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岁的张梅溪留下《林中小屋》,这部动物小说值得再读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

5月8日,黄永玉先生的夫人张梅溪女士去世。很多人在微信朋友圈转发黄永玉的手书讣告,表达对她的悼念之情。

微信图片_20200515140402.jpg

黄永玉手书讣告

98岁的张梅溪留下一段她与黄永玉的爱情绝唱,也留下一本《林中小屋》。

微信图片_20200515140405.jpg

青年张梅溪

这本原名《绿色的记忆》的小说,是张梅溪根据家人在小兴安岭农场的生活经历与见闻,以孩童的口吻写成的一本回忆故事集——大森林中,金花鼠、大黑熊与小鹿等动物角色,轮番登场,陪伴了一个孩子的童年。

201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联手九久读书人再版了张梅溪的《林中小屋》一书。

微信图片_20200515140356.jpg

《林中小屋》 张梅溪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九久读书人

为什么张梅溪能在《林中小屋》中,以干净明亮的语言,描写一段段孩子与动物相处的时光?看看她的女儿黄黑妮为《林中小屋》写的序言就知道了。

黄黑妮说,《林中小屋》的再版又把她带回童年——她的家,确实有点像“动物园”。

我们家好比一艘载着动物的诺亚方舟,由妈妈把舵。跟妈妈一起过日子的不光是爸爸和后来添的我们俩,还分期、分段捎带着小猫大白、荷兰猪土彼得、麻鸭无事忙、小鸡玛瑙、金花鼠米米、喜鹊喳喳、猫黄老闷儿、猴伊沃、猫菲菲、变色龙克莱玛、狗基诺和绿毛龟六绒 (为节省空间,仅举其中百分之五的名字)……据说,院子里还曾经住过两只小梅花鹿,好心的邻居给它们俩喂窝头,可是它们反刍不了……我还听说有只小黑熊,都从林子里带出来了,爸爸突然有事返回林中,小熊便托付别人代养,结果没留下……真是太遗憾了! 

微信图片_20200515140409.jpg

青年时代的张梅溪与黄永玉

其中,有些动物的故事铭记于孩子的心中,直到长大成人后的岁月。

比如小猫大白。在物质贫乏的上世纪50年代,大白叼回了一条不短的冻带鱼——

妈妈做的红烧带鱼真香啊!

第二天大白要求出门,妈妈的激动尚未减弱,她跟大白轻声细语:“大白啊,你再去啊。”大白尾巴一摇,领旨离去。

又比如小狼狗咕噜,这是一条被警犬学校淘汰的狗,学校不要它的原因的原因,很快就暴露了——

它砸破小梅家的洗衣陶盆之后,就跳到何叔叔的小炕桌旁,在刚出锅的窝头上,每个咬一口……趁我们不在,它挣脱链子往外狂奔。八岁的小绿紧跟其后,追到东单才把咕噜擒住。小绿后来就被北京体育队选上了。

黄黑妮觉得,如果妈妈没和爸爸在一起,自己是一定不会养什么动物。“她天生不是那类人。但过着过着就过到一块儿了,还有雅兴将动物们的故事一一道来。妈妈写故事,爸爸开夜车刻木刻印插图。”

微信图片_20200515140412.jpg

张梅溪与黄永玉

张梅溪留下的著作不多,如黄黑妮所写——六十多年之后的突变令人费解,妈妈手中的笔仍是不停,但只专注于画。一画便是数百张,还在北京画院开了画展。而爸爸似乎是受妈妈传染,时不时地撂下画笔,趴在书桌上写起来。说不定有一天爸爸出书,妈妈也为他画个插图什么的?世界上真是没有不可能的事。

只是,张梅溪离世,这段话读来让人伤感。

不过,想起1970年黄永玉曾给张梅溪写的情诗中的那一句“我们相爱已经10万年”,又觉得欣然。

微信图片_20200515140416.jpg

黄永玉画作

是的,他们的故事足以长久流传。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