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丨塘栖,我多想赖在你的怀里

全文艺

□韩锋

“塘栖的枇杷熟了”,朋友的一句话又勾起了我对塘栖的念想。

塘栖是我从小在乡下滋生的梦。记忆里的她是那么的遥远,好像就在梦里水乡那个十八弯里。小时听到塘栖,那是大人担来的甜:塘栖枇杷、塘栖甘蔗,还有或在歌声,或在画中,或在只字片语中我私自遥想的岁月风雅。

尽管她那么的近,就在今天我家乡城市的边缘,从家门口出发,登上车或者踏上船摇一摇,不多久就能到达。可是,她依旧是那么遥远。遥远是我的遥远,多年旅京让我一直无法到达,只能时不时让我思想,思想塘栖的甜和优雅。

微信图片_20200513090734.jpg

2013年,我担任央视大型人文纪录片《大运河》的制片人。当时窃喜,我应与塘栖有了结缘的机会——塘栖是一个与大运河有着千年之缘的古镇。这座古镇与淮安河下、绍兴柯桥、淮北柳孜、中州浚县……数不清的古城古镇依依相连,与郭守敬、沈括、吴承恩、鲁迅,与隋唐宋元明清,甚至上溯春秋战国,那历史长河里一个个活生生的思想者、行动者依依相连。可是,那年我还是与她失之交臂,因拍摄时间紧,摄制组多,我没能带组轰轰烈烈在塘栖拍摄。我也在想,大运河就是拍一百集也拍不完她多年的岁月风情,还有下期,我在期待播出后的下一期。

随后,到了2016年,那年夏风轻轻的吹过,我回杭,圆了一个心愿,悄悄地踏进塘栖这片富庶的土地,这个浸染在这古色古香的小镇。宁静中,我首先想起了记忆中童年塘栖的甜。

塘栖在鱼米之乡杭嘉湖的南缘,自古便是花果之地、丝绸之府。在浙地,在杭城,还有在沪上,人们说起塘栖,便是甜透的塘栖枇杷,塘栖甘蔗,塘栖的糖糕……

微信图片_20200513091223.jpg


真的让人好无奈,好无奈,流着口水叫人如何拒绝塘栖栖着的这份甘甜?只是当季时令,枇杷刚走,甘蔗未熟,好在糖糕还在。

走在塘栖古镇最有名的广济桥上,看一块块青石已磨平了岁月的年轮,想当年桥下的大运河船来船往,人上人下,这里曾经串联了多少悠远的往事。

古运河两岸的小街,看机声隆隆切出的糖糕,一盒盒诱人的绿豆糕……我咽着口水,这也想尝,那也想尝尝。

在外部世界的喧嚣中,小镇依旧丝绸般柔软,依旧滋滋甜美。这独独有着多年历史古镇的宁静,我望着软软爬出墙根的小花朵儿,让我心生无限依恋。

时光过,无奈得缓缓移步回程,我心却多想赖在这里……

作者韩锋:央视人文纪录片《大运河》制片人,央视科教节目制作中心《复活的情韵——唐代诗词故事》系列微电影编剧、剧本编审。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