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吴藻丨一个清代杭州女人的故事:吴藻是谁

全文艺

写在前面

这里讲一个清代杭州女人的故事,她的名字叫吴藻。
吴藻是谁?
人们对她太陌生。这也正是本文作者近年来两本专著《吴藻词传》《吴藻全集》都写同一个女人的初衷:“这么一个集美人心、名士气和英雄气于一身的奇女子,这么一个近代妇女解放的先驱式人物,这么一个词曲史上自名一家的旷世奇才,怎么能忍心让她埋没、冷落、沉寂下去呢!”
本文作者编注的《吴藻全集》列为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后期资助项目,2020年4月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晓风书屋有售。

配.jpg

吴藻是谁

□江帆

吴藻是谁?人们对她太陌生。

但在中国女性文学史上,在中国词曲史上,在清代文坛上,吴藻真算得上一个大名人。

清代女词家中第一人

在吴藻那个社会,很难得有一些女人在文学艺术方面崭露头角,有也多半是书香门第、名门望族、大家闺秀,不过也有少数例外。吴藻就是一个另类。

吴藻,字蘋香,杭州人。约1799-1862年前后在世,主要生活在清代嘉庆道光年间,是那个时期一位最有影响的女词曲家。20世纪30年代,胡云翼《中国词史略》推重她为“清代女词家中第一人”,并把她作为浙派词的压轴人物。1947年发表的谢秋萍《吴藻女士的白话词》中说“清代男词人有纳兰性德,女词人中有吴藻,真是两朵稀罕的奇花”。

吴藻祖籍安徽黟县,父亲是个徽商,夫家也是商人,据传统说法,她的父夫两家没有一个读书人。这个说法现在看来并不准确。当时,迁到杭州做生意的徽商大都重视文化教育。吴藻的父家氛围还是富有文化气息的。她二姐吴茝(音chǎi)香、三兄吴梦蕉也都多才多艺,他们既是姊妹、兄妹,也是同人,常在一起参加雅集或出游。

吴藻能绘画,善鼓琴,精音律,工词曲,性格也特别的洒脱、豪放,别有一番男子气概。据说吴藻从小手不释卷,爱读词曲,并无意成为词曲家。大约在其十九岁的时候,有人劝道:“何不自作?”于是她援笔赋《浪淘沙》词一首:

莲漏正迢迢,凉馆灯挑。画屏秋冷一支箫。真个曲终人不见,月转花梢。

何处暮钟敲?黯黯魂销。断肠诗句可怜宵。欲向枕根寻旧梦,梦也无聊。

她的这首处女作出语不凡,一时广为传诵。

微信图片_20200514165048.jpg

作者供图

英雄气和名士气

道光六年(1826年)的春天里,吴藻赴苏州参加碧城女弟子笔会,初识将门之女张襄。她俩在一起剪烛夜话,读曲吹箫,举杯痛饮,挥剑起舞,策马过市。回杭后,她写下了一组寄怀张襄的《忆江南》词。其中有一首是这样写的:

江南忆,最忆绿荫浓。东阁引杯看宝剑,西园联袂控花骢。儿女亦英雄。

“儿女亦英雄”的铮铮豪言,似乎传递出近代妇女觉醒的一丝信息。那个时代,文学思潮激荡,女性文学开始从“足不出户”的闺阁走向社会。

吴藻总是幻想能够摆脱“束缚形骸”的女儿身,一变而为男子,以期在饮酒读《离骚》中寻求自我,实现自我价值,在现实中与男性一样建功立业。

她的作品《浣溪沙》词披露了自己的“十年心事”,不啻是一篇沉痛的自白书:

一卷离骚一卷经。十年心事十年灯。芭蕉叶上几秋声。 

欲哭不成还强笑,讳愁无奈学忘情。误人犹是说聪明。

她在《金缕曲》词中向天呼喊:

闷欲呼天说。问苍苍、生人在世,忍偏磨灭? 从古难消豪士气,也只书空咄咄。正自检、断肠诗阅。看到伤心翻失笑,笑公然、愁是吾家物。都并入,笔端结。

英雄儿女原无别。叹千秋、收场一例,泪皆成血。待把柔情轻放下,不唱柳边风月。且整顿、铜琶铁拨。读罢离骚还酌酒,向大江、东去歌残阙。声早遏,碧云裂。

“英雄儿女原无别”,这种与生俱来的英雄气与名士气,正是被压制的渴望个性解放的反叛意识的写照。

这种反叛意识在其早年创作的杂剧《乔影》里表现更为明显。

《乔影》写的是:才女谢絮才“生长闺门,性耽书史,自惭巾帼,不爱铅华”,想到自己是个女儿身,只得自悲自叹罢了。有一天,她改作男儿衣履,描成小影一幅,名为《饮酒读骚图》;又一日,易换闺装,到书斋玩阅一番;对着自己的男装画像,捧读《离骚》,狂饮痛哭,自我凭吊。吴藻借剧中人之口一吐胸中不平之气:

知我者尚怜标格清狂,不知我者反谓生涯怪诞。怎知我一种牢骚愤懑之情,是从性天中带来的哟!

这虽是一篇短短的剧曲,剧情也毫无曲折穿插,但却自抒怀抱,满腔悲愤,融合成一首独特的抒情词曲。显而易见,作者是在一种异常愤懑的心情下写成的。似乎也道出了怀才不遇的失意文人们的心声。

此剧一出,便红遍大江南北。一批当时文坛名家纷纷题辞,先后多达三十余人。

《乔影》风靡一时,其轰动效应让我们隐约感到,一股呼喊妇女思想解放的潮水在悄然涌动。从这一社会意义来看,在中国戏曲史上,这篇短剧也自应占有一席之地。

作者供图

道光十年(1830年),吴藻第一本词集《花帘词》横空出世,《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价说,吴藻词自成一家,“有清一代女词人中,罕见其俦”,也就是说,几乎没有人可以跟她相比。

正是凭着卓异的才情和满身的豪宕之气,吴藻得以结交许多诗人词客,并跻身于文士的诗文酒会中。

一些前辈的文化名人、平辈的重量级作家也都与她有文字交往。她与当时的名士隐士、奇才怪才广泛交游唱酬,应邀为人题画题集之作更是多有。据约略统计,相关人有近百名之多,足见吴藻交游之广。作为那个时代的一名女性,实属少见,也足见她是怎样一个卓立独行的人。

人过中年,吴藻移居“古城南湖”,几年后刊刻了第二本词集《香南雪北词》。南湖,成为她人生旅程的重要驿站。

有说法把这个“南湖”说成是嘉兴南湖,那是想当然。据考证,这南湖就是杭城艮山门里的白洋池,为宋代张镃(字功甫)昔日繁华一时的宅园故址。吴藻取“香山南、雪山北”的语意,将自己的住所题名为“香南雪北庐”。

作者供图

移居前她个人生活遇到变故,似有难言之隐。吴藻在《香南雪北词》的自记中声称,从此扫除文字,潜心奉道。

原先业界认为,吴藻的词曲生涯就此终结了。其实不然。

她的最后一本诗词合集《香南雪北庐集》还留存一份“馆内孤本”。(本文作者在撰写《吴藻词传》时发现,浙江图书馆古籍部尚存清代钱塘人金绳武于咸丰六年即1856年刊刻的《香南雪北庐集》,内含吴藻的诗和词各一卷

从这最后一本诗词合集来看,一直到咸丰六年即1856年,晚年的吴藻依然还在参加同人集会,还有诗词作品问世。

西湖朱氏湖庄前后两次雅集唱和,中间一次西湖泛舟,留下了吴藻生命中最后的篇章。

吴藻小影长卷 清人施瑞年画 浙江省博物馆收藏 作者供图

作者江帆,本名江民繁,报人兼学人。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业余研究古代女性文学,与王瑞芳合著《中国历代才女小传》(浙江文艺出版社1984年)。退休后,专注于清代著名女词曲家吴藻研究,出版两部专著:《吴藻词传》列为浙江省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学术成果(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吴藻全集》注释本列为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后期资助项目(浙江人民出版社2020年)

文艺部推广码.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