编。”他只想这项技艺能传承下来,又说“只要喜欢竹编,我都愿意教。”

东阳竹编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何福礼。

我们发现,很多传承人一辈子专于做某一项技艺或工作,只知道埋头苦干,这体现着一种我们所说的工匠精神。这种记录对传承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回顾与总结。我们的拍摄时间很长,比如拍何福礼的技艺展示就拍了一天多,但他很配合,很高兴,因为这种记录也在帮他们进行一次系统地疏理,使传承人能够用更丰富的话语形式去实现另一种形式的传承与传播。同时也能感受到社会,特别是政府对他们的尊重和对他们所取得成绩的肯定和赞许。

浙江省的非遗记录,不仅要做成学术、行业的标杆,还要尽可能地利用与转化,与社会共享非遗记录成果,把传承人的鲜活记忆、一生成果、工匠精神一直传递下去,这也不仅仅局限某个人、某项技艺的传承,也是一种传统文化的教育,是文化自信的体现。

2019年3月,浙江出版了第一套浙江省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口述史丛书(10本),今年七八月第二批(10本)也即将出版,同时第三批的25本,已经在编著中。

以前有关非遗的记录都是散的,只作为档案资料保存,社会利用价值和传播有限。浙江的这套书,不仅面向公众出版,还收藏于非遗文献馆、全省各地的非遗保护中心、农村文化礼堂、公共图书馆等等,也让非遗离老百姓更近了。

除了丛书,记录手段还有视频拍摄,对传承人的采访分口述片、教学片、实践片,三者重新剪辑后形成综述片,已完成的综述片都可以在浙江非遗网上查阅到。

视频记录的要求是完整系统性。东阳记得有一位传承人的记录原片,长达17个小时,还是言犹未尽。但这样的长片,对普通人来说,门槛太高了。

我们也在陆续上线短视频,婺剧传承人郑兰香的8分钟短片在学习强国上线后,第一天的点击量就达到了31万。

扫扫二维码,看《大美婺剧》8分钟短片

这个周六就是文化和自然遗日,当天将上线10个非遗传承人短视频。

同时,视频资料还可以与口述史丛书相结合,翻口述史丛书,扫码即可看视频。

扫扫二维码,看郑兰香婺剧艺术片段  

浙江在非遗记录上的尝试,是非常具有创新前瞻性的,非遗传承人抢救性保护机制建设团队也获得了浙江省的创新奖励认可。

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就是想告诉社会大众——老祖宗留下了这么好的东西,这些东西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传承人的口述,为什么重要

□王其全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浙江省非遗保护专家、浙江省文化与旅游智库专家

第三批浙江省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口述史丛书的编撰出版已在有序进行中。我作为学术专员,先后参与了两项代表作名录、两位代表性传承人的访谈。

这套口述史丛书的编撰与出版,在全国非遗保护领域来说,都是首开先河的。

口述史是历史学研究中搜集史料、构建史料的一种重要方法。将这一方法引入非遗保护与研究领域,将基于口传心授、记忆之中的无形文化转换成有形的、可看的文字书籍,是一项非常有价值、也是一项极为复杂和繁重的工作。

仙居花灯

浙江在非遗相关资料的记录、保存与归档建设上,有关部门为确保学术性与专业性,在组织实施中做了周密的安排和部署。有关拍摄记录团队、非遗专家、编著作者、非遗传承人等方方面面,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

首先,我们记录下的不仅仅是技艺要素及演进,更要能勾画出一个独特的社会群体生命历程的变化和与之相维系并密切关联的社会历史的进步与变迁。所以,在选派学术专员时也要考虑物色对这个非遗项目、行业,对传承人以及整个群体比较熟悉,并且有专门研究的人。学术专员就是起到把方向的作用。

抢救性记录工作对学术专员也是一次大考,真的不好做。很多的传承人年龄很大,记忆力衰退,还有方言的障碍,如何把他自身零星、断续的讲述片段和身边人的讲述,整合成系统化的口述史和口述片,很不容易。

张小泉剪刀锻制技艺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施金水和他做的剪刀

当然在采访中,我们也遇到过令人感动的故事。有的高龄传承人平时反应比较慢,访谈时有一搭没一搭,但提到自己以前创作的某一件作品时,就像看到自己熟悉的孩子,眼睛一下子亮了,思绪一下子通了。创作灵感、创作过程、创作体会,说起来很流畅、很具体。真是神奇,很让人感慨。

我们记录的,既有传承人谈他个人的从艺经历、艺术成就等,还会采访很多周边的人,比如家人、徒弟、同行,还有当地的文化工作者等等。

比如,中国活字印刷术代表性传承人林初寅老先生。他的外孙也在传承这门技艺。他能打破门户之见,让自家孩子向别人学习专门技术,别家做的好的,自己掏钱也要去拜师学艺。这种精神很可贵。

瑞安木活字展示馆。本报资料图片

我们还记录了一整套完整的圆谱仪式。就是一部木活字印刷的宗谱完工以后,在宗祠举行的仪式。这非常难得。一个家族一般15至20年修一次谱,而做一本宗谱通常要很长时间。这次机会很好。这也是在当地文化部门、行业协会与家族的支持下,才能达成这样完整的宝贵记录。

在接触中,我能感受到,很多传承人一辈子专于做某一项技艺或工作,只知道埋头苦干,这也体现着一种我们所说的工匠精神。这种记录对传承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回顾与总结,使他们能够用自己的话语去实现另一种形式的传承与传播。同时也能感受到社会,特别是政府对他们的尊重和对他们所取得成绩的肯定和赞许。

相比于深奥抽象的学术研究,传承人平平常常口语化的口述史更加平实易懂,更真切感人。更有利于非遗面向社会大众的广泛传播与普及。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9****3658
139****3658

宝贵的东西

家有儿女
家有儿女

老祖宗留下宝贵的东东!

乔乔
乔乔

匠心精神

136****8610
136****8610

已经阅读了

善德延年
善德延年

应发扬壮大!提高全民意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