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居钱塘丨曼殊墓塔今昔

全文艺

□子张

上世纪末年,我在泰山脚下收到一本书,是香港浸会大学朱少璋先生寄赠的新著《燕子山僧传》。

我从这本传记里读到作者对曼殊墓当初迁至杭州而后来又“被掘”的描述,其中有“至今,原有的墓塔已不复存,闻说曼殊墓已迁往杭州近郊的凤凰岭下……”这样的文字。作者还在该书后记中表达他个人研究苏曼殊的六个计划,第六个竟然是“寻找曼殊在杭州的墓”。这给我留下一个极深的印象,故而新世纪初年我一到杭州,就迫不及待地前往孤山寻墓,其实也是想给少璋先生一个交代。

昔日曼殊墓与塔相邻。

我几乎走遍了整座孤山,才在山背面一小丛树林中看到一个用三脚架搭起来的“苏曼殊墓遗址”牌子,牌子上有汉英两种说明文字,最后一句是“他一生浪迹天涯,颠沛清贫,因病早逝于沪,柳亚子等集资建曼殊塔于此处,一九六四年迁墓鸡笼山。”既然不是凤凰岭而在鸡笼山,如此,转年春我又按杭州地图的标记去鸡笼山寻找,但也只是在茶叶博物馆西侧的村庄后面林子里看到过一片坟冢,却并无苏墓标识,向茶园里采茶的人询问也均无结果,事情就只好放下了。

作者最早看到的曼殊墓遗址标示牌。

后来每去孤山,总会情不自禁地到那片树林里看看,发现有了变化。先是牌子被一个细细小小的“塔”所替代,再后来那个小塔周边有了新的增设:一个半月形的花坛,一条道路,几个台阶,使那个小小的“塔”不显得那么孤单和卑微了,或者说比较像个完整的墓地了——但墓是没有的,还是一个“遗址”罢了。

近年从网上不时会看到一些回忆有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湖迁墓的文章,似乎慢慢理清了包括苏曼殊墓塔在内众多名人墓地几经迁址的原委,说来真是令人感慨。其中女烈士秋瑾墓的迁出迁入最为曲折离奇,简直可以写本书了。

曼殊的遗骨虽不像秋墓那样几出几入,但自从迁到郊外鸡笼山马坡岭之后,却再也未能迁回孤山,因为特殊背景下的迁墓匆忙而潦草,能够看到的只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标示的土丘而已,时过境迁之后再想辨别坟主谈何容易!

后来按原塔1/2比例补建的苏曼殊墓遗址塔。

如此一来,原先的墓自然也不好以空坟的形式搬回孤山原址,而仅仅把原先的塔缩小比例之后重新立了一座。这就是现在曼殊墓遗址碑石上“现塔系按原样缩小重建”几个字的含义,缩小了多少呢?据说原塔有两米五,那就比普通人高多了,须仰视才可看到塔顶,缩小之后的“遗址”塔却最多只是原塔的二分之一高,人站在塔前是俯视的。一高一低之间,凭吊时的心里感觉是大不同的。况且,这块碑石的内容也太过简略了,完全看不到关于曼殊墓塔曾遭挖掘的背景信息,甚至连重立这块碑石的时间都没有。至于这究竟是粗心所致还是有意含糊其辞,就不得而知了。

至新世纪,马坡岭那边才又建了一座“西湖名人墓地”,在一面墙上依次刻画了包括曼殊在内的六人画像。墓仍然没有,故而也还是取一点象征意义罢了。

曼殊是近代有才情的一代诗僧,短短一生却都是传奇故事,而他短短三十五年生涯中对西湖的多次造访,也使他与杭州结下了不解之缘,其墓其塔更为湖山平添一抹幻美的霞彩,理当与湖山体面地并存才是。

2020年4月15日,杭州午山。

作者子张,本名张欣,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学者,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与研究,著有学术论著、个人诗集和随笔集多种,《新诗与新诗学》《历史•生命•诗——子张诗学论稿》《一些书 一些人》《清谷书荫》《入浙随缘录》及诗集《此刻》较有代表性。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73****4238
173****4238

作者应该去杭州档案馆查查1964年政府相关部门从西湖风景区外迁坟墓的档案,看是否有迁往鸡笼山的具体墓址信息。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