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者说丨骨头的故事

全文艺

□宋姝

考古人一年四季总是忙碌的。

大家经常对考古从业者投来好奇的目光,诸如怎样发现古代遗迹、如何发掘、怎么处理出土文物等等,一切都显得那么神秘、那么吸引人。总是有人好奇地问我:“你们考古具体研究些什么啊?”

实际上,考古学的最终研究目的在于“透物见人”。

在田野调查和发掘中,我们尽可能全面地收集资料与信息,通过研究来最终实现复原古代人类社会的目的。古代人类社会涉及到方方面面,因此考古学也根据研究对象的不同,产生很多不同的分支。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动物考古,也就是以那些与人类活动有关的古代动物遗存(主要是动物骨骼)为研究对象。

因此,如果在遗址中发现了动物遗存,那么对于我来说它的研究价值不亚于陶片、石器、甚至是金银器或古玉。

宋姝在实验室中

每当面对这些骨骼的时候,内心就会变得非常平静。除了考古发掘,我的一部分室内工作内容和法医非常相似,需要大量的时间在实验室中与这些骨骼独处。

每块骨头都有自己的故事,它们能够诚实地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这些曾经的生命体与古代人类产生过交集,从这座古代动物留下的巨大数据库中可以窥知的秘密无穷无尽。

其实,进入到考古行业是一个偶然。

虽然从小就对文史类专业很有兴趣,但是在上大学之前,我对考古并不了解。只是觉得考古是一个神秘的专业,除了盗墓题材的电影和小说之外,我对它一无所知。高考之后,我被吉林大学的考古学专业录取。如今看来,真的是人生中的一场因缘际会。在多年的学习和工作中,我也曾产生过犹豫和彷徨。

很多关心我的人都问过:“女孩子做考古很辛苦吧?”我甚至也时常在问自己:“考古真的适合我吗?”但是苦恼总是很快被学到的新知识或者收集到的新标本所冲淡。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份天天与骨头和泥土打交道的工作,甚至会与那些误解这个行业的人争个面红耳赤。

大概,一种职业从来没有适合与不适合,只有喜欢与不喜欢。

宋姝在实验室中

偶然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深厚的缘分。小时候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自然博物馆,看到那些史前巨兽的骨骼没缘由地觉得开心。由于父母并不限制我买书,家里面有很多关于古生物方面的科普书籍。其中有一套《恐龙》杂志,是当时“斥巨资(一年的压岁钱)”买来的,只因为每一本都会送几块塑料拼图,买一套就可以拼成一个夜光的“霸王龙骨架”。拿到书之后,我很快地将它拼好,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拉上窗帘关了灯。“霸王龙骨架”在黑暗中发出幽幽的白绿色光,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它,想着如果将来能当一个古生物学家就好了。现在,我的工作内容虽然与古生物有交集,但是古生物学家们关注的化石总是要比考古学家所关注的人类史早上许多年。

如果要问学习考古之后,对自身最大的影响是什么?那么我马上会脱口而出“生了一堆治不好的‘职业病’!”虽然总会体现出一些与别人格格不入的地方,但是我仍然乐在其中。

宋姝在实验室中

症状一:自从学习了动物考古,就走上了现生标本制作这条不归路,长期被朋友们调侃而来的“吃货”称号早已不再纯粹。饭桌上,我的关注点慢慢从菜品的色、香、味转移到了所有带骨头的肉类上面。尤其是遇到平时不常见的动物时,我会对服务员说:“麻烦你帮我把这盘骨头打包”。回家之后,用我专门煮骨头的小锅脱油、脱脂处理,制成标本。更可怕的是,我发现这种兴趣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趋于平淡,而是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当我意识到这一事实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

症状二:导师是一个与我父亲年纪相仿、待人极和善,但在教学上丝毫不马虎的良师。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常常会将菜里的骨头挑出来,进行现场提问。遇到哺乳动物的骨头是最轻松的,种属和部位可以脱口而出,实在答不出还可以依靠口感和味道进行推测。但是当遇到各种鱼、鸟、爬行类,我整个人就“方”了,尤其是在学习之初。正所谓“知耻而后勇”,我一方面在吃饭的时候避免点带骨头的菜,另一方面拿出大块时间窝在实验室里看标本、做材料。由于多次赖在实验室里,甚至直到清楼的时候因多次被“请出”教学楼,已经上了保安师傅的“黑名单”。如今,每次去市场买菜的时候,我也总是在肉摊和鱼池附近往返徘徊,盘算着今天到底是做个羊头标本,还是制个鱼标本。

毕业后,我继续从事与动物考古有关的研究工作。在工作中过程中接触了很多公众和媒体,我发现他们和当初的自己很相似,对与考古有关的一切都持有着极大的好奇心。很显然,目前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是面向公众的考古知识的普及,让那些对考古学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真正地了解这门学科,让大家眼中的“冷门专业”能够接接地气。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来告诉公众 “考古学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现在想来,我与考古结缘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宋姝在工地上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88****6401
188****6401

考古也是一门科学课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